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台灣新銳藝術家致穎法國首次個展 畫廊成犯罪現場挑戰殖民主義意識形態

《你的瓷色雙眼》取自大文豪雨果名詩作《中國花瓶》

  269
致穎法國個展(圖/致穎提供)

致穎法國個展(圖/致穎提供)

(台灣英文新聞/劉怡均 台北採訪報導)旅歐台灣新媒體藝術家致穎裝置於今(2022)年的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亮相並獲關注,由法國LIUSA WANG藝廊代理,個展《你的瓷色雙眼》也同步於法國登場,透過4件創作探殖民主義下的意識形態。

電影工作者致穎長年於柏林及台北兩邊跑,長期關注亞洲與非洲文化交流以及全球南方的社會現況,並透過實驗及紀錄式影像創作思考圖像與身份政治,展覽「總是春光乍現」去年於台北當代登場,《打光》幽默探種族歧視議題,入圍德國柏林影展,現在於法國舉辦個展《你的瓷色雙眼》。

延續藝術家長期對當代博物館展示與藏品的批判性研究,《你的瓷色雙眼》從兩場西方博物館展示東方物件的展覽切入,第一場發生在1929年德國首都巴黎廣場上的柏林藝術學院(Akademie der Künste),為期兩個多月,超過千種展品,堪稱是歐洲首次完整展示來自中國的收藏;第二場展覽始自19世紀中葉的法國楓丹白露宮(Château de Fontainebleau),結合來自中國、暹羅、日本、韓國及西藏的藝品,該展覽至今仍在進行中。

致穎表示,當他參訪位在巴黎楓丹白露宮時,非常訝異這些因為侵略和搶奪而來的亞洲文物,絲毫未就近年關於博物館歸還雕塑品的議題上展開討論。這些藏品被放置在宮內一間名為《中國博物館》的房間,然而,藏品卻並非僅有中國器皿,還包含從日本、韓國、泰國等取得的收藏。因此,可以說這間博物館所呈現的是一片對於東方的想像,是座想像的博物館。

展名《你的瓷色雙眼》取自於雨果著名的詩作《中國花瓶》(Vase de Chine),承接自這位作家將異國物件擬人化的文學手法,解構帶有東方與殖民主義色彩的凝視所生產的意識形態,並將展場佈置成遭竊的犯罪現場,一間已經被偷光的博物館,滿地的碎玻璃,以聲音劇場形式訴說文物背後那些被刻意抹除的故事。

透過裝設在作品《展示櫃》內的光源系統與聲響同步變化,這些故事看似是由擬人化後的展櫃所陳述,因為那些未被竊走的物件,是現場唯一的見證者。展覽自即日起至7月30日於LIUSA WANG展出,詳情請前往官網查詢,現在讓我們一起來看看亮點作品吧!

The Looty 戰利品

台灣新銳藝術家致穎法國首次個展 畫廊成犯罪現場挑戰殖民主義意識形態
一隻獅子和一隻絨猴相愛了。然而獅子體型太過龐大,於是求助於佛祖。佛祖決定將獅子變成絨猴的大小,使牠成為了獅子狗的祖先。(圖/致穎提供)

動畫《戰利品》以10秒鐘循環播放,其名稱來自於一隻在鴉片戰爭後由英法聯軍掠奪到西方的獅子狗。這隻狗的原名已無從考據,然而,英國皇室為牠所起的新名字「Looty」卻精準地反映出其矛盾的政治情況:作為被掠奪的戰利品,同時也是災難的生還者。

此外,藝術家利用當時Looty被刊印在報紙上的介紹和插圖推出狗狗幣NFT,並上傳五隻到以太鏈。希望透過區塊鏈技術來試驗新的數位圖像媒介,探討未來如何為其賦能及發揮智能合約的創造力,目前能夠OpenSea平台上觀看或購買。

The Phantasmagoria 幻景

台灣新銳藝術家致穎法國首次個展 畫廊成犯罪現場挑戰殖民主義意識形態
(圖/致穎提供)

《幻景》取名來自英國作家弗朗西斯·艾斯科(Francis Ayscough)於1929年參觀柏林藝術學院所舉行的展覽後於德國藝術期刊《東亞雜誌》(Ostasiatische Zeitschrift )上所刊載的同名文章。在這篇實驗性的短文中,作者從聲音的角度來想像這些來自亞洲的物件於午夜時分相互傾談吟唱的過程。本作品集結該篇文章中物件們對於形體與時間等抽象的描述字詞,並嘗試透過演算法來建構出展品吟唱的情景。

The Vitrine 展示櫃

台灣新銳藝術家致穎法國首次個展 畫廊成犯罪現場挑戰殖民主義意識形態
(圖/致穎提供)

《展示櫃》將展場化成遭竊的案發現場,除了與故事內容產生連結外,也回應策展人阿里拉·阿祖萊(Ariella Azoulay)與波納旺屈爾(Bonaventure Soh Bejeng Ndikung)所提出的“博物館做為犯罪現場”(Museums as Crime Scenes)的思考方式。

楓丹白露宮中國博物館成立於1867年,藏品多為英法聯軍透過鴉片戰爭掠奪而來。如以該事件為起點,可將這些藏品歸納成三個意義鮮明的觀看經驗:首先是入侵前的第一時刻,為傳教士將西方「透視」(Perspective Linéaire)技法傳入清宮廷,成為東西方視覺觀念上的重要交會期。而在入侵後的第二時刻中,文物被掠往歐洲,其中一些物件被法國宮廷成員有意地融合西方藝術風格加以改造。這帶有「擬仿」(Pastische)意味的再創作使這些物件剝離原有的造型功能,並籠罩一層鮮明的霸權色彩。

2015年3月1號清晨該博物館再次傳出竊盜事件,標誌了文物正處於當代脈絡的第三時刻。在現今國際政經情勢與思想轉變下,殖民掠奪物件的展示正經歷重要的意義更迭,凸顯出西方博物館根本的意識形態問題,而近年內層出不窮的竊案與藏品的「不見」(Pas vu),暗示出龐大的政治勢力介入與檯面下的交易網路。

The Shelf 博古架

台灣新銳藝術家致穎法國首次個展 畫廊成犯罪現場挑戰殖民主義意識形態
(圖/致穎提供)

《博古架》以等比大小描繪了15件楓丹白露宮所展示的東方器皿。物件陰影上如卡通般的眼睛形象來自於1929年柏林藝術學院的展覽海報,該海報強調了展品身上的眼睛造型,使物件看似充滿生命,或許這樣的設計正是啟發弗朗西斯將物件擬人化的寫作靈感。此外,本作品不規則的裝裱方式也凸顯出博物館內作為支撐展品用途的展示架。與作品《展示櫃》相互應,兩件作品嘗試呈現出「展示」本身作為建構意識形態技術的可能。

更新時間 : 2022-08-12 02:17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