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誰來審判司法惡霸

誰來審判司法惡霸

二千年政黨輪替後,由於司法人員一個也不用被輪替,法院由公然宣稱「中國國民黨開的」,轉型成骨子裡的「藍色司法人員開的」;不但司法案件政治解決的斧鑿仍班班可考,司法人員挾司法以作威作福或自宮的兩極化惡形惡狀仍教人不忍卒睹。


看看分別扯上國內不同政黨陣營重量級要角的宋楚瑜興票案,陳水扁、吳淑珍的國務機要費案和馬英九的首長特別費案,明眼人在司法人員身上看到的,恐怕不是是非的彰顯或正義的伸張,而是黨同伐異吧?


宋楚瑜對興票案的說詞一變再變,由「長輩說」、「李總統撥交說」、「照顧蔣家遺屬說」到最後「記不清楚說」,承辦的洪泰文檢察官連向李總統、蔣家遺屬查證都省了,也懶得管真相該怎麼說,直接以「不起訴」將該案了結了。馬英九對特別費案的供詞,一忽兒說是公款,一忽兒又說是私款,這都不算數;台北地院合議庭法官蔡守訓等人認定特別費是類似中國宋朝公使錢的「實質補貼」替馬英九解套,這才算數—至於一開始既認定特別費是「實質補貼」,還前後開庭十數次,何虛耗至此?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還緬懷中國宋朝,時空之錯亂、腦袋之醬缸,這荒唐真不知該從何說起?


洪泰文檢察官不惜移樽就教宋楚瑜辦公室偵調興票案,對人權的尊重莫此為甚!馬英九的特別費案是不疾不徐的兩星期開庭一次,對比之下,同一法庭要求殘疾的吳淑珍每個星期出庭應訊,心態上果真「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用擔架抬出庭也可以」的冷言冷語,出自法官大人森森之口,是否有泯滅人性之嫌?


宋楚瑜的興票案,無罪!馬英九的特別費案,無罪!陳水扁、吳淑珍的國務機要費案,猶是未定之天。這樣的司法,難免予人碰到泛綠就磨刀霍霍,碰到泛藍就自動轉彎的聯想。問題是:檢察官、法官愛怎麼辦/判就怎麼辦/判的惡習惡例,傷害最大的,是整個司法的公信力啊!


一物剋一物,是自然界得以保持均衡運行的關鍵。對於矇著眼睛、摀著耳朵、昧著良心辦案、判案的檢察官、法官,有誰能對他/她們給以當頭棒喝的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