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愛心電腦下鄉 工程師被狗咬遭白眼苦樂自吞

愛心電腦下鄉 工程師被狗咬遭白眼苦樂自吞

送愛心電腦下鄉,居然要冒險在懸崖邊開車?被狗追咬?遭人惡罵趕出家門?長期操作機器的工程師們,一下子面對人文變化,見識到這輩子根本想不到的社會問題,著實上了一課「人文與社會」,但是看到小朋友歡天喜地的使用電腦,心中又暖流橫溢,這些苦與樂就在翻山越嶺中不斷翻攪。 行政院環保署委託資策會進行「再生電腦、愛心永繫」捐贈活動,半年下來,從514個政府單位和民間企業蒐集一萬多部舊電腦,八位資策會的工程師日以繼夜的測試、拆卸、拼裝,終於拼出1600部二手電腦,根據當初向教育部申請的名單由物流單位一一送到偏遠山區的原住民家中。

這些工程師們隨後再逐戶按裝、教導小朋友使用電腦,而驚心動魄和溫馨洋溢的故事就發生在這些過程。苗栗縣台灣社區大學協會的老師劉開雲今年70歲,過去在企業擔任電腦技術人員,退休後的生活都奉獻給資訊教育,他在這次二手電腦回收轉贈計畫中負責苗栗縣的山區安裝了近百部電腦。

劉開雲說,原本以為有名單、有地址,找到受贈對象並不難,結果上路時才發現完全異於想像,開著車逐一去找,卻發現有的已經搬家,還有的5鄰與6鄰要隔一座山,看著那座山當場傻眼,更有的人家連門牌都沒有,還得挨家挨戶問,辛苦不是外人知。

路難找也就罷了,遇到住校的學生,或是家住在深山中,只好去學校求校長,請學生帶路回家,由於學校並不認識劉開雲,以為他是詐騙集團,甚至還拿錄影機錄下他拜訪學校的情形,叫他70歲老先生做善事還遭到如此待遇,真是情何以堪。

劉開雲回憶,有一次他開車到泰安鄉山地部落,發現受贈戶的電腦根本無法啟動,換了一部還是一樣,拿回家再測卻又好好的,到最後才弄清楚,根本就是原住民家中的電壓太低,連用電都有問題,電腦當然無法啟動。

在一次赴泰安鄉安裝電腦的途中,翻過一座山嶺陡下坡路段,開到盡頭才發現路坍了,只比輪胎寬一點點的路根本無法調頭,旁邊又是幾十公尺深的懸崖,他只好打電話叫受贈戶騎機車出來,隔著坍塌路面當場教導對方如何安裝,然後他再發揮藝高人膽大的精神,當場倒車上坡回到公路上,輪胎偏一點點就掉下懸崖,坐在一旁的同事早已臉色慘白。

資策會推廣服務處經理黃源章負責到宜蘭南澳鄉;屏東山地門鄉、瑪嘉鄉、春日鄉;花蓮秀林鄉、豐濱鄉;台南縣楠西鄉等地安裝電腦。很少人像他一樣,短時間內跑遍二百位原住民的家中,他感受到來自部落的溫暖,也體驗到來自家庭裡不為人知的悽涼,體驗到有人深受老天的眷顧,生活在健全的家庭,有人卻被社會所遺忘,成長在殘破不堪的貨櫃屋內。

讓黃源章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二次出差時,來到南澳鄉原住民住宅裡,單親家庭母親獨自撫養國一的小孩,他們沒有家,只能寄住在蘇花公路旁的朋友家裡,擠在窄小的房間內,靠著「黑人毛蟹」的檳榔攤為生,小朋友在二個禮拜前剛開完腦部手術,光頭的她還是看得出來對電腦期待的稚氣。

或許這台電腦來的正是時候,讓她暫時忘記了開刀的折磨,她甚至調皮的問黃源章「你猜我是男生還是女生?」並拿出向同學借的遊戲,要他幫忙安裝,坐在一旁的宜蘭縣議員的夫人不捨的拍拍她的肩膀,要她好好唸書,也有一個女兒的黃源章心都快碎了,一台電腦代表了一個希望、一顆關懷的心、一股由衷的感動。

當然走進原住民家中少不了遇到正在喝酒,由於黃源章對原住民是陌生的,而且先前有詐騙集團行騙,讓原住民朋友不得不提高戒心,縱使黃源章表明來意,有時還是被誤會,甚至被趕出去,讓他十分挫折。最讓他害怕的居然是走在部落的街巷內遇到兇狠的狗,不管是大狗、小狗,甚至遭遇前後夾攻時,真的是進退兩難,只能用「很慘」二字形容。

記得一次赴宜蘭南澳鄉時,黃源章在受贈者家中外面遇到一些國中生群聚,頓時感受一種懷恨的眼神射過來,好不容易開口問問他們「需不需要幫忙?」冷落的被回絕,黃源章落寞的回頭離開時,才走不到五步,居然聽到後面傳來吼叫聲「我要把它 (電腦)賣掉」,讓他既傷心又難過。一個大男人難過到把車停在蘇花公路邊先哭完,再繼續開到下一家安裝電腦。

不過,大部份的原住民是很善良的,他經常遇到小朋友很純真的圍繞在身邊,口口聲聲老闆長老闆短,很熱心的帶他逐戶拜訪,熱心的說誰家怎麼走,好笑的是小朋友說,「前面路左轉到底就是了」,結果左轉到底是一面牆,後來才知道那戶人家得要翻牆過去才能到。

他也曾經跟一位原住民朋友聊了近一個小時,感嘆部分原住民遭人誤解,以及飲酒文化的不當,但還是提醒他路上遇到哪些人要特別留意,臨走還送幾瓶飲料給他帶在路上喝;有的原住民更是熱情,甚至煮牛肉麵請他吃、喝飲料、留他在家吃飯、過夜、幫他擋壞人、趕惡犬,讓他對原住民朋友心懷感激。

黃源章認為,社會提供的協助是有限的,但原住民朋友感受的關懷卻是永恆的,這趟旅程的千辛萬苦與箇中滋味,只有冷暖自知,有成長、也有挫折,有時挫折得很想嚎啕大哭,有時卻感動得一陣鼻酸;來到偏遠地區,看到了很多平常無法想像的生活環境,在讚賞美麗風景背後,存在的卻是大多數人看不到的悽涼。

他走出電腦機房,看到了這個社會不為人知的孤單角落,他非常珍惜這一路走來的體認,覺得自己真的很幸福,也很幸運,更懂得珍惜。


更新時間 : 2021-04-11 15:00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