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台灣MeToo風暴】勞動部長許銘春:將訂性騷擾類型和申訴制度指引

➤許銘春表示,事業單位和各地方勞政機關都有處理性騷擾案件的性平委員會,但組成成員如何強化相關專業,如加強律師、心理諮商師、社工師等資源,這些都是馬上可以就相關法規來處理、強化功能。➤勵馨基金會長年實務工作觀察,職場性騷擾發生與事件遭隱匿,關鍵因素是權勢關係和防治制度的不健全;也有被害人因身心受創無法上班、請假過多遭到資遣。➤婦女新知基金會法律部主任戴靖芸說,當加害人是雇主或事業單位最高負責人的時候,會變成「自己調查自己」,當加害人是客戶或合作夥伴等非同單位受雇者,雇主也難以調查或懲處,成為漏洞。

  229

勵馨基金會、現代婦女基金會、婦女救援基金會、台灣防暴聯盟、婦女新知基金會等婦女團體5日聯合舉行記者會,聲援近期從政壇開始引發的台版Me ...

勵馨基金會、現代婦女基金會、婦女救援基金會、台灣防暴聯盟、婦女新知基金會等婦女團體5日聯合舉行記者會,聲援近期從政壇開始引發的台版Me ...

(台灣英文新聞/政治組 綜合報導)勞動部長許銘春今天(11日) 表示,下週起會討論補強性騷擾法規不足處,也將建立性騷擾類型和申訴制度指引,並強化性平委員會專業功能,盼給予被害人更多支持。

多個婦女團體6月5日召開記者會指出,職場性騷擾防治工作由雇主負責,難以調查懲處雇主或客戶,而且支持被害人的服務資源也待加強,呼籲勞動部、衛福部合作建立雇主輔導、被害人協助雙軌服務。

針對性騷擾事件陸續擴及各產業,行政院長陳建仁9日表示,要更有系統的處理和解決,其中性平三法的修法,將在立法院下個會期一開議,就將草案送進立法院。

許銘春今天出席職災勞工、眷屬關懷及職災預防宣導園遊會,被問及性騷擾相關修法方向時表示,勞動部要再度重申,對性騷擾零容忍,並鼓勵被害人勇敢站出來。

許銘春說,很多性騷擾的發生是因為行為人不知道自身行為是性騷擾,或對於嚴重性認知不足,因此勞動部與相關部會正在建立相關性騷擾類型的指引。

對於許多被害人直到這波MeToo風暴才敢發聲,中央社引述許銘春指出,雖然申訴制度一直都在,但也顯示須檢討以往制度是否足夠被害人信任;未來將就申訴制度建立指引,讓被侵害人容易了解申訴途徑與可用資源,建立有效、可信任的制度。

許銘春並表示,事業單位和各地方勞政機關都有處理性騷擾案件的性平委員會,但組成成員如何強化相關專業,如加強律師、心理諮商師、社工師等資源,這些都是不用修法、可以就相關法規來處理、強化功能的部分,會馬上加強。

勵馨基金會、現代婦女基金會、婦女救援基金會、台灣防暴聯盟、婦女新知基金會等婦女團體6月5日聯合召開記者會,聲援近期從政壇開始引發台版「Me Too」浪潮的被害人。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王玥好表示,勞動部前幾年做的工作場所就業平等調查已明確指出,有7到8成職場性騷擾被害人因擔心閒言閒語或失去工作等原因,選擇不申訴,問題卻遲遲未解;職場性騷擾是人身安全和勞動權益的議題,更是對人際信任、組織安全感的傷害,被害人非常需要專業人員的支持與協助。

王玥好指出,性別工作平等法規範,雇主「得」為被害人引介諮商、身心診療、法律諮詢等資源,讓被害人得到的支援有限,且也常見調查過程不友善問題,因此勞動部應與衛福部的跨部會合作,建立雇主輔導、被害人協助雙軌服務,並編列預算,委託專業團體協助雇主處理性騷擾申訴。

婦女新知基金會法律部主任戴靖芸說,社會文化常把性騷擾防治當成比政治目標、工作成就次等的事情,但性騷擾和性暴力本質上是關係權力不對等,加害者往往認為可以對別人身體為所欲為,不用承擔後果,需要職場主管明確表達零容忍態度遏止。

戴靖芸也指出,現行法規下,當加害人是雇主或事業單位最高負責人的時候,會變成「自己調查自己」,當加害人是客戶或合作夥伴等非同單位受雇者,雇主也難以調查或懲處,成為漏洞;且性騷擾事件會視行為人身分和發生時間地點進入性騷擾防治法、性別工作平等法、性別教育平等法不同體系,呼籲應簡化。

勵馨基金會副執行長王淑芬提醒,性騷擾的界限應該以Only yes means yes為原則,只要一方覺得不舒服就有可能涉及騷擾;若覺得自己遭到性騷擾時,可跟對方詢問對質並留下紀錄,有向朋友、專業人員求救,也可以留下求救紀錄;若是用通訊軟體騷擾,也不要太快封鎖,要先截圖留下證據。

勵馨基金會長年實務工作觀察,職場性騷擾發生與事件遭隱匿,關鍵因素是權勢關係和防治制度的不健全;也有被害人因身心受創無法上班、請假過多遭到資遣,引起勞資糾紛。

更新時間 : 2024-02-25 02:59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