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掰掰好萊塢】西方影業憤而出走 俄國鬧電影荒

侵略他國代價可不小,連娛樂都被制裁

  133
2020年11月,疫情下的莫斯科露天電影院(圖/美聯社)

2020年11月,疫情下的莫斯科露天電影院(圖/美聯社)

(台灣英文新聞 / 黃紫緹 綜合報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正酣時,有片無處放,如今戲院開放了,卻無片可放了。這是俄羅斯影業的喟嘆,是制裁下的無奈。

法新社報導,隨著好萊塢五大影業出走,迪士尼(Disney)、華納兄弟(Warner Bros)、環球(Universal Pictures)、索尼(Sony Pictures)與派拉蒙(Paramount Pictures)皆停止在俄發行新片,俄國戲院陷入了沒有好萊塢賣座片可放映的窘境。

俄人熱愛上戲院,尤其愛看好萊塢電影。在俄國,這類片子特別以俄語配音,而非上字幕。根據歐洲影視觀測站(European Audiovisual Observatory,EAO),去年俄國赴戲院的人次來到1億4,570萬人,是歐洲最高。

如今西方祭出制裁,不僅影響普羅大眾,電影從業人員也欲哭無淚。Mila Grekova從事電影翻譯多年,俄烏大戰後就沒了工作,印度寶萊塢電影雖仍供應無虞,她卻不可能現在才開始學印度文。

在好萊塢撤出之前,俄國製作公司Mosfilm-Master每月為十部外語片配音,主要是英文,現在生意掉了2/3。俄羅斯國家戲院業主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inema Owners)3月表示,電影院營收恐怕會掉八成。

為了彌補虧損,Mosfilm-Master正積極朝聘韓文與中文翻譯,盼亞洲電影補上缺口。然而,導演Yevgeny Belin認為,文化差異使然,亞洲片對俄人的吸引力,恐怕難敵西方片。

儘管情勢並不樂觀,Karo影城總裁Olga Zinyakova對俄國市場仍有細心。2月24日俄國攻打烏克蘭以來,她旗下35家影城的售票業績掉了七成,但俄政府承諾會對影視業提供減稅等支持方案,且將把發展重心轉向本土市場。

Olga Zinyakova提到,蘇聯瓦解30年來,俄熬過了政治、經濟甚至疫情災難,如今俄國人民正好有機會能探索自我。1990年代的新黑色電影「兄弟」(Brother)就是個成功例子,如今該片正在俄戲院重新上映。

延伸閱讀:
俄國總統普丁女兒是誰?為何美國出手制裁?
最後一支iPhone、最後一口麥當勞 制裁下的俄國人民 苦往肚裡吞


更新時間 : 2022-05-18 02:37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