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信用卡循環利率紋風不動 不合理也說不過去

信用卡循環利率紋風不動 不合理也說不過去

(中央社記者何旭如台北15日電)央行不斷降息之際,信用卡循環利率卻紋風不動,貼近民法規定的最高上限20%,學者表示,不論基準利率是高是低,信用卡循環利率都是近20%,不僅不合理,也說不過去。

大和總研全球首席經濟學家劉憶如表示,信用卡循環利率與房貸等其他利率一樣,應隨央行的基本利率水準調整,例如近期央行持續降息,公營行庫以月調方式調降房貸利率,帶動民營銀行跟進,順利發揮市場機制,但信用卡循環利率卻一直紋風不動,不合理。

央行自去年9月底至今,已連續六度降息,官方指標利率的重貼現率已由3.5%降至1.5%,房貸、存款利率紛紛調降反映,唯獨信用卡循環利率一動也不動。

信用卡循環利率仍高達近20%,也就是貼著民法對約定利率的最高上限,無論央行基準利率是高、是低,多數銀行仍以20%的信用卡循環利率收費。

劉憶如指出,銀行因需承擔貸款風險,對企業的放款利率、或對消費者的信貸利率、信用卡循環利率等,一定比基本利率高,且有段差距,但當央行持續降息,信用卡循環利率也沒有理由還維持高利率。

資深金融界人士私下表示,銀行雖宣稱落實認識客戶(Know Your Customer)原則、會依客戶信用調整風險等級,理論上信用好的客戶可享有較低的利率,但以信用卡為例,銀行卻沒有徹底執行風險分層管理,已導致許多不公平現象。

例如小孩已經上大學的陳媽媽,在外商銀行不僅是VIP貴賓級客戶、每月按期繳交全額房貸及信用卡費,但陳媽媽的信用卡循環利率卻是最高的20%,銀行並未主動調降。

該金融界人士指出,如果市場能有效發揮其機制,理論上每家銀行的信用卡循環利率應該會互相競爭,好客戶會靠向低利的銀行,對其他銀行造成競爭壓力,但銀行某種程度是壟斷市場的產業,每家銀行都想收取最高利率,因此大家都貼著民法最高約定利率20%走。

劉憶如表示,較健全的解決之道,應尊重市場機制,若消費者能獲知各銀行的利率資訊,自然會形成市場力量,消費者會向循環利率低的銀行靠攏,競爭效果就會出來,政府公權力能介入的地方,就是讓市場機制更健全。

不過金融界人士表示,這波百年罕見的金融海嘯,背後一大原因就是金融監督管理不夠嚴格,更證明金融業無法成功自律,認為是政府公權力介入的時候。

該人士分析,國外信用卡的循環利率,多數採取風險分層管理,國內早在數年前也引進類似的概念,但目前多數利率仍維持在20%,證明市場並未發揮該有的機制,銀行也未落實風險分層管理的承諾。

他表示,政府應以公權力介入,雖不能硬性規定利率是多少,但必須讓市場發揮應有的機制,例如強制誘導業者調降,否則基準利率無論是5%還是零,信用卡循環利率都高達20%,違反公平原則。

消費者與銀行打交道,有如小蝦米與大鯨魚,對抗的力量微乎其微,當市場機能已失效,政府就應以公權力介入恢復市場機制,消費者的力量才得以發揮,靠市場競爭使利率回歸合理水位。98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