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時評〉「今日普丁,明日習近平」的醒世警語正在亞洲閃動

  573
普丁與習近平2022年2月4日在北京會晤(圖/美聯社)

普丁與習近平2022年2月4日在北京會晤(圖/美聯社)

世局動盪不安,在台灣周邊的國家一一拉警報,菲律賓先發難,對中國表達不信任,而向美國求援。日本也繃緊神經,一樣寄希望於美國。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對日本的安全保障會帶來什麼影響?日本《鑽石週刊》專訪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他特別提到台灣是非常重要的友人,而且地理位置重要,美國和台灣之間有《台灣關係法》,「即使依據這套法令提供國防裝備,卻沒有明確的防禦義務。」美國採取的是Strategic Ambiguity,也就是戰略模糊的政策。

不過,「我認為現在這種模糊戰略很危險,美國戰略應該清晰。如果美國明確表示會軍事干預,中國就會避免和美國作戰而不動武。我認為現在必須確定這件事。美國總統具體地這樣說出來,就會非常明確。」安倍的談話,已經將台灣的安危與日本的命運綁在一起。《台灣關係法》的弱點被安倍點破。日本提出這樣的關切,將有可能導致美國在未來立法明確化防衛台灣的義務。

在這個危機處理機制上,安倍特別提出核武器共享的議題。他表示「不應該把討論全球安全如何維護的事,視為禁忌」。包括政治人物,日本許多人都不知道什麼是「核共享」。關於核武的討論,安倍認為日本應該學德國。德國以觀察員的身分參加《禁止核武器條約》的締約方會議,德國同時在國內配備了美國的核武,確保遏止核武的力量。「如果真的使用核武,用飛機載運投下核彈的將是德軍。」

日本在美國遏止核武擴大的核保護傘下;「但是德國國內配備核武,日本國內並未配備,必須仰賴美國本土的核武,兩國的遏止力道差別非常大。」所以北約有五國選擇在國內設置美國的核武,而且有執行使用核武時如何取得共識的程序之模擬和訓練,也和美國共享核武相關技術資訊。日本則從不曾和美國有協商,判斷核武器使用的過程。安倍認為這是重大問題,日本社會應該討論。

安倍的主張是基於他曾經與普丁會談過27次,也與習近平多次見面。他有很淸楚的危機意識,來自於面對面的判斷。安倍在此時接受日本媒體的專訪,是有其深刻的用意。他不但以行動提醒日本社會及台灣朝野,不能姑息俄羅斯與中國。更明白指出,美國拜登政府必須採取的積極措施。他的態度比較接近美國前國務卿龎培歐。也就是說美國不應以模糊的態度處理台灣議題,而且日韓菲與台灣命運共同,美國必須認真考慮這個區域的「核共享」必要性。

最近南韓也有警覺要強化國防武力,馬上受到北朝鮮的威脅叫陣,明顯是俄烏之戰的「餘震」。

安倍的「核共享」提法很具體,符合這個區域目前的需要。美國恐怕必須明確回應,雖然安倍現在並非首相,但其影響力仍在。這是現任岸田首相很難説出口的問題,安倍出手時序恰到好處。

美國總統拜登再度稱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是「戰爭犯」(war criminal),他要求國際法庭以戰爭罪審判普丁,他也表示,「美國將提供烏克蘭更多武器,並對俄羅斯採取更多制裁行動。」

拜登提到,上個月他已經把普丁形容為戰犯,因為烏克蘭的醫院和產科病房遭到轟炸。而俄軍在布查鎮(Bucha)屠殺平民犯下的暴行是「戰爭罪行」,他直指應該要對普丁進行「戰爭罪行審判」,並痛批:「這個傢伙很殘忍」(This guy is brutal),布查(Bucha)發生的事情令人憤慨,大家都看到了。」現在歐盟及聯合國與國際刑事法庭都已經發動戰爭罪行調查。這樣的氣氛下,如何預防戰爭將會更早啟動。尤其當「今日普丁,明日習近平」已經漸漸形成了亞洲的「醒世警語」,正在各地閃動,美國如何戰略威懾(strategic deterrence)就是此時此刻的全新課題。

龐培歐3月初訪台時就透露,「美國一直無法成功敦促中國參加禁核條約,單單2019一年中共試射飛彈的次數就超過全球總和」。(We have been unsuccessful in persuading the Chinese to join non-nuclear protocols. In 2019 alone China had more missile tests than the rest of the world combined.)這個背景值,很値得美國重新考慮,在亞洲佈置「核共享」的機制。至少如安倍的考慮,應該啟動有意義的討論。而台灣也是受到中共威脅最嚴重的國家,更應該就「核共享」進行戰略性的思考。特別是台灣是「不製造」核武的國家,走的是「非核國家」之路。更有必要討論安倍所提出的「核共享」。

安倍還在專訪中特別指出,台灣一直沒辦法與其他國家締結「軍事同盟」關係,在被侵犯時有所依靠。這是很及時的洞見,這也就是為什麼龎培歐主張,美國應立即外交承認台灣主權,他還鼓勵包括日本及東南亞國家也要這麼做。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是充滿豪情的熱血決志,是一切和平的基礎,但是仍然要有如同安倍、龐培歐這樣的政治家,有如1930年代的下野邱吉爾持續發揮思想領導力(thought leadership),提出對於維持和平真正有效的方案。力擋畏戰、綏靖的懦弱主張。

歷史與現實正在重塑未來之路,正義與勇氣才是照亮人類前程的指引。烏克蘭已經建立了捍衛自由的典範,台灣朝野更不應該「徬徨在戰爭與和平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