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外勞問題層出不窮 有效管理亟待建立

外勞問題層出不窮 有效管理亟待建立

每到星期天,台北市中山北路的聖多福教堂外宛如「小馬尼拉」似的。來自菲律賓與其他東南亞國家的外籍勞工與攤販用南洋的語言討論衣服、玩具、首飾、國際電話卡的價格。 此時走在中山北路,耳邊所聽到的不乏塔加拉語、印尼話或是泰語,頓時給台北市注入一股異國風。
這是外籍家庭幫傭藍領工作者一個星期難得的假日,可以彼此見面以及問候對方。不過,這僅是冰山之一角,外籍勞工在台灣真正的生活狀況並不能在此一窺全貌。
在此起彼落的談笑聲中,一位菲律賓女傭在哭成淚人兒之前,就抱怨著她過長的工作時數。另一位在工地當工人的泰國朋友也心有不甘地說起仲介公司收取服務費用的種種不合理。與他們隨行的另一位女性則語帶害怕地說,當家中女主人不在時,男主人對她的態度總是讓人感到非常不自在。
根據統計,目前在台灣工作的外籍勞工大約有三十萬人,大多數人的工作條件很難讓任何人羨慕。許多關於他們在工作上吃了雇主或是仲介公司虧的負面消息時有所聞。這些外籍勞工拋家棄子,遠離他們所愛的人和家鄉,來到遙遠的台灣工作,為的只是要給他們的家人過更好的生活。與其在自己的國家,他們選擇來台灣賭一賭運氣,希望遇到一個合理的工作環境和雇主。
有些人運氣不好,上工時才發覺夢已碎;少部分外籍勞工所遇到的工作情況也不如他們原先所想的一樣單純。有時候在工廠工作必須要加班,但卻領不到加班費,如果擔任看護工,在僱主家裡照顧老年人則需要二十四小時隨侍在旁。他們大部分都要支付轉嫁到他們身上的龐大仲介費用給僱用他們的當地仲介公司。如果在台灣適應不良,他們則要遭受被遣返的命運。如此一來,仲介費也還不出來,往後的生計也只能交給上蒼了。
外籍勞工可以選擇工作的地方不乏看似條件比較好的香港或是新加坡,但是他們卻來到台灣。
日益進步的台灣,過去是個全球知名的廉價高品質生產中心。現在這些粗活只有交給外籍勞工做了,因為這邊對他們來說,只有咬緊牙根,賺辛苦錢,如果他們所愛的人可以因此而有更好的生活,吃這樣的苦也是值得的。
在探討這些勞工的辛酸時,熟門熟路的人不難發現問題出在此地的僱用機制與管理上。這個問題在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一號,大約百餘位泰國勞工在港都高雄騷動抗議事件之後才受到注意。
對這項問題有接觸的人士表示,主要的問題來自於雇主與勞工之間的仲介公司。在這三角關係當中存在著相當大的利益,使得手無寸鐵勞工的權利與薪水被剝奪了。
在正常的情況下,一個外籍勞工來台灣工作的事情不應該這樣複雜的。例如一家雇主需要低成本外籍人手時就向勞委會申請名額。申請到之後再與本國仲介公司聯繫,該仲介則會透過外國的仲介公司聘請勞工。
但在寶島似乎是反其道而行。些許仲介公司主動向雇主爭取外勞名額,並且針對每位勞工變相的給予雇主新台幣三萬到五萬元的佣金。
這些佣金的成本當然轉嫁到外國的仲介身上,並且差不多以雙倍的價錢向泰國、菲律賓、印尼的仲介公司收取費用。羊毛出在羊身上,這筆自出發點已經乘以二的費用到了外籍勞工的身上一翻身就乘以三了。此時一個外勞在到台灣開始從事生產之前就已經背負了大約十四萬元的債了。十四萬元在台灣雖然也不是小數目,但是在一個平均月薪只有新台幣五千元的地方卻已是天文數字。
雖然如此,看在可以在台灣賺更多錢的份上,外勞大都願意放手一搏,用盡辦法將這些錢籌到。除了跟家人借錢之外,有些人還變賣土地,將地契押在仲介公司,或是跟地下錢莊借錢。
有鑑於此,勞委會在前幾年修改了些許針對外勞的收費規定。為了避免一個外勞付給僱用他的外國仲介這樣多的錢,勞委會規定仲介公司得向勞工每個月收取服務費。服務費第一年是一千八百元,第二年一千七元,第三年一千五百元,三年下來總共是六萬元。除此之外,雇主也可以跟勞工徵收每個月四千元的伙食費。
馬尼拉經濟文化辦事處勞工代表郭培志說,如果要杜絕這種奇怪的現象,最好的方法就是國家對國家直接接觸來聘僱勞工,因為這樣可以免去仲介公司的剝削。
郭培志表示,「在一位菲律賓勞工到台灣開始工作之後,菲國政府確實允許他們仲介公司向勞工索取一個月的薪資。但實際上並非如此。他們事實上所收取的費用高達兩到三個月之多,有時高達五萬元以上。這對一個外籍勞工而言是個非常大的金錢負擔,因為他們所以會來台灣就是因為需要賺錢。」
他說,「目前我國正積極的和台灣有關當局接觸,希望可以落實國對國的直接聘僱機制。但是雖然這個機制存在已經將近十年,成效卻不明顯。原因之一就是台灣公司規模多屬中小企業,沒有多餘的精力再設置一個人力資源部門。」
郭培志強調,申請一個外勞的文書來往已經很繁瑣,所以雇主多半會要求仲介公司幫他把這些文件跑一跑,這可以幫雇主省下很多的人力跟時間。
郭培志說,如此一來,如果所有的雇主都循著國對國的機制,雇主就無法從仲介公司取得佣金。
此外,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也主張國對國的直接聘僱。該協會秘書長顧玉玲說,「要擺脫仲介公司最好的方法就是透過兩國官員互相接洽聘僱勞工的細節,但是勞委會怎麼說就是不願意消除仲介制度。」
顧玉玲表示,目前台灣的法律對於保護外勞根本不夠周延,除非他們在台灣運氣好,遇到一個好雇主,否則就只得聽天由命,工作有如奴隸一般。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將於十二月十一號,在台北車站舉辦外籍勞工的抗議。
顧玉玲說:「我們有五大訴求。第一,要求政府廢除私人仲介。第二,希望勞工可以自由轉換雇主。第三,勞工的居留年限必須取消,因為這只會讓仲介再賺取一次仲介費。第四,要求家事服務工必須要立法保護。最後,外籍勞工也要有成立工會的權利。」
該協會兩年前所舉辦的集會抗議大約有五百人參加,顧玉玲說這一次的抗議與以往不同的地方在於他們也邀請了外籍新娘、優良雇主、外籍白領階級人士參加。


更新時間 : 2021-05-17 06:39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