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鑽石讓波札那脫胎換骨 原住民卻瀕臨滅絕

鑽石讓波札那脫胎換骨  原住民卻瀕臨滅絕

(中央社記者劉正慶約翰尼斯堡特稿)波札那高等法院在2006年12月13日做出一項歷史性判決,指政府強迫原住民族布希曼人遷出喀拉哈里保育區是違法且違憲的,此舉無異於讓世居保育區的原住民活活餓死。

住在喀拉哈里(Kalahari)保育區長達數千年的布希曼人(Bushman),在電影「上帝也瘋狂」裡,是一群靠聚居打獵但與現代文明社會脫節的少數民族。不幸的是,他們所居住的地點,正好是全球最大鑽石礦藏所在地。

佔政府歲收50%、國內生產毛額(GDP)35%以上的鑽石,波札那靠它,每年生產3千多萬克拉鑽石,並賺取總額約8成的外匯。

鑽石,讓波札那成為全球經濟成長率最高的國家之一,而以GDP計算的國民年均收入達8453美元,更是非洲大陸最高的國家,遠遠脫離獨立初期全球最貧窮國家的行列。

談到鑽石帶動經濟發展的過程,首都嘉伯隆里(Gaborone)市長莫提(H.K.Mothei)滔滔不絕講述說,波札那的鑽石絕對不是「血腥之鑽」,而是「發展之鑽」。但對鑽石與布希曼人之間的關係,他則和多數官員一樣避而不談。

因為,波札那總統哈瑪(Ian Khama)早在年中的國情演說中就指出,「布希曼人想靠游獵維生,是一種古老且不切實際的幻想」,今年4月才卸下總統職務的莫蓋(Festus Mogae)也揚言,「波札那政府將上訴到勝利為止」。

在國際媒體上不斷抨擊波札那政府的國際生存組織(Survival Internatioal)指出,波札那核准全球最大鑽石公司戴比爾斯聯合礦業公司(De Beers)在喀拉哈里保育區內開採,但卻不提供布希曼人鑽井取水,除非讓他們返回久居的保育區,否則這一地球上獨特的少數民族將瀕臨滅絕。

不過,莫蓋對任內採取的布希曼人重安置措施卻有著不同的看法。他質疑說,喀拉哈里保育區的原住民靠政府的社會救濟,住在沙漠中央的原住民如何靠游獵維生?更何況,有些原住民任意打獵,已造成保育區內野生動物大量死亡,為了保護環境,政府有必要升高自願遷移的力道。

野生生態環境部部長納沙(Margaret Nasha)則表示,從1997到2002年,波札那政府共支付波幣440萬普拉(約58萬美元)補償費給730個布希曼家庭。

她說,雖然總數1000多人的布希曼人,現在只有17人還留在喀拉哈里保育區內,但重安遷的布希曼人,包括興建學校、診所和提供就業,期間平均每月花在個別家庭的經費約5萬5000普拉,政府已對他們做出最好的安排,所做的一切都是為布希曼人的未來和保育區的生態,與鑽石礦業無關。

即使如此,國際生存組織執行主任柯瑞(StephenCorry)還是指出,布希曼人最想要的第一件事是返家的權利,波札那必須接受法院的判決,因為這才是布希曼人最好的生存方式。

而在布希曼人自行架設的「我要回家」網站上(iwant2gohome.org),為波札那少數原住民發聲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南非聖公會大主教屠圖指出,就像美國印地安人、中國西藏人一樣,一個國家以進步之名摧毀十萬年之久的原始文化,不算是真正的進步。

不管怎麼說,國際貨幣基金(IMF)在2006年公布的「波札那--非洲遠離礦產資源之害」報告中指出,波札那利用豐沛的鑽石等礦產資源加快經濟成長,推動審慎的財經管理政策,已讓波札那成為非洲大陸眾多擁有豐厚天然資源國家的典範。

財政部長高拉瑟(Baledzi Gaolathe)坦言,波札那仍是一個以鑽石為主的經濟體,在全球經濟衰退的影響下,波札那發展的危機在於經濟多元化執行不夠徹底,非礦業部門的成長未如預期水準,而繼續追求外來投資於非礦業產業,並鼓勵企業競爭,將是波札那避免全球不景氣衝擊的最好藥方之一。97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