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傾全國之力 烏克蘭社群媒體大戰力克俄國

烏克蘭記者:「俄國還在用二戰的那套垃圾」

  241
華府「澤倫斯基大道」(圖/AP)

華府「澤倫斯基大道」(圖/AP)

(台灣英文新聞 / 黃紫緹 綜合報導)俄烏大戰引發的「社群媒體」大戰,或許並非頭一遭,但肯定是最鮮明、最成功的。從上至下,從總統到百姓,烏克蘭透過網路平台,打了漂亮的一仗。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在俄國侵烏頭幾天,就大膽上傳自己與高階官員在基輔首都街頭的影像,強調他不畏戰,也未棄人民而去。這名前演員深諳如何透過影片施展領袖魅力,而從他以降,整個烏克蘭政府也都善於利用社群媒體向外界發聲、提出訴求、博取同情。此一策略的確奏效,不僅起了激勵作用,也獲得源源不絕的援助。

舉例而言,烏克蘭數位部在Telegram發起活動,呼籲人民上傳俄軍所在位置的影像,作為傳統情資的輔助。數位部還在推特發動IT大軍,集結全球有志之士加入抗俄的駭客行動。也是數位部透過推特向科技大亨馬斯克(Elon Musk)喊話「衛星支援」,馬斯克當即應允,啟動旗下「星鏈」(Starlink)衛星,確保烏國不致斷網。烏國副總理費多羅夫(Mykhailo Fedorov)更直接透過推特「施壓」台灣華碩(ASUS)退出俄國市場,ASUS沉默多天後終於動搖,稱「出貨遭遇困難」。

烏克蘭政府與國防部等官方帳號,在開戰以來即不斷推播士兵奮勇禦敵、人民遭劫等影像,配上音樂與文字,渲染力十足。經濟學人指出,社媒戰線的開啟,除了得歸功於烏克蘭達75%的網路普及率,也得力於公私部門的傾力合作。

在開戰數小時內,烏國公關專家、設計師、各類媒體就由下而上集結資源投入這場資訊戰,由政府分派任務,針對不同受眾製作內容。比如有針對俄國人的小組、專為國內民眾製作愛國影片的小組、專責抖音TikTok平台的、瘋狂製作迷因(meme)的,還有負責紀錄照片與影片的,以供日後戰爭罪究責之用。

社群媒體專家Nathan Jurgenson認為,烏克蘭透過社群網站放送的影音,已不再只是傳遞資訊,而是傳達一種「經驗」,讓全球各地的民眾有所「共感」,而引發共鳴。像是烏人站在俄國坦克前的畫面,不可謂不震撼,而一幕幕戰場直擊更激出「天哪,若發生在我身上該如何」的同理心。

相較之下,俄國仍只會用掌控媒體、審查、放送總統普丁演說等手段打資訊戰,失之過時老套,一名烏克蘭記者揶揄,根本是「二戰的那套垃圾」。不過,俄國的大外宣雖未能在西方激起漣漪,倒是在亞洲、非洲、中東等地博取不少支持。如南非總統拉瑪佛沙(Cyril Ramaphosa)近日就在推特直言,若北約能正視俄方對其東擴計畫的警告,這場戰禍就可避免。

無奈的是,經濟學人點出,無論烏克蘭的網路戰打得如何精彩,畫面如何具穿透力,烏國都不可能只靠分享照片,打贏現實的這場苦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