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時評〉台灣命運:我不能選擇最好的,是最好的選擇我

  1367
〈時評〉台灣命運:我不能選擇最好的,是最好的選擇我

台灣命運:我不能選擇最好的,是最好的選擇我

(來源 中央社)

未來歷史,將會有一段這麼寫「2022年起台灣與美國之間,進入了”特殊的國與國關係”,這種關係是過去全球沒有的模式,具有美國國內法關係的骨架,也具有國際法關係的實質,是一種由官方主導的”非官方關係”,從地緣政治權力角度來說,台灣是美國的一部份,卻非領土,美台之間必須保持好必要的”戰略模糊”。」

最近,全球媒體及政客都在討論,美國的對中及對台政策是「戰略清晰」還是「戰略模糊」?講來講去大家還是一頭霧水。其實,經過美國拜登總統及布林肯國務卿近期內的公開談話內容分析,可以這麼說,對中部份已經是「清晰」,對台部份則將更「模糊」。

先説「清晰」的部分。布林肯(Antony Blinken)5月底在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發表美國對中國戰略演說。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在之前宣告「若中國軍事犯台,美國將軍事介入」後,全球民主國家的「台灣政策」是否需要跟進調整?是國際一致關切的方向。

布林肯在談到台灣時表示,「歷經數十年與各屆政府,美國政策一致、不曾改變。美國仍致力於一個中國政策」,該政策「以台灣關係法、美中三公報與六項保證」為指引,美方「反對任何一方片面改變現狀」。

布林肯並「清晰」指責,片面改變現狀的是,「北京日益嚴峻的威脅,包括試圖斬斷台灣與世界各國的關係、阻止台灣參與國際組織等」。北京的言詞與行動日益挑釁,中國軍機幾乎每天都出現在台灣附近。
布林肯抨擊,「這些言行嚴重破壞穩定,並指責北京冒著誤判的風險,威脅台海和平穩定」。

布林肯強調「維護台海和平穩定不僅是美國利益,也是國際關注議題,對地區與全球安全與繁榮至關重要」。在這個前提下他指出,「美方不支持台灣獨立,期望透過和平方式解決兩岸分歧,台海地區的和平穩定是美方的長久利益,美方將持續履行承諾,依循”台灣關係法”協助台灣維持足夠的自我防衛能力,並確保美方維持能力,以對抗任何可能危及台灣安全、社會或經濟體系武力或其他形式脅迫」。
這段關於台灣的「模糊」談話的解讀非常重要,不能斷章取義,只拿「不支台灣獨立」來做文章。因為在此時此刻「不支持台灣獨立」的目的是要保護台灣不受中共侵略。重複讀布林肯的這段「模糊」話語,可以理解在新的美國所領導「反共抗俄」全球危機時代,台灣必須存在於美國的保護傘下,甚至可以說得更加極端,「台灣必須是美國的一部份」,美國才能夠完全發揮防禦能力保護台灣,在這個狀態下,美國「不支持台灣獨立」。難怪布林肯演講後中共從上到下氣極敗壞瘋罵破口,因為美國直接否定了「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而台灣就是台灣,現在叫什麼名字,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台灣從來不是中共的管轄之地,也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美國新的法定地圖已經將這個分別説清楚了。

如此定位下,布林肯表示,美台具有「穩健的非官方關係」,而且「台灣是個充滿活力的民主政體與區域經濟領頭羊」。美方將「持續擴大與台灣在共享利益與價值觀的合作,支持台灣有意義參與國際社會,深化符合一個中國政策的經濟聯繫」。而且美國馬上開始設計「21世紀的美台新關係」(很模糊喔!)

起手式是美國貿易代表戴琪5月20日在總統拜登啟程出訪亞洲前夕,與行政院政務委員鄧振中在泰國會晤(打擦邊球),談論深化美台經濟關係機會。
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當時主動發布新聞稿指出,戴琪與鄧振中討論在亞太經合會(APEC)及其他多邊組織合作,以及深化美台經濟關係,基於「共享價值觀」,推進雙邊貿易優先事項。
接下來,由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在與拜登總統前往日本途中表示,美國正尋求「深化」與台灣的經濟夥伴關係,包括在高科技方面,如半導體和供應鏈。

美台會談「將聚焦加強經濟合作和供應鏈彈性」但不是從「傳統的自由貿易協定(FTA)」路徑來進行,這次協議先涵蓋「貿易便利化、供應鏈及農產品貿易等領域。」這些元素類似於美國總統拜登訪問東京期間所公布的「印太經濟架構」(IPEF)支柱。

IPEF目前有13個成員國,美國兩黨多數國會議員希望將台灣納入,但「部分同意加入IPEF的國家因擔憂北京報復而不希望一開始就納台」美國因此特別設計一個新狀態,讓台灣實質而有意義的「類加入」(很模糊的加入)。
21世紀新的美台關係就這樣上路了,這場會談目的是致力提升美台經濟關係,「將超越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下現有的協商。」這一切主旋律都由美國單方面指揮引導(unilaterally orchestrated)。

指揮棒之下,台灣行政院政委鄧振中隨即公布,台灣跟美國已經啟動「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根據倡議進行貿易談判,以便未來能獲得「高標準、具經濟利益的貿易協議」。
他與美國副貿易代表畢昂奇(Sarah Bianchi)馬上進行視訊會議,確認「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時程,鄧振中指出,在這目標下,要展開11個議題的談判,包括貿易便捷、法規制定、農業、反貪污、中小企業、數位貿易、勞工、環保、標準、國營企業、非市場經濟,雙方同意這個倡議的第一次會議,6月底在華府舉行。
類似於當年,歐洲從煤鋼共同體走向共同市場,最後成立歐盟的路徑。美台之間所談的已經不只是「國際」而且近乎是「國內」更緊密規則運作。這種由官方主導的「非官方」關係,指的是,這不是「外交」,比較像是在談「內政」,但是也不是「聯邦與州之間」的屬性,又有「國與國之間」的特殊關係安排。目前無以名之,所以說美台關係進入更加「戰略模糊」狀態,是一種很「清晰」的歷史性表述。

現實就是最好的(the reality is the best),就是説這種狀態。但是現實(the reality)是不斷在改變的時空,所以最好的(the best)也將是日新又新。印度哲人泰戈爾的《漂鳥集》詩作中有一句很「模糊」的話,極耐人尋味:我不能選擇最好的,是最好的選擇我(I cannot choose the best.The best chooses me.)正是現今台灣命運的寫照。

更新時間 : 2022-08-18 18:34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