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時評〉「鏡電視事件」正考驗著NCC委員的清望與良知

  719
鏡電視在耗時2年多後,成為近10年首個新申設過關的新聞台。

鏡電視在耗時2年多後,成為近10年首個新申設過關的新聞台。 (來源 中央社)

一家號稱以「監督政府為己任」的電視新聞台,還未開播,自己的董事會卻已亂成該受社會監督的對象,過程有如可以改編成連續劇的「紙牌屋」,內鬥內行,怪手伸入,不斷有拍案驚奇的情節傳出。

最感頭痛的應該是國家通訊委員會,特別是主委陳耀祥。因為目前鏡電視的「營運情況」有可能導致釋照是否不當的社會質疑。

鏡電視新聞台執照申設案「有條件」獲准通過時,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有兩位NCC委員王維菁、林麗雲在今年初提出「不同意見書」(確有先見之明),質疑鏡電視新聞台「雖標榜民間公共媒體,但本質上仍是私有的商業新聞台,與現有電視台沒差異。」「加入飽和戰局,無助視聽多元,本質仍是私有商業新聞台。」

兩名委員不相信鏡電視給社會的「承諾」能夠實現。原因之一是,在背後的主事者,過去對社會並無正面貢獻,反而是被視為亂源。多位有社會名望的人士,拒絕鏡電視的訪談,也有接受訪談後,要求不能播出,因為不願自己的姓名出現在這種有疑慮的螢幕上。

王維菁、林麗雲更指出,申請新聞台的參進者主要用意包括「保護自家集團利益」、「增加社會影響力」及「厚植政商關係」,所以這種電視新聞台「也恐成國家與經濟安全的破口」。最近董事會發生的種種怪異現象,更加深了這些疑慮。新聞自由指的是新聞報導者的自由,而不是媒體老闆們搞政商勾結的自由,這是台灣媒體病態的核心問題。

兩位委員的批判強烈,是因為現有新聞台,大多並不是為公共利益服務,多年來這些有藍有綠的新聞台的「所作所為」讓兩位委員有足夠的證據提出質疑。有良心的記者的新聞自由早就被邊緣化到幾乎「千山鳥飛絕」了。他們説出了這個社會許多人的觀感。將問題聚焦在「國家與經濟安全破口」,意思是媒體已經誤國甚深,甚至有些已有叛國之憂。

藉由鏡電視的「有條件」通過,「不同意見書」是醜話説在前面,他們不信在台灣電視新聞媒體汙泥中還會有「不染清蓮」,因此附加了「保留廢止權」的條款,這種「斷頭處置」,簽字畫押的鏡電視當然首當其衝。

台灣民主化進程,言論自由、新聞自由是整個發展的原動力。而這些珍貴的自由應該要讓有善良素養(the gentle power)的專業者以「自律」來操作,也就是說,媒體要有社會責任感,知所進退,不時反省,自我檢討。可是這條民主之路顯然走入歧途。新聞台早就淪為不分藍綠政商勾結的「武器」,不再是社會「公器」。

鏡電視申請兩年,其間不斷被駁回,就是因為「營運計劃」沒有說服力,不能讓社會有信心:這是個具良善「自律」能力的人士共組的媒體,NCC的委員讓鏡電視拿到執照,確實曾經引起社會爭議。

對鏡電視來說,這當然是嚴重警訊,NCC藉著 「有條件」通過,給出來的應該不是一種「期待」,而是在「自律」已死的時代,如何運用「他律」來找回反映社會殷望的出路。這也是全體NCC委員賭上自己多年清望,而且押上自己良知良能的一次巨大考驗。

鏡電視董事會及總經理人事的變動,所涉及的問題看來並不單純,都需要受NCC調查監督,特別是「有條件」通過釋照的過程中,鏡電視所承諾的事項,已經因為人事變動而有改變,是否還符合釋照條件?而落入了「保留廢止權」的狀態?這是NCC委員的歷史性任務,必須給台灣社會清楚的交代,因為台灣媒體的向上提升或向下沈淪,都在此一役。


更新時間 : 2022-05-29 13:27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