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反對DRAM整併成箭靶 宣明智已預見

反對DRAM整併成箭靶 宣明智已預見

(中央社記者張建中新竹11日電)台灣記憶體公司(TMC)召集人宣明智反對 DRAM整併,彰顯政府「救產業、不救個別公司」的立場,立即成為DRAM業者批評的目標。對此結果他早已預見,也成功為政府築起防火牆。

  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DRAM)產業進入冰河時期,全球DRAM廠面臨巨額虧損及沉重財務壓力,德國DRAM大廠奇夢達已聲請破產,成為這波不景氣下,首家出局的DRAM廠。

  國內DRAM大廠力晶、茂德已陸續申請紓困,茂德更面臨無力100%償還海外可轉換公司債(ECB)的窘境。

  面對DRAM產業空前危機,政府多次表態會救也要救DRAM產業,但社會各界也有不少反對聲音,認為DRAM產業是燒錢的產業,產業結構有問題,應建立退場機制,而非由政府出面相救。

  不過,總統馬英九先前接受媒體訪問時表明,政府必須救DRAM產業,因為DRAM產業是台灣主力產業,養活很多勞工,「如果對此視而不見,我不配當總統」。這一席話,被解讀是為政府救DRAM產業態度定調。

  政府救DRAM產業,始終堅持技術扎根、提升國際競爭力及投資效益最大化等三大原則。只是相關部會的具體做法不斷修正,一開始是要求各DRAM廠提交產業整合方案,業者提案又屢被退件、要求修正,最後變成由政府主導,決定成立 TMC,由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出任召集人。

  這套產業整合架構出爐之初,DRAM業界認為,政府應是授權 TMC負責國內DRAM產業整合,但宣明智昨天表明 TMC是產業再造方案,不是整併,也不是紓困方案,各DRAM廠應自行解決當前問題,立即造成業界震撼。

  力晶董事長黃崇仁甚至公開表示,將與爾必達推動民間版整合案自救,對於政府作法的不滿表露無遺。國內各DRAM廠也一致表示,TMC的規劃,與當初業界和政府溝通時認為產業將「整併」的方向有極大落差。

  對於各界的反彈,宣明智早已預見。他昨天在記者會上就多次表示,有什麼批判或建議,希望能夠早一點說出來,本週他將拜訪DRAM業主要業者,多聽取大家意見。

  宣明智自喻是「三副」,在找不到船長、大副及二副的情況下,船在海上遇到風暴,情況非常危急,他只好跳出來決定放下救生艇;由於不知後面的困難有多大,只能以最大可救活的方向決定要救的對象。

  宣明智說,TMC 方案能救多少國內DRAM業者,取決於 TMC何時能夠發展出具競爭力的製程,如果早點發展出來,救的(業者)就多。

  缺乏技術自主,是台灣DRAM產業長期以來的問題,技術扎根有其必要性,也廣獲業界認同,廠商每年若能省下龐大技術授權費,必定有助於提升競爭力。

  只是目前DRAM產品價格依然低迷不振,DDR2 1Gb eTT均價僅0.78美元,廠商幾乎是賣 1顆賠 1顆。連TMC尋求合作的對象美光、爾必達都難逃虧損的窘境,TMC 即便研發出再好的技術,恐怕也無法扭轉虧損的局面。

  宣明智也坦言,TMC 一定有虧損的風險,若虧損達新台幣150億元,將自動停損。

  況且 TMC最快明年第三季才完成備戰,第四季加入戰局,這段時間不知還會有多少DRAM廠遭到市場淘汰,市況也或許有機會翻轉,讓DRAM廠得以倖存,不再需要TMC伸出援手。難怪有業者揣測,政府此舉有「以拖待變」之嫌。

  業者表示,政府既然無意整合現有DRAM廠,大可放手讓市場機制自由運作,淘汰競爭力弱的廠商,國內自然有體質較佳的廠商可以存活下來,不會讓台灣自DRAM產業中消失,政府不需成立TMC,讓全民承擔投資損失的風險,或者被質疑恐打擊可以生存的公司。

  DRAM業者也強調,基於追求最大利益考量,廠商本身一定會評估出最佳營運策略,尋求技術自主。

面對暫難止歇的DRAM風暴與外界質疑聲浪,宣明智選擇低調,暫不多做回應,按照既定規劃,拜訪相關業者與潛在投資人,了解他們的看法。從接下這項棘手任務那一刻起,他就無可迴避必須站上火線,把政府交付的重任扛起,全力做到最好。98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