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與安倍情同姐弟、前國策顧問金美齡痛心:安倍重情義,貴為首相,朋友一通電話能找到他

《今周刊》特邀與安倍交情數十載、情同姊弟的前國策顧問金美齡撰文,在傷痛中,她除了不斷感謝與肯定安倍對台灣的幫助,憶及過往互動時也提到,過去安倍每年都是她家庭派對上的主賓,如今安倍過世,她說,「我也不會再舉辦派對了……。」

  448
安倍晉三夫妻(左)連年都是金美齡(右2) 家庭派對上的主賓,時任台灣日本關係協會會長的邱義仁(右1)也出席。(圖片來源:今周刊)

安倍晉三夫妻(左)連年都是金美齡(右2) 家庭派對上的主賓,時任台灣日本關係協會會長的邱義仁(右1)也出席。(圖片來源:今周刊)

我每年都會在東京新宿的家舉辦一到二次的派對,邀請日本的政商與文化界人士來我家吃飯,各方對象中,與我相識數十年的安倍晉三永遠都是主賓……;無論他是不是日本首相,也無論自民黨是不是執政黨,安倍晉三都是主賓。

與安倍情同姐弟、前國策顧問金美齡痛心:安倍重情義,貴為首相,朋友一通電話能找到他
安倍晉三(左)與金美齡(右)相交數十載,情同姊弟。(圖/金美齡提供)

他永遠是我家派對主賓

但我卻沒有勇氣再辦派對了

讓我印象深刻的一次是,2016年11月17日,安倍晉三飛到美國紐約,會見剛出爐的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而出發的前一晚(11月15日),安倍首相與十幾名自民黨國會議員就是在我家的派對用餐。

那次與川普的會面內容,後來新聞都有報導,安倍晉三特別強調了「美日同盟、聯合抗中」的重要性,這段論述,成為日後定調美國與印太戰略的重要里程碑。由於日本首相的行程都必須事後對外公開,而那次訪美前夕的晚餐行程居然是在我家,當時一度引起日本輿論界的騷動。

只要再回想起過去安倍晉三在我家的點點滴滴……,唉!安倍過世了,我應該永遠不會、也沒有勇氣再舉辦這樣的派對了。

我與安倍家族的緣分,其實是始於他的外祖父岸信介。

1960年,首相岸信介推動「日美安保條約」,美日正式進入軍事同盟的時代,當時引起了左派青年與共產主義者的抗議,傳播媒體也是極力醜化岸信介,在那之後一、兩年,岸信介訪問台灣,我隨行成為岸信介的翻譯人員(當時我還沒被國民黨政府列入海外黑名單),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觀察這位充滿爭議的政治家,我很快就了解到,媒體不管是惡意還是無知,對於岸信介的報導很多都是不實地刻意醜化。

多年以後,我與岸信介的孫子安倍晉三竟然也成為莫逆之交,我常常想起這段奇妙的緣分,能夠與同是擔任日本首相的祖孫結下深緣。

我常常跟朋友強調,「不要說日本首相是我的朋友,其實是我的朋友當上了日本首相!」因為我的年紀比安倍晉三大了約20歲,基本上是不同世代的人,再加上我直到2009年才入籍歸化日本,但無論我的身分,安倍對我一直相當重情義,即使他已經貴為日本首相,我仍然可以一通電話與他隨時聯絡。

安倍晉三生平大事紀

他人在沙烏地阿拉伯

卻心繫台灣選戰、來電祝賀

2020年1月,蔡英文當選總統連任次日,我從台灣觀察完選舉後回到東京,下飛機後第一通接到的電話,就是安倍晉三打來的祝賀,更讓我訝異的是,當時的安倍晉三其實不在日本,他在沙烏地阿拉伯進行外交訪問行程,由此可見安倍對台灣的關心之情。

安倍晉三與台灣的另一個情感橋樑是台灣的美食。每年冬天,我都會託台灣的友人從雲林、台南等地,寄送數百份台灣的烏魚子送給日本政商界朋友,其中最喜愛台灣烏魚子的,就是安倍晉三與日本前首相、現任副首相麻生太郎友台派政治家。有一回,首相官邸的雲林烏魚子吃完了,安倍的祕書趕快去日本的百貨公司採買,沒想到安倍吃了一口之後抱怨:「這味道完全不一樣!」

還有一次是2021年,為了對抗中國針對台灣鳳梨農民的打壓,大家在安倍晉三的臉書上看到一張與台灣鳳梨的合照,那些鳳梨其實也是我送去的;除此之外,2021年的6月初,當時的台灣疫情嚴峻又缺疫苗,為了一起幫忙爭取日本的疫苗轉送台灣,剛好朋友從台灣寄來的玉荷包荔枝到貨,我也帶去了安倍在代代木上原的住家一起享用。

在國際舞台上,安倍晉三是日本近年來最受到注目的政治家,他的談吐風度與帥氣外表,是日本其他政治家在國際場合裡很難相比的。更重要的是,這樣國際上重要的政治家,是唯一一位長期站在台灣立場、一直在為台灣講話的,過去日本的政治家都非常恐懼中國的壓力,根本沒人敢為台灣講話,安倍晉三實在非常有勇氣!

「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這句話對台灣人來說,不僅價值千金萬金,而且扭轉了亞洲的局勢,安倍晉三的這句話絕對是在歷史上被永遠記載的。

他一句話扭轉亞洲局勢

成為永垂青史的傳說

暗殺的當天,我在東京得到消息後只能焦慮地祈禱,在確認死訊之後,我噙著淚水告訴家人:「他的一生有如戲劇般,已經成為永垂青史的傳說。」

安倍出身於日本山口縣的政治家族,除了外祖父岸信介在1957年到1960年擔任首相,岸信介的弟弟佐藤榮作在1964年到1972年擔任首相;安倍晉三本人則是分別於2006年與2012年兩度擔任首相,並創下日本戰後首相任期最長的紀錄;而安倍晉三的父親安倍晉太郎,則是在1980年代擔任過通產大臣與外務大臣等職務,安倍晉三的弟弟岸信夫為現任的日本防衛大臣。

我回想起2012年9月,企圖東山再起的安倍晉三參選自民黨總裁,一般認為,當時的日本民主黨政權早已搖搖欲墜,只要能夠當選自民黨總裁的人,就勢必成為下屆日本首相,因此總裁選舉格外激烈。但一開始的選情對安倍晉三不利,各項民調都是位在第三名,連進入第二輪投票的資格都沒有。

不料在投票日當天,安倍晉三異軍突起打進了第二輪投票,並在下午的二輪投票中擊敗了原本媒體呼聲最高的石破茂,順利當選總裁,我身為那次安倍晉三後援會長,在當天就對著親友說「這場選舉將改變歷史」,果真應驗!

幾十年來,我近距離觀察了安倍晉三充滿戲劇性的人生,其實我心裡最大的遺憾是,原本計畫在安倍卸任首相後就正式訪問台灣,我也一直在心中策畫行程,但因為疫情嚴峻遲遲無法成行,如今,已經再也沒有機會了……。

〈今周刊〉授權刊出,原始文章連結:與安倍情同姐弟、前國策顧問金美齡痛心:安倍重情義,貴為首相,朋友一通電話能找到他

更新時間 : 2022-08-13 13:44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