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學者:台灣禽流感防治兩大瓶頸應趕緊修正

學者:台灣禽流感防治兩大瓶頸應趕緊修正

「禽流感」、「流感」、「克流感」到底有何區別?有沒有藥救?這些迫切的問題不斷困擾民眾,部分媒體的報導讓學者頻搖頭,急著正本清源。中研院基因體中心主任翁啟惠洞悉防疫的兩大瓶頸,期盼趕快切斷人禽接觸管道,並於最短時間內生產符合GMP規格的實驗疫苗,全力對付病毒。 這陣子國內外有關禽流感新聞的報導,讓民眾弄不清楚禽流感、流感、克流感的不同,再加上藥物、疫苗也不易分辨。類似這種狀況,最好應由中央統一發布正確消息,並掌握世界衛生組織 (WHO)最新訊息,媒體也應扮演讓民眾了解正確消息的角色。

翁啟惠表示,「禽流感」是禽鳥類才會得到的流行性感冒;俗稱的「流感」是人的流行性感冒;「克流感」是小分子藥物,用來治療流感;並沒有克流感疫苗,而科學家正在研究「禽流感」的疫苗,是用來對付人類擔心的禽流感病毒突變到人體,造成人傳人的大流行。

翁啟惠指出,引發禽流感的是H5N1病毒,1918 年造成人類大流感的病毒H1N1就是來自禽流感,H1N1原本只認識家禽,但當時病毒僅一個胺基酸突變,就進入人體,再一個胺基酸突變就變成人傳人的流感,造成約5千萬人死亡,病毒從當時一直突變存活至今,例如1968年香港H3N2流感造成全球百萬人死亡,其實最原始是來自禽流感病毒。

而台灣每年秋天施打的疫苗是「流感疫苗」,翁啟惠說,每個人都有感冒的經驗,人體免疫系統都經驗過流感,即使不打疫苗也可自行復原,並不嚴重。但現在大家害怕的禽流感H5N1病毒不像人流感,人類從未碰過,而且科學家們發現H5N1病毒很像原始1918年的禽流感病毒,它有可能經過簡單的突變進入人體,隨後造成人傳人。

翁啟惠說,現階段偶發的禽流感死亡案例是雞傳人,主要是人和雞接觸,特別是接觸大劑量的病毒,例如日前在泰國發生父親殺雞,兒子拔雞毛,結果兩人都染病。若直接接觸的那隻雞染有禽流感,病毒就有進入人體的機會。

因此,不論養雞、殺雞、傳統市場賣活雞,人和雞接觸時,病毒都會由空氣傳播,雖然禽流感病毒還不認識人的受體,但偶發的死亡事件主要是人體有一些受體會接觸病毒,所以在預防上,最重要的是「切斷人與雞的接觸」,同時亦阻隔後續人傳人的連結,這也是翁啟惠非常期盼突破的防疫瓶頸。

而這些經常接觸禽鳥的高危險群,屬於第一優先防疫陣線,需要做好公衛,定時量體溫,甚至施打流感疫苗及預防性投藥,對禽鳥也應定期抽驗是否感染病毒,小學生量體溫反倒不是優先辦理的對象。至於世界衛生組織警告,禽流感可能在未來一年內發生大流行,除了「切斷人和雞接觸」的防疫手段外,台灣一定要在數月內準備好禽流感疫苗、克流感(TAMIFLU )和瑞樂沙 (RELENZA)兩種抗流感的小分子藥物。

翁啟惠解釋,兩種抗流感的藥物主要是對付H5N1病毒中的N(為神經胺酸 (酉每),一種在病毒表面的酵素),藥物得以抑制病毒無法複製。雖然病毒在突變,但N的變化不大,目前仍為N1,而H已變化到H16,所以禽流感變成人傳人時,至少這個藥是有效的,但要在兩天內服用才有效。

不過麻煩的是,人若感染禽流感還未發燒,病毒就會散播出去人傳人,不像SARS發燒後病毒才散播,所以病人根本沒有警覺,直到發燒時再開始服藥,效果有限,病毒卻已傳出去。但是政府還是得準備好這兩種救急用藥,甚至比疫苗還重要。

在禽流感疫苗的研發上,國際間有三種方法,包括美國和歐洲正在用H5N1在雞蛋上培養,然後製作去活性病毒的疫苗,目前進行到第一期人體試驗末期,已產生抗體,但仍需有效的佐劑以增強效用。第二種是用重組的蛋白,用H當抗源做疫苗;第三種是中研院士何大一研發的基因疫苗,他把H或H和M(一種病毒表面的蛋白)基因轉殖到大腸菌上,由大腸菌大量合成基因,這個基因就可以製備疫苗。

翁啟惠急切的說,台灣有能力生產疫苗,但「瓶頸在於沒有GMP藥廠」可生產疫苗,因為生產禽流感疫苗,必需符合GMP規格,這才是最重要的問題。政府要趕快去找能製造疫苗的生產設備,且符合GMP的規格,最快的方法是,利用既有的藥廠,在1到3個月內將未達到生產疫苗GMP規格的工廠升級到符合GMP規格,並按照標準程序生產疫苗。

而台灣有這項設備的是國防醫學院的預防醫學研究所,他們有廠房生產天花和炭疽病疫苗,但不符GMP規格。他獲悉,預醫所已興建一個疫苗工廠,僅需再投入一些經費便能提升為符合GMP規格。再加上民間的國光疫苗廠,不需新遞t房,只要有標準程序得以生產。

令人興奮的是,何大一的基因疫苗法已實驗證明在老鼠身上產生抗體,正與香港大學合作,因為港大有H5N1病毒和P4級實驗室,可將疫苗施打到雞身上,再用病毒感染實驗雞,以確定疫苗對雞的保護作用;台灣的預醫所擁有P4級實驗室,亦有能力進一步實驗是否在雞身上發揮效用。

翁啟惠透露,若台灣有符合GMP規格的工廠,可生產疫苗,何大一願意把這個技術移到台灣來做,另外,他也正在和基因體中心合作研發新的H/M2疫苗及佐劑。

翁啟惠語重心長的說,媒體應該點出禽流感疫苗製造的瓶頸在於建立生產設施而非研發,就是將既有工廠升級為GMP規格與生產程序,都是技術上的問題;至於生產技術則用拷貝的方式,包括衛生署疾管局已經在學歐美的方法,何大一也願意把技術轉到台灣,但前提是必需擁有GMP廠生產疫苗,才能解燃眉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