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分析】缺油缺糧、民眾絕望逃離:斯里蘭卡「破產」與中國「一帶一路」有關嗎?

➤由於危機沒有緩解跡象,許多斯里蘭卡人正非法乘船前往印度和澳洲等鄰近國家,絕望地逃離國家。➤斯里蘭卡當地許多加油站出現大排長龍的景象,為了取得燃料,居民被迫排隊長達數個小時,有的人甚至排了好幾天。➤過去十年中,中國為斯里蘭卡的基礎建設項目提供了數十億美元的貸款。這些項目包括海港、機場、高速公路、發電站和港口城市。但在獲得現代化基礎設施的同時,斯里蘭卡也加重了債務負擔。

  2665
圖為斯里蘭卡首都可倫坡一處市場 (美聯社) 

圖為斯里蘭卡首都可倫坡一處市場 (美聯社) 

延伸閱讀: 【外匯存底用盡】南亞斯里蘭卡政府宣告破產 電力交通癱瘓停班停課•台商憂未來局勢

斯里蘭卡政府破產 台灣外交部:約60位台僑目前安全•外館隨時提供必要協助

(台灣英文新聞/國際組 綜合整理)斯里蘭卡的經濟危機正在惡化,生活在這個島國的人們,日常生活已被嚴重打亂。由於必需品價格上漲,以及燃料和藥品短缺,許多斯里蘭卡人急切想離開這個國家。

斯里蘭卡總理威克瑞米辛赫(Ranil Wickremesinghe)表示,由於債務總額超過500億美元,斯里蘭卡已經是一個「破產國家」。他說,「我們現在以一個破產國家參與談判。因此,我們必須面對更加困難和複雜的局面。」

威克瑞米辛赫解釋,由於「國家處於破產狀態,我們必須單獨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提交一份關於債務可持續性的計劃。當該組織對計劃感到滿意時,我們才能達成協議。」

擁有2200萬人口的斯里蘭卡,在政府耗盡用於進口必需品的外匯後,遭受了數月的通貨膨脹和長時間的斷電。英國政府已警告國民不要前往斯里蘭卡,並稱斯國正經歷 「基本必需品的短缺,包括藥品、廚用燃氣、燃料和食品」

由於危機沒有緩解跡象,也看不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救助,許多斯里蘭卡人正非法乘船前往印度和澳洲等鄰近國家,絕望地逃離國家。

德國之聲中文網報導,目前已有90多名難民登陸印度海岸,他們被拘留在一個難民營裡。早前,一對斯里蘭卡年邁夫婦6月27日被發現在印度海灘上因嚴重脫水而失去意識。這對夫婦曾試圖乘船從斯里蘭卡前往印度,老婦人7月2日在醫院因搶救無效而死亡。

燃料成了奢侈品

斯里蘭卡的燃料正逐漸耗盡,目前供應十分有限。斯國政府6月28日宣佈限制燃料分配,並表示在近兩週內,燃料將只供給公共交通和應急服務等基本服務的車輛。學校也被迫關閉,公共交通也受到限制。當地商人、25歲的裡法伊(Amaan Rifai)說:「這是一種類似於封鎖的情況。」

當地許多加油站出現大排長龍的景象,為了取得燃料,居民被迫排隊長達數個小時,有的人甚至排了好幾天。

一名30歲的民宿老闆古納瓦德納(Ruvini Gunawardana)表示,如果幸運的話你可以得到燃料,否則就是空手而歸。儘管如此,人們仍然每天都去排隊加油,一排就是幾個小時。他說:「我哥哥排了將近4個小時的隊,但他仍無法取得燃料。」

目前斯里蘭卡當局建立了一個代幣系統,人們必須排隊以取得代幣購買燃料,但擁有這些代幣也不能保證獲得燃料。

當地部分區域的兩輪車的燃料價格高達每公升1500斯里蘭卡盧比(約4.05歐元、4.18美元),三輪車每公升2000盧比,而四輪車每升5000盧比,而在燃料黑市價格更高。即便感到絕望的斯里蘭卡人們,願意付更高昂的價格以取得燃料。

「人們感到沮喪,在排隊中爭吵。許多人買不起食物,他們在排隊的同時還在挨餓。我們有時會與排隊的人分享我們的食物,」民宿老闆古納瓦德納告訴德國之聲

另外,即使是本應優先獲得燃料的醫護人員也無法獲得燃油。專門給醫生的燃油供給站,隊伍綿延近2公裡長,必須排上4個小時才能拿到燃油。當地一名醫生說:「我們必須等到燃料送達。這佔用了一整天的時間。由於醫院需要我們,所以不是每個人都能去排隊。」

交通受阻、物價飆漲

斯里蘭卡的公共交通現在也受到限制,公車票價以倍數增長。交通工具匱乏使得通勤或緊急服務更為困難。當地仍在路上行駛的三輪車和出租車司機寥寥無幾,而留下來的出租車,票價也大幅上漲。

「像我這樣的年輕人可以搭乘如此擁擠的公車上。但對於老人和婦女而言,這就非常困難了,」一名商人阿瑪安(Amaan)說。

德國之聲引述另一名居民、28歲的平面設計師蒂亞加拉賈(Arunthathi Thiyagarajah)說:「我的表妹懷孕出現了併發症,需要每天去醫院打針。但因為燃料短缺,他們不能開車前往,必須乘坐價格昂貴的三輪車。」

步行和騎自行車如今儼然已成為許多斯里蘭卡人的首選,但就連自行車現在也變得很昂貴,價格從1萬盧比左右上升到高達8萬盧比。

隨著燃料危機的惡化,目前相關限制措施有可能再延長12天,因為政府正在努力支付燃料的運送費用。當局也正對燃料進行配給工作,但即使對擁有優先配給的人來說,該制度運作得並不好。

「我們不知道7月10日之後會發生什麼」,25歲餐飲業者卡迪葛蘇(Dhatshayeni Karthigesu)說,由於價格高,她不得不暫時關閉餐廳。「我們已經在家裡改用電磁爐做飯,但無法負擔的人正在受苦。」

燃料短缺對弱勢的打擊更為嚴重。許多領日薪的工人除了難以取得燃料和食物,更失去了工作,「我有一個3歲半的兒子,我很難幫他買到牛奶」」34歲的化肥經銷商尤瓦德斯(Wijendran Yuwadees)說。

人們絕望離開

斯里蘭卡的危機導致人們大規模離開家園。「斯里蘭卡是我的家,但如果局勢惡化,有更嚴格的封鎖,我打算離開這個國家去印度。時區相近,我可以暫時在那裡遠程工作,」阿倫塔提(Arunthathi)說。

由於斯里蘭卡盧比幣值持續下降,許多人想去國外賺錢,在經濟形勢好轉前存錢,之後再回到斯里蘭卡。但有些人則選擇永遠離開這個國家。

另外,因情勢混亂以及學校停課,一些家庭正計畫送孩子出國讀書,比如去印度較為富裕的居民則試圖移民到英國、美國、澳大利亞、加拿大或歐盟。

當地許多人正在申請新護照或更新舊護照,有關單位的護照預約名額在近三個月內都被預約一空。正在申請出國攻讀碩士學位的尼羅什(Nirosh)說,他想帶著他的家人一起出國。「我的工資保持不變,但開支在增加。我們對自己和家人的未來感到擔憂。若能離開這個國家,很多人甚至願意負債,」他說。

與中國「債務陷阱」有關嗎?

斯里蘭卡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中的重要國家之一,在中國啟動「一帶一路」前,就已資助多個基礎設施項目,也因此,斯里蘭卡這次的經濟危機中,成本極高的中國項目成為焦點。

過去十年中,中國為斯里蘭卡的基礎建設項目提供了數十億美元的貸款。這些項目包括海港、機場、高速公路、發電站和港口城市。但在獲得現代化基礎設施的同時,斯里蘭卡也加重了債務負擔。

為抵償債務,該國於2017年將漢班托塔港口以99年租期租給一家中國公司。不過,當年斯里蘭卡的債務表顯示,在總共45億美元的債務中,漢班托塔港口的債務所佔的比例只有5%,斯里蘭卡的最大債權方是日本、世界銀行以及亞洲開發銀行。

有些西方人士認為,斯里蘭卡陷入了中國的「債務陷阱」,對此中國外交部駁斥這樣的說法,發言人趙立堅援引世界銀行的預測說,「如果所有的『一帶一路』合作的國家的交通基礎設施項目都得已完成,到2030年,這些國家每年將為世界帶來1.6萬億美元的收入,佔全球GDP的1.3%」

德國之聲引述東京大學公共政策學院教授西沢利郎表示,一般來說,由公共部門所欠或擔保的債務,可能會通過國際經濟論壇上的談判取得,像是「十國集團」或G20等。但中國聲稱,他們一些貸款是純商業性的,這已經超出此類國際論壇的談判範圍,因此談判具體內容應該是要符合貸款方和借款方的雙邊待遇。

美國國際發展實驗室(AidData)學者帕克斯說,由於中國的國營企業非常依賴這些貸款資金,因此最終而言,風險最大的到底是這些借款國家,還是中國自己,目前並不清楚。

西沢利郎表示,債務對欠款方而言是問題,但對貸款方也是個問題。「債務陷阱」是一把雙刃劍雙面刃),中國和借款國都一直在為這樣的交易辯解,稱這是為了達成「共享經濟蛋糕」的目標。

【分析】缺油缺糧、居民絕望逃離:斯里蘭卡「破產」與中國「一帶一路」有關嗎?

【外匯存底用盡】南亞斯里蘭卡政府宣告破產 電力交通癱瘓停班停課•台商憂未來局勢

斯里蘭卡政府破產 台灣外交部:約60位台僑目前安全•外館隨時提供必要協助

更新時間 : 2022-08-08 12:40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