高齡社會需要什麼節目? 北歐經驗值得借鏡

  442

5/2日上午在國立中山大學傳播管理研究所,有一場「高齡社會、高齡媒體」的演講,特別商請公共電視台地方特派員周傳久先生,分享他在北歐多年的媒體經驗,北歐各國的公共電視節目製作內容上,已兼顧高齡人口的收視消費群,並警覺市場高齡化人口數已逐漸增多,高齡媒體以及為智障者所製作的節目,一樣可以經由公共電視來執行商業電視台的行銷策略,甚至帶來廣告效益,並借此帶給台灣媒體啟示,不只在物化女性及傳統戲劇節目才能吸引觀眾,而是更廣的、更從民眾角度來思考到底高齡化媒體的角色與價值是什麼。
歐洲國家的公共電視注重公民學習及社會價值,而以感性訴求製作另人感動的節目,周傳久表示一個社會的媒體發展,可以覺醒到自己的服務有偏差,而結合跨國的服務來做改善,是讓人非常感動的。芬蘭國家65歲以上的老人識字率是100%,而芬蘭的高齡媒體樂於學習、注重生活態度,與台灣目前的社會風俗文化有相當大的差距,周傳久也帶來相當多北歐當地最新的電視節目,其中高齡化媒體節目發展到第四代,已不再像前幾代高齡媒體的節目型態,以老人猜謎、懷舊、學習唱歌、社會照顧的模式,而是以”圓夢”來紀錄高齡人口的實際行動,如同一個80歲的老太太想要一圓到舞團表演的夢想、一個心臟開過四次刀的老先生想要圓一潛水的夢想等,沒有華麗的特效、沒有舞台絢麗的燈光、舞群或是低級廉價的布景架設,幾個老人唱卡拉ok的場景,與台灣目前的老人節目形成強烈對比。
台灣的高齡人口最想要看的節目是什麼?各家媒體的節目製作,總以市場導向來製作他們以為可以滿足老人家們的節目需求,不了解高齡社會的需求,無法符合節目特性、印象盲點,台灣的公共電視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不應淪為少數立委就輕易左右,也不能犧牲於政治角力之下。因為國家的媒體政策需兼顧全民的需要,也不能為了少數商業利益而抹殺了「媒體接近使用權」,高齡人口及弱勢團體的公民價值及媒體素養,應是要堅守的社會責任。
文/中山傳播管理研究所 / 丁家怡、蕭詠祥、郭靜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