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逮捕蘇丹總統凸顯國際刑事法庭正當性遭質疑

逮捕蘇丹總統凸顯國際刑事法庭正當性遭質疑

(中央社記者劉正慶約翰尼斯堡10日專電)國際刑事法庭(ICC)上週對蘇丹總統巴席爾正式發出逮捕令,但遭到非洲聯盟、阿拉伯聯盟等的抵制,專家認為,這將使國際社會對ICC存在的正當性產生懷疑。

總部設在紐約的憲政權益中心(Center forConstitutional Rights)主席拉納(Michael Ratner)表示,依據羅馬成文法典而成立的國際刑事法庭,傳聞已有30多個非洲國家打算退出,這將使國際刑事法庭處於瀕臨崩潰的狀態。

拉納向非洲媒體表示,成立刑事法庭固然是要求犯下人權暴行者負責的主要一步,但一旦所有簽約國都退出的話,對ICC任何判決或司法裁判的合法性都將帶來不好的影響。

國際刑事法庭對巴席爾(Omar Hassan al-Bashir)發出逮捕令後,巴席爾已揚言,將驅逐駐喀土木的西方國家外交官,並驅離更多的人道組織以為報復,非盟委員會主席平恩(Jean Ping)今天則表示,ICC此舉已危害到蘇丹達佛地區(Darfur)的和平與和解進程。

事實上,除了蘇丹本身不是ICC成立締約國外,連美國也從未加入ICC,拉納說,這就說明,美國和其他主要強權國家從一開始,就是要弱化國際刑事法庭的權力基礎。

在哥倫比亞大學教授人權訴訟案例的拉納指出,除非負責起訴巴席爾的ICC檢察官歐堪波(Moreno Ocampo)將所有侵犯人權者都一併起訴,否則將給其他弱國一個很好的藉口,質疑國際刑事法庭的正當性。

他舉例,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在波蘭設有一處祕密監所並凌虐犯人,但ICC又在哪裡呢?
不只拉納存疑,蘇丹駐聯合國大使穆罕默德(Abdalmahmood Abdalhaleem Mohamad)也指出,同樣的國際司法體系,為何ICC對美軍在伊拉克、阿富汗犯下的戰爭罪名卻又視若不見呢?難道只因美國不是ICC 成員國就能豁免嗎?
不少非洲國家甚至懷疑,為何ICC大多以非洲國家領導人或軍閥為起訴焦點?雖然巴席爾的逮捕令是由聯合國安全理事會15成員國提出、國際刑事法庭再根據羅馬法發佈通緝令,但一位非洲外交官認為,難道美國和西歐國家就沒有所謂的人權犯罪份子嗎?
這位外交官指出,美國在6年前發動伊拉克戰爭並導致100多萬平民死傷,而在阿富汗,數千名平民百姓也被美國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部隊殺害,但反而被委婉形容成次要的破壞。

根據聯合國的估計,2003年起爆發的達佛種族危機,巴席爾放任伊斯蘭教武裝民兵和政府軍進行種族屠殺,已造成30萬人死亡、270萬人流離失所,ICC因此對巴席爾發出通緝令。

不過,佔聯合國192會員國2/3多數的非盟、阿拉伯聯盟、伊斯蘭教議會組織(OIC)和不結盟運動組織,似乎都支持蘇丹的抗拒立場。

國際刑事法庭自成立以來,迄今只真正的審理過前剛果民主共和國軍閥魯邦加(Thomas Lubanga)的侵犯人權罪名,而在對13人發出的逮捕令中,也只有4人被押,其餘不是死亡就是在逃,13人當中,不是烏干達、剛果民主共和國、中非就是蘇丹籍的政要,通緝現任國家元首巴席爾,還是ICC頭一次。980310


更新時間 : 2021-05-07 04:22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