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上海隔離所全天不關燈徹夜難眠 民眾對立升高上演諜對諜

群組對話充斥猜忌與歧視。誰是否染疫了?誰為何沒送去隔離?

  365
作為隔離所的上海國家會展中心(圖/美聯社)

作為隔離所的上海國家會展中心(圖/美聯社)

(台灣英文新聞 / 綜合報導)上海封城之路還沒看到終點,在一波波民怨中,被隔離的患者抱怨連覺都睡不好,被關在家的住戶為了生存,形成了一個個小團體,以及一股視患者如寇讎的對立情勢。

綜合美聯社路透報導,一對上海夫婦分享了隔離生活甘苦談,貝貝(化名)與先生確診後,先在家隔離十天, 接著於12日被送入上海國家會展中心。無症狀或輕微症狀者,必須在這類隔離中心待上一週。

上海有逾百個大型隔離所,光是佔地42萬平方公尺的上海國家會展中心,就有5千床。據貝貝所述,與數千人一同「關禁閉」的日子,24小時不關燈,夜如白晝,根本無法好好入睡。此外,除了沒有熱水澡可洗,廁所太多人使用,髒汙不堪。先前別處也傳出屋頂漏水、食物不足、無法及時獲得診治等怨言。

3月底至今,上海已通報逾30萬起病例,雖於上週開始放寬禁令,疫情仍未獲得控制。隔離中心的「住民」,每天須量兩次體溫,透過手機登錄健康狀況。至於他們如何打發時間?閱讀、方塊舞、線上課程、看劇,成了主要活動。

對有著2,500萬人口的大都會而言,封城如作戰,物資匱乏,靠政府不如靠自己。為了活下去,各個小區出現了如寨子般緊密連結的團體,居民自發推出以物易物、分享食物、團購等網絡,但團結的同時,也興起了一股排外潮。

互看不順眼的對立態勢,出現在年輕人對老人、本地人對外地人、COVID陽性者對陰性者之間。人與人之間的劍拔弩張,從微信對話的各種猜疑與歧視可一窺端倪。一名外籍女子確診後,在公寓隔離,鄰居氣到要她滾出去,要她正式道歉,稱她是「外國垃圾」,還散布關於她心理健康的謠言。「我看到對話截圖,要大家繼續想辦法把我趕出去。」

其他例子有:一名女子指控鄰居亂通報,害她被送至集中檢疫所。年老的住戶由於是高風險群,一聽聞確診者風聲,要求立刻逐出去,沒有容忍空間。更有外籍人士,因檢驗結果遲遲未上傳至手機的健康App,就被懷疑「絕對有病」,或被排擠於團購群之外、得公布家人快篩結果才能領食物。部分住民從中央檢疫所解隔後,則是有家歸不得,被要求不准進入社區,先去飯店待著再說。

這些都還不包括,強徵民宅作為隔離設施,罔顧住戶人權所引發的紛亂。

一名老外大嘆,防疫毫無章法,沒有準則可依循,疾管人員疲於奔命,如無頭蒼蠅。「他們自覺被賦予了此生最重要的任務,同時要扮演醫生、警察以及仲裁者的角色。」

延伸閱讀:
上海對中國有多重要?封城影響全球經濟的三大理由
上海人關到崩潰驚聲尖叫  廣州人不得離境恐迎來封城?

上海隔離所全天不關燈徹夜難眠 民眾對立升高上演諜對諜
上海國家會展中心隔離所吃食(圖/美聯社)


更新時間 : 2022-05-21 08:48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