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時評〉面臨「向上提升與向下沉淪」挑戰的公廣集團

  850
〈時評〉面臨「向上提升與向下沉淪」挑戰的公廣集團

公廣集團

(來源 維基百科)

公廣集團未來能否「數位轉型」及「內容創新」,是決定這個公共廣播系統到底還有沒有存在價值的兩大要件。

1990年代,台灣籌備「公共電視」的大環境,與30年後的今天已經完全不同。當時無線電視頻譜十分珍稀,現在幾乎沒有任何價值。而30年來從衛星電視的播放到有線電視的普及,漸漸將原本無線電視獨佔的市場蠶食鯨吞。加上十年來,數位網路的入侵,人人手中都有智慧手機,進一步崩潰「電視」這個概念。新發售的「顯示螢幕(display screen )」,所內建的功能,傳統電視已經出局,還要繼續看「電視」必須跳轉不同的HDMI有線電視的「機上盒」才能選擇。新的內建功能,全是直接走網路來的APP,有些人將自己習慣看的數位內容放在手機選項中,旅行到世界各地,進旅館打開WI-FI ,直接連上旅館房間「顯示螢幕」,繼續追劇。
這樣的播放內容,畫質基本上是HD,有些已經到達4K。這還只是由4G服務的功能,未來5G普及加上預估2030年6G將可實現商用化。這個插上人工智慧(AI)翅膀的行動通訊系統,到時「顯示螢幕」普遍已經達到8K,將使「內容創新」走入更不可想像的境界。而AI將來又是經由量子運算(quantum computing)來支援。整個數位可處理的大數據分析已經到達目前再加九個零的數量級。「內容創新」在數位技術大躍進的過程,將帶動人類創意突破超新境界。

想想過去40年,1980年代初期,個人電腦(pc)剛開始,使用的軟碟(floppy diskette),都是以Kilo為單位,到了1990年,磁碟的儲存就從Kilo進展到Mega 、Giga ,進入2000年後Tera出現了,Peta緊跟其後。現在數位商場買隨身碟,都是Tera級,可以高速下載高畫質影音。2025到2030就是Peta 起跳,進入Exabytes 、Zettabytes 甚至晉級Yottabytes 。
這一連串簡寫字母,K-M-G-T-P-E-Z-Y,愈來愈大,每個間隔差一千倍,Y比K大21個0。到E的時候,已經有所有百科全書的集合,Z則知識量與全球沙灘的沙粒總數一樣多,到了Y的數位資料,可以完全涵蓋人類所有文明的細節。
這就是我們可以預期的未來,也是下一代的知識基礎。

曾經有一次與醫學院的退休教授、院長聚會,談到未來「智慧醫療」的狀況,大家都很擔心醫學教育怎麼辦?總不能再教過去一樣的內容了吧?可是要教什麼?大家也說不出所以然。最後一位曾經是院長的老教授感嘆説:「好在我們都退休了,不必煩惱….」。

這的確是個難題,如果連醫學院的老一輩,面臨全新的數位時代,都對未來醫學教育該教什麼感到茫然。那麼整個社會各行各業又要如何培養後繼者?這也是公廣集團遇到的重大問題。上一代缺乏數位素養,如何能為下一代未雨綢繆?而且數位時代的未來,一直來一直來,奈米科技不斷探微,量子科技已經進入應用,對「内容創新」造成空前的挑戰。

世界各國的公共播放系統,都在面對高科技以「摩爾定律」進階產生的不斷技術提升所帶動的內容創新的問題,「智庫化」幾乎是世界公共播放系統必走之路,目的在「集體智慧,開放創新(collective intelligence, open innovation )」。

過去的「電視時代」,製作人有想像力,但技術做不到,就將就一下,那些作品現在看來令人不禁莞爾,仍然佩服當年那些製作人、導演在困頓中的創新努力。現在則是技術遠遠跑在想像力之前,幾乎已經到達「想得到就做得到」的邊界。
這樣的超級技術,應該要運用在什麼樣的內容?這是公廣集團非形成「智庫化思考」不可的科技與人文責任。雖然全球仍然有一些運用先進技術所製作的內容問世,每年國際展覽都有前衛者製作出新概念,也有多樣新器材可以選擇,可是那都是全新的人機界面,顛覆傳統的工作流程,將資訊、工程、製作、前製、後製都重新洗牌,一長串的英文簡稱代碼成了新的工作流程必用語言。不斷的在職訓練,已經是完全不可避免的「內容產業」常態,告別過去「一招半式闖江湖,單打獨鬥」的時代。

該做什麼內容呢?毫無疑問,聯合國的教育、科學、人文的目標,必然是公廣集團的內容基本盤,而疫情肆虐後的醫療議題,將帶動更大的醫學科普興趣。戰爭所衝擊的世界,改變了世局的變動,更値得分析、討論。
全球經濟學家都發現傳統的金融、經濟指數已經不再有預期功能,反而「非經濟因素」主導著經濟盛衰,歷史學的脈絡隨之興起,企圖解謎這個「混沌狀態」。氣候變遷危機更迫在眉睫,環境污染則緊跟其後。大國之間博奕增加了不確定性,特別是「中國問題」形成了全世界的大麻煩,重創全球的供應鏈。而中產階級收入陷阱(middle income trap)、升息、打房、股匯市波動、通貨膨脹、物價上漲、能源糧食危機…一波波寒流無情拍打著庶民每日的緊張生活。這所交織出來的立體網狀訊息世界都構成了公廣集團必需「智庫化」來發揮「告知、教育、溝通、守望」責無旁貸的媒體任務。

更重要的是,執政者在這些重大議題上,做了什麼,沒做什麼?公廣集團更有義務為民喉舌,監督政府。已故總統李登輝所説「民之所欲,長在我心」應該高懸在公廣集團的廳堂,時時惕勵工作人員。因為這正是公廣集團存在的最高價値。

總的來說,歷史脈絡的重新審視是說故事(story telling)的心法,而「文藝復興」是核心要義,600年前的歐洲「文藝復興」,同樣是在瘟疫、戰爭、饑荒的苦難中興起。這600年,人類經歷了前所未有的人文之美,在科學、醫學、藝術、音樂、教育、制度、建築、技術…都有天才湧現,帶動善的進步。可是惡的成長也在最近200年不斷加速。這是「大歷史敍事」的反省時刻,既是戲劇也是新聞。公廣集團怎能不掌握?

這一切都必需在現有預算下,快速改革,做出成績,讓社會感到「有溫度」,讓觀眾覺得「有切身」,讓企業發現「有價値」,讓國會願意「再支持」。「向上提升」機會之窗就在眼前,必須抓住瞬間(Seize the moment ),否則就永遠「向下沉淪」。It's now or never!

更新時間 : 2022-08-19 12:29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