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時評〉槍枝?墮胎?「保障生命權」才是憲法的終極關切

  543
〈時評〉槍枝?墮胎?「保障生命權」才是憲法的終極關切

美國最高法院

(來源 維基百科)

美國真是個民主憲政的大實驗場。一部憲法,不斷解釋,合憲、違憲都由九名大法官最終投票決定。有意思的是大法官在投票時心中有的「憲法共識」是什麼?是長期以來的最耐人尋味的議題。最近,再度掀起全球熱議。

槍枝、墮胎,是美國社會最激烈的兩極化問題,最高法院兩天內做出兩項重大裁定:推翻紐約州槍枝管制法和裁定密西西比州墮胎禁令合憲。不但在美國國內引發爭議,國際也同時議論紛紛。

先是在6月23日以6比3裁定紐約州一項存在超過一世紀的法律違憲,此法規定民眾須證明有合法自衛需求或「正當理由」,才能獲得攜帶手槍出家門的許可。

6月24日美國最高法院又以以5票贊成、4票反對,推翻1973年「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保障墮胎權裁定,結束近50年來對墮胎的憲法保護,賦予全美各州擁有立法禁止墮胎的權力。

長期以來,最高法院大法官的釋憲裁決,都依賴「原旨主義」(originalism)的憲法解釋原則。大法官為了防止判決踰越了憲法所賦 予的界線,因此,以「制憲者的意圖」作為解釋憲法的根本依據,就是大法官所奉行「原旨主義」的核心精神。

大法官判決以書寫(writtenness)說明對於原旨意義(original meaning)的解釋(interpretation)與建構(construction),這種語義範疇為基礎的論証,仍然必須釐清「原旨主義」的內涵,並關切:會不會產生與「制憲者意圖」有所差異的憲法解釋?

在槍枝案上,「制憲者意圖」是什麼,本次大法官會議所裁定的是公民的生命自衛權利為憲法所保障,擁槍自重不必再提出「正當理由」。這在1776年革命過程中可以理解,就是因為當年擁槍,才能維護美國獨立建國。制憲者當然不會在革命成功後反而去限制人民手中有槍枝。大法官釋憲的另一邏輯思考是,如果擁槍要提「正當理由」,持刀要不要?這麼一來,就沒完沒了。

墮胎案的裁決,「制憲者企圖」也是一樣的思考,生命權的保障是憲法的終極關切。長期以來的辯論是「生命」從何時開始?是受精卵著床起算呢?還是胎兒神經系統分化?或是心跳開始?還是脫離母體?因為墮胎是結束一個生命,茲事體大。與憲法精神是保護生命,有基本衝突。
所以決定「生命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核心問題。但是美國各州的政府可能有極為分歧的看法,本次釋憲,將這個決定交給各州自己去論斷,其實是大法官認為,生命從何時開始,已經不是憲法可以決定的問題。
未來各州在面對自己的墮胎立法仍然要面對「生命從何時開始」的挑戰。
這個問題的「制憲者意圖」就有「與時俱進」的討論空間。在醫學不發達的時代,生命從何時開始,大概沒有太多疑義,從自然生產誕生起算。但50年來,醫學愈來愈發達,生命起算的日子就開始提前,剖腹產技術,等於可以決定胎兒要在哪日何時誕生。而且產前檢查發達到可以用超音波掃瞄看見胎兒形態、動態、心跳,生命的起算就更加提前,這更加強了孕婦「懷著另一個生命」的感受。2021年美國阿拉巴馬州一名男嬰僅在媽媽的肚子裡待了21週又1天,體重只有420克,比iPad還輕,父母單掌就能握住他,起初醫生判斷他的存活率只有1%,但他卻成功活下來,還打破了《金氏世界紀錄》成了「最早產存活下來嬰兒」的紀錄。 更挑戰了生命何時開始的問題。
人工受精、試管嬰兒、代理孕母的科學將生命的開始直接推動到「受精卵」。如果「受精卵著床」等於生命起算,墮胎的行為就更加難被接受了。
問題出在婦女如果被強暴而被迫懐孕,她確實有權決定要不要留下。所以墮胎除了在醫療理由上(如保護母體)有存在必要,也有社會理由上的選懌需求。這些情況,本次大法官都認為各州在制法過程都可以自行救濟處理。

兩項大法官裁決,都是立基於生命保障的權利。有些評論將此兩案對比成「一方面同意民眾擁槍殺人,另一方面卻又限制女性對自己身體的自主權」其實是扭曲了大法官裁決的意旨。把兩項裁決的結果推演到11月的國會改選當「公投」的説法,更不現實。

在華府最高法院前的抗議民眾其實沒有多少人,一場午後大雨來,人群就更零落,只剩下大批警備車輛在淋雨。

更新時間 : 2022-08-19 13:05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