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台灣陸域風機輪轉滿20年!有何貢獻?又有何爭議?風機營建龍頭甘苦談

早在2002年,ENERCON就在澎湖安裝了第一台陸域風力發電機,卻陸續碰到和歐洲不同的噪音與影子閃爍爭議,台灣人未來對於風機的看法該如何改變,能源環境教育與國際趨勢認知是關鍵。

  1171
德國最大風機製造商ENERCON(艾納康)台灣總公司董事總經理黎森(Bart Linssen)(中),與台灣最大的民營再生能源營運商WPD...

德國最大風機製造商ENERCON(艾納康)台灣總公司董事總經理黎森(Bart Linssen)(中),與台灣最大的民營再生能源營運商WPD...

(台灣英文新聞 / 林于雯 綜合報導)陸域風機逐漸成為台灣沿岸地區的風景,但人們對這些陸域風場又懂多少呢?台灣英文新聞獨家訪問兩家陸域風電領域龍頭,從他們的角度來看台灣發展在這項能源時,與歐洲最大的不同是什麼,台灣陸域風電的願景是否光明,未來的期待又在哪裡?

ENERCON和WPD在台灣

台灣英文新聞記者日前特地前進彰化縣芳苑鄉的王功風力發電廠,透過面談了解風力發電在台灣的發展,我們邀請到德國最大風機製造商ENERCON(艾納康)台灣總公司董事總經理黎森(Bart Linssen),與台灣最大的民營再生能源開發商WPD(達德能源)的公共事務部資深經理賴燕珍,淺談這項再生能源對台灣的助益、碰到的問題,和未來的展望。

ENERCON被譽為台灣風能產業研究和發展的助推先鋒力量,也是全球主要風力發電機製造商之一。早在2002年,ENERCON就在澎湖安裝了第一台陸域風力發電機,目前全台有約230陸上風機,黎森表示,台灣有ENERCON的技術人員栽培、採購中心和銷售中心,因此台灣對ENERCON來說至關重要。

至於WPD則是台灣與德國最大的民營再生能源營運商,它不只規劃、開發、興建、營運陸域風機,同時也有做離岸風場和太陽能板等再生能源業務,且WPD已經和ENERCON合作長達20多年,在台灣成功引起大眾對於再生能源的重視和關心。

陸域風電與離岸風電的不同

來自歐洲的黎森分享歐洲過去十年至今陸域風電的發展。黎森表示,歐洲80%的風機屬於陸域風電,不過在台灣很多人都認為主要發電是透過離岸風電,現在台灣也已經改變這個狀況,多是以陸域風電為主要發電來源,最主要的原因在於——更簡單,同時成本也更低。

究竟陸域風電能為台灣貢獻多少電力呢?賴燕珍表示,陸域風電的電容量佔全國發電約1.36%。其中WPD佔57%,台電佔43%,而WPD可發400兆瓦電力(MegaWatt),台電則為297兆瓦。根據WPD,彰化縣福興鄉芳苑鄉風力發電廠2021年進入商轉,可提供約21,200戶家庭用電,對於區域供電的穩定有相當大的助益。

黎森指出,成本方面,風機所產生的「1度電」(耗電量1,000瓦特)的成本約為台幣1至2元,和燃煤差不多。與海上風力發電和太陽能相比,陸域風機發電產生更只需一半的成本,使陸域風電能與傳統的石化原料發電有得競爭。

問題與挑戰持續不斷

ENERCON在台灣也面臨到許多問題,黎森說,這些爭議都是歐洲從來沒有的,像是本土抗議聲量高。台灣居民對於建造風機的噪音與眩影(shadow flicker)問題相當不滿,黎森認為,重點是在選定場址以及與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溝通上,看能不能解決問題。

不過即使都已經溝通好了,計劃進行期間仍有民眾跳出來表示自己是利害關係人,並認為風機將造成負面影響,這些狀況讓WPD興建風場的過程非常艱難,成本也隨之增加,且不只是岸上風機,太陽能板的裝設也面臨同樣問題,而這些在歐洲幾乎不會發生,黎森也呼籲政府積極去看到問題,並協助解決,才能幫助台灣再生能源發展順利。

而後,賴燕珍博士分享在台灣建造一個陸上風場的過程。她說,首先要進行選址工作,決定好位置後可能會花3至5年打造風場,但時間快慢通常會受到不少因素影響,像是政治因素,如果選舉快到了,而每個政黨候選人的政策不同,都會影響到風場興建的時間。

噪音與眩影爭議

當任一風機基座中心與最近建築物邊界之直線距離二百五十公尺以下,就需要環境影響評估,不過現在風機改良,對環境的影響減小,是否還存在限制?黎森表示,在歐洲大部分地區沒有所謂的安全距離,在台灣則要和居民協調並取得同意才能建造風機,並且也要符合政府訂定的噪音規範,在德國東部和英國是有距離限制的,不過在英國只要取得居民同意就可以建造。

在台灣,對居民而言不只是噪音問題,他們也指出心理和睡眠上皆造成困擾。對此,黎森強調,從技術角度而言,打造一座風機必須符合嚴格的噪音規定。實際上,與風機間隔200公尺時其聲音大小和窗型冷氣機運轉的聲音差不多,400公尺時則和冰箱運轉的聲音大小一樣,所以真的不大聲。

黎森也說,如果人們無法打從心裡接受風機,那再多的低噪音保證都沒有用,政府也應輔導民眾,傳達風機的作用與對環境的好處。

除了噪音,有民眾主張風機葉扇轉動時會造成「眩影」問題,黎森表示,葉扇的影子確實很長,尤其是冬天的時候,不過台灣的緯度不算高,眩影問題通常出現在高緯度國家,不過在台灣若有家戶單位受到影子干擾,可以向能源公司回報,風機會暫時停止營運,直到陽光不再向該家戶投射風機影子。

社區如何與風機共存?

在澎湖,台電讓居民可以投資風機產業,這是一個很好讓民眾參與再生能源發展的方法,至於ENERCON要怎麼做,黎森指出,在德國或諸多北歐國家,社區風能(community wind farm)是非常常見的模式,這是由投資者、企業與利害關係人等,利用風能降低當地社區能源成本。除了土地租賃費用和稅收外,當地社區成員可擁有直接的財務利益。

對此,賴燕珍博士也表示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方式,當建造的風機越多,對當地居民的回饋也越多。

對台灣再生能源發展的展望

WPD在環境正義上也做出不少努力,賴燕珍博士表示,像是WPD有達德能源環境教育中心,會到學校裡和小孩們互動,傳達再生能源知識,也會讓民眾或學生參觀風機內部,這可以幫助人們增加對風機的認知,化解誤會,建立對陸域風電正確的觀念。

最後,黎森與賴燕珍博士分別表示自己對於台灣陸域風電發展的展望。黎森指出,再生能源是全球趨勢,像是由國際氣候組織(The Climate Group)與碳揭露計畫(CDP)2014年共同發起的全球再生能源倡議RE100,以及環境稅等觀念,可看出大眾對於全球暖化已經有所重視,產業方面,許多廠商已經在想解決方法,像是海尼根就用太陽能板作為發電來源,美國輝瑞大藥廠(Pfizer)則在比利時的公司旁搭建風機來發電。

賴燕珍博士說,現在全世界都已經改變觀念了,我們應該要盡最大能力來推動再生能源,符合國際趨勢。


更新時間 : 2022-05-29 20:36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