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保障外勞不受剝削 私人仲介宜廢止

保障外勞不受剝削 私人仲介宜廢止

近年來,台灣外籍勞工申訴案件年復一年的增加,表面上看似負面的現象,但是輸出外勞的外國駐台辦事處卻表示,這種現象是基於外勞越來越了解自己的權益,也越來越懂得保護自己。 世界兩大勞工輸出國、泰國與菲律賓駐台代表處都表示,近年來外勞的申訴管道越來越多元化,造成他們對於工作、生活品質的訴求越來越受到重視。

馬尼拉經濟文化辦事處勞工代表郭培志說,「我們辦公室今年所收到的申訴案件比去年多出很多。這是因為代表處的人主動出擊,跟我們國家外勞接觸,因此有更多的同胞了解自己的各種權益。」

每個星期天,馬尼拉辦事處的員工便會主動到中山北路的聖多福教堂外面,等待外勞彌撒結束後發些傳單,以及跟他們聊天,直接了解他們的狀況。各代表處的勞工部門均說這是個最好了解他們問題的方法之一。

郭培志說,「大部分的台灣雇主都很好,但問題還是存在。這時我們就會與雇主跟勞工接觸,以了解他們之間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如果問題還是沒有辦法解決的話,我們就會建議雙方透過正常管道向勞委會申訴。」

外籍勞工最常遇到的糾紛就在他們必須給付的「仲介服務費」。

根據勞委會大約四年前的規定,雇主有權利每個月在勞工月薪當中扣除四千元的伙食費。除此之外,仲介也有權利向勞工索取每個月一千八百元的服務費。這項仲介費必須繳三年,第二年變成一千七百元,第三年一千五百元。三年下來總共六萬元。

郭培志說:「正常情況服務費必須在三年當中繳完。但是不道德的仲介公司卻把六萬元用十個月的時間收取完畢。使得外勞每個月必須負擔六千元的所謂服務費用,這樣東扣西扣,每個月寄回家以及自己生活費後已經所剩無幾,這樣的負擔對他們而言實在太重了,無法想像他們的心理負擔有多大。他們大部分是以很高的利息在馬尼拉借錢才來到台灣。」

雖然菲律賓與台灣當局都努力朝國對國直接聘僱為目標邁進,但是郭培志卻感到些許悲觀。這個機制已經存在十年左右,但是效果卻不明顯。

如果以國對國直接聘僱,一個雇主必須先向勞委會申請外勞名額。等到勞委會發給許可證之後再向各駐外國家勞工處申請外勞,如此一來,勞工處就變成中間單位,避開私人仲介。

郭培志表示:「要不要透過這種機制就要看每個雇主的意願了。我們正努力給各個可能聘僱外勞的單位告知這個方法。他們大部分對這個方案全然不知,而他們最先想到的就是仲介公司。目前我國與貴國正積極想辦法實施這種做法。」

郭培志說,目前的情況真的很難逃脫仲介公司,因為所謂國對國的直接聘僱只是聘僱方法的選擇之一。一般的中小型公司還是需要一個熟悉門道的單位來幫他們辦理所有的文件。不僅如此,外勞到了台灣之後的管理居然也是外包給仲介公司。這就是為什麼仲介公司在這個循環中無法跳過。

此時,泰國與菲律賓勞工處均鼓勵台灣的雇主盡量學習台塑集團的南亞與華亞公司一樣透過國對國直接聘僱找外勞。

郭培志說:「我們非常鼓勵雇主學習他們的做法,因為這樣勞工不會被仲介公司剝削,另外他們還提供完善的宿舍跟飲食。這樣環境之下的外勞工作上比較有保障,同時產量也比較高。最主要的是不要讓他們有這麼大的金錢負擔。」

根據各國勞工處表示,目前使用直接聘僱的國家最大的就是韓國,因為他們目前正積極發展各項國家建設,需要大量的勞工。

泰國勞工在台灣雇主眼中是公認最為認命與吃苦耐勞的一群。雖然如此,他們依然在今年的八月二十一日因為受不了不當管理而群起抗議,進而衍生出暴力事件。這個事件大大的打擊到台灣所塑造出來人權與民主的形象。

一般泰勞如果遇上一個講理的雇主都可以在一兩年之間將所欠的仲介費還完。因此他們大部分都選擇忍氣吞聲。如果一個外勞表現不好,他很可能就要被遣返。最糟糕的就是逃跑,如此一來他就沒有辦法還債,問題也變得更棘手。

中央廣播電台泰語節目主持人陶雲升說,電台幾乎每天都在勸告台灣的泰國勞工聽眾不要逃跑。如果受到雇主的不當管理就必須冷靜下來透過正當管道申訴。

陶雲升說:「過去泰國勞工逃跑率是最高的,畢竟他們投入手工業有多達八萬人。可是他們在電台大力宣導之下現在是最少逃跑的外勞,並且他們認真工作的態度也受雇主喜好。」

陶雲升表示,台灣相關的法律雖多,但是文化差異與語言不同是讓外勞感到不自在的主要因素。如果再加上雇主的不友善,那就會讓他們的生活很難過。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秘書長顧玉玲說:「外勞在台灣就是缺少適當的保護,必須要有完善的法律保護他們,並且他們要受到更人性的對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