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集結風暴:走向「沒有中俄」的新全球化時代?

烏克蘭危機已經演變成「代理人戰場」,自由民主與專制奴役的衝突最前線,這個戰線會不會拉長或轉移?是全球關注的焦點。

  442
2022年2月4日,習近平在北京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晤,雙方發表聲明,宣布中俄合作「沒有止境、沒有禁區、沒有上限」

2022年2月4日,習近平在北京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晤,雙方發表聲明,宣布中俄合作「沒有止境、沒有禁區、沒有上限」

核戰威脅是否已經迫在眉睫?或只是一個口號恐嚇?事實上這些都說不清楚,答案仍然飄浮在半空中,無法確定。而且美國的智庫已經在分析「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發生可能性。

龐培歐前國務卿3月初來訪時,回答問題時,向台灣的企業界人士表達了,核武威脅的憂慮。他特別提到中共不但不願意限制核武而且變本加厲地在測試,而核武使用已經不只是用飛彈,一個手提箱的小型核彈都是威脅。一旦核武器的使用,從「不可能」變成是「並非不可能」,情況就更加緊張了。

最近,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突然提出警告,「一旦普丁被逼到牆角按下核武,中國可能隨即發動侵略。」他的想法也是核武加上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概念。

杜特蒂演說時警告說:「如果不幸普丁走投無路,按下紅色按鈕,一切都結束了。如果發生這種情況,中國將會入侵。情報顯示,我們真的會受到打擊。」

菲律賓《探詢者報》(Inquirer)和ABS-CBN電視台都將杜特蒂的說法解釋成為「將遭到中國侵略的將是菲律賓。」不過也有媒體説,杜特蒂並沒有說清楚到底哪個國家會遭到中國侵略,他的意思可能是「菲律賓會遭到池魚之殃。」

杜特蒂也說到:「我們會被捲入,所以不要開玩笑。美國在這裡,這是我為什麼下令我國軍方允許他們可以不受限制地行動。」《馬尼拉公報》(Manila Bulletin)刊登這個新聞時說明「杜特蒂解釋為什麼允許美軍使用菲國基地」。

這是一個難解的多元多次聯立方程式,烏克蘭戰爭只是其中一個算式,還有眾多不確定因素正在浮現。烏克蘭戰爭拖越久,突變的因子就越來越多,就有可能在跌跌撞撞之中,發生擦槍走火。

現在這樣的景象,有點像193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夕,主戰、主和的聲音吵雜一片。德國納粹希特勒地位快速上升,歐洲普遍不安卻不知所措。只有當年在野的邱吉爾在報紙上不斷的示警,電影「集結風暴(the gathering of storm)敍事了這樣的矛盾。似乎今天的情況也很類似,只不過,現在的情況更加複雜,更加的不可測。但是歷史已經留下教訓:不能姑息惡勢力,好人要如同「黑手黨」一樣團結在一起。

去年5月「經濟學人」雜誌封面故事是台灣被戰情雷達鎖定,英文標題是:全球最危險的地方(The most dangerous place on Earth),副題是美中必須更加努力避免未來為台灣而戰(America and China must work harder to avoid war over the future of Taiwan)。今年三月底,美國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司令阿基里諾(John Aquilino)在英國《金融時報》專訪中指出,在中國逐步升高軍事施壓台灣之際,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行動,凸顯了中國對台灣構成的嚴峻威脅,他提醒,「必須針對中國對台動武的可能性,隨時做好準備。」不過,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日前接受《美國之音》(VOA)專訪,被問到台海情勢發展,武力侵犯台灣是否有迫在眉睫的危險時,他認為「台灣沒有立即戰爭危險。」

不論是哪一種主張都代表,西方國家嚴防中共的力度,都遠大於對付俄羅斯的張力。而將俄中連繫在一起,把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罪行,當成是中共的「債責(liability )」,已經是民主聯盟的默契。而國際上流傳中共可以當「和事佬」的說法,其實只是一個測試。骨子裡大家對中共並無期待,反而認為中共正在與俄羅斯互通有無,有可能配合俄羅斯鋌而走險時,在南海動刀兵。菲律賓總統就屬於這種警覺者。

去年五月「經濟學人」將台灣放在「最危險的」等級,經過不到一年,全球幾無安全之地,人人自危,擔心起「世界大戰」了。反而台灣長年面對威脅的,因為有所準備而顯得很「淡定」。

這是自人類發明核彈以來,最大的核危機。1945年人類第一次投下原子彈前,美國總統杜魯門曾經面對一個十分困難的抉擇,不使用原子彈,聯軍可能還要多戰一年,預計有百萬人將死亡,但一旦用了原子彈,就開啟了可能毀滅世界的「相互保證毀滅(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 失控時代。現在這個抉擇更加複雜而困難了。

拜登總統在波蘭演講時,不但用「戰犯」指控普丁,更稱他為「屠夫」,並說「上帝垂鑑,這個人不能繼續掌權。」這應該是他執政以來説得最好的金句。同樣具有經典意義的是「俄羅斯盧布已經貶值成垃圾(Russia's Ruble is reduced to rubble.)」。這樣的談話,視普丁為推翻對象,逼俄羅斯到牆角,要俄羅斯自動撤離烏克蘭。

現在,對美歐來說,必須對中共加壓,不能讓習近平持續支援普丁。拜登318視訊已經警告過習近平,暫時讓習近平動彈不得。可以看出來,習近平只是在避免中國被俄羅斯拖下水,並没有要幫忙美歐解決問題。走到今天這步,習近平要如何處理他與普丁的關係?而能保平安?是極為困難的頭痛問題。在今年年底前,他在20大是不是能保住「連任」,中俄關係將可能是個「黑天鵝」,他應該很後悔今年2月讓普丁來北京攪和,還留下中俄合作無限制(no limits)的尾大不掉。

全球正走在兩條平行線上,一條是避免戰爭(preventing from war),另一條是準備戰爭(preparing for war )。烏克蘭危機已經演變成「代理人戰場」,自由民主與專制奴役的衝突最前線,這個戰線會不會拉長或轉移?是全球關注的焦點。俄羅斯已經輸掉了,卻不知道如何下台,普丁寄望習近平與他「併肩作戰」,難兄難弟都抱著「核威脅」取暖,卻不知這是「自尋死路」。就如同希特勒當年以為以閃電戰術席捲歐洲就可以號令天下,卻不知他所「集結風暴」正是毀滅他的致命重傷。

「避免戰爭」不是用綏靖、妥協,而是有決心的「準備應戰」。烏克蘭的一個月戰情,讓自由民主陣線整合成功,讓專制奴役走投無路。美國為首的維持和平集團力量,必須重建全球的風險管理,而首要任務是戰略性核威懾的實力到位。

而新一輪的「集結風暴」,最終的目標應該是建立一個「沒有中俄」的新全球化時代,而不是「新冷戰」,才能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戰。


更新時間 : 2022-05-25 12:02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