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人為何物?台灣北師美術館「酷共生」展覽 科學與當代藝術探物種依存關係

  178
顧廣毅〈酷兒白蟻計畫〉、張辰申〈肉身計畫:偏差愛好者〉。(北師美術館提供,攝影|黃暐程)

顧廣毅〈酷兒白蟻計畫〉、張辰申〈肉身計畫:偏差愛好者〉。(北師美術館提供,攝影|黃暐程)

(台灣英文新聞/藝文組 綜合報導)北師美術館邀請11組藝術家舉辦「酷共生」展覽,自即日起至至9月17日止。

科學與當代藝術展覽「酷共生」由新銳策展人林承緯策畫,參展藝術家橫跨建築、生物工程、醫學等領域,援引生物學家琳恩.馬古利斯(Lynn Margulis)提出的「內共生理論」理論,及哲學家凱倫.巴芮德(Karen Barad)則提出「酷兒展演性」概念探討跨越物種的依存關係。

馬古利斯的「內共生理論」探討人類細胞源自20億年前的熱漿菌與噬菌弧菌,在彼此吞噬、克服差異後共同生存,最終演化為所有生物的原始細胞。這也代表人類身上的細胞本身就是兩種以上生物共存下的產物;巴芮德則提出「酷兒展演性」概念,擷取人類「酷兒」性別理論中奇異、難以定義何謂正常的特質,為數種生物建立酷兒論述。在他筆下,進入熱漿菌生活的噬菌弧菌,成為物種演化史上第一段酷兒共生關係。

展覽以劉玗的〈珍奇櫃〉作為開啟人類如何理解其他物種的楔子,看似博物誌的生物圖像其實源於藝術家對十七世紀植物學家奧爾格.艾伯赫.郎弗安斯(Georg Eberhard Rumphius)的研究,其《安汶植物標本誌》是奠定印尼馬魯古群島基礎生物相的關鍵著作。不幸失明的郎弗安斯透過嗅覺、觸覺等感知,乃至於人類性格等比喻法,描述各類島上生物的樣貌與姿態,藝術家劉玗則根基於這些抽象文字,進行再圖像化的繪製練習,試圖補捉某種人類詮釋世界的方式。

張辰申不滿足於藝術創作的訓練,跨域就讀國防醫學院,其新作〈肉身計畫:偏差愛好者〉則將矛頭指向生理構成與人類相近的家豬,將其骨骸、外皮、頭部、心臟、血管組織等器官標本類博物館式的懸掛、擺置於展櫃中,構圖分別汲取《聖經》繪畫中常見的手持剝皮刀使徒圖像,以及傳統山水畫蘊含的五行概念,展現出東西方對人類身體觀的思考差異;一旁併置播放為豬隻植入人類牙齒的手術紀錄影像,以多重手法探討人豬之間的依存關係。

吳思嶔的〈山羌模仿術〉則展現出另種人與其他物種的關係:先是由原住民獵人演示,人類如何學習、模仿位居食物鏈底層的山羌於山林中移動、進食、躲藏等生存技巧,並邀動物溝通師解讀山羌的想法與行為模式,探尋人與動物間行為的轉譯。

反思人類加諸於非人生物的既定觀點,藝術家顧廣毅與科學家攜手,奠基於白蟻生物學的知識基礎,推測一個由生殖與性別決定階級的白蟻社會之演化進程,在未來可能成為人類寄生的烏托邦想像,翻轉白蟻作為「害蟲」的刻板印象,建構一個由人與非人生物共同形成「酷兒生態系」的跨物種未來情境。

藝術家莊志維的〈直立優勢性〉則是現地製作的全新作品,以具有高度經濟價值的臺灣原生種烏心石樹苗作為媒材,依高度、彎曲程度、分枝多寡等外型條件的進行篩選排列,從美術館一樓大廳一路蜿蜒至二樓展場,與空間中垂直的揀擇平台對比,並賦予觀眾「挑選」的權力,於展期間不定期置換眾人意志所揀選的樹苗,藉此反思人類之於物種選汰的掌控權力,同時詰問人類社會中「優秀」概念的建構。

將「共生」的探討擴延至人類酷兒的範疇,藝術家李紫彤則邀請國籍、文化、性別與性向相異的〈#迎靈者〉寫手,以經營臉書帳號的方式,分別召喚坤林(臺灣)、安德烈.魯夫(烏克蘭)及卡洛斯.托雷斯(哥倫比亞)三位冷戰後國家暴力犧牲者的數位生靈,在跨越酷異身份的過程中練習對創傷經驗進行同理、思索與提問。

狸貓換的作品〈紫待〉使用代表酷兒群體顏色的紫色螢光酵母菌釀製酷兒酒,借「子代」之諧音,取名「紫待」酒,回應中國南方為新生兒釀造「狀元紅」、「女兒紅」等花雕酒的習俗,並以住家裝潢廢料組合成〈巢間〉,盛裝「紫待」酒,同時將廢棄酒瓶回收碾碎後重新設計製作為酒具〈房波〉,試圖為酷兒族群在異性戀家庭的系統之外,建立嶄新的傳統。

更新時間 : 2024-02-25 03:25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