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時評〉德媒專訪葛來儀:台灣應貫徹「不對稱作戰」

➤葛來儀認為,台灣需要採取一些專家所說的「豪豬戰略」(Porcupine Strategy),這意味著台灣必須讓其難以被奪取和控制。➤她同時指出,台灣軍方過度關注防止解放軍搶灘成功,但沒有為若中國解放軍真正成功登陸後該怎麼辦做好充分準備。

  660
台海局勢升溫引起各界關注,美國總統拜登曾表示,如果中國攻擊台灣,美國會提供防衛,不過事後美國其他官員強調,對台政策不變,維持戰略模糊。

台海局勢升溫引起各界關注,美國總統拜登曾表示,如果中國攻擊台灣,美國會提供防衛,不過事後美國其他官員強調,對台政策不變,維持戰略模糊。

德國之聲:過去幾週,國際社會不少人將烏克蘭戰爭和可能爆發的台海衝突做比較。雖然大多數專家和台灣政府一再強調這兩種情況之間的差異,但美國國防官員卡林上週四(3月10日)表示,台灣需要建立不對稱戰力,並讓其民眾做好可能需要投入戰爭的準備。為什麼不對稱戰力對台灣抵禦潛在的中國入侵如此重要?

葛來儀:許多年前,我們曾經談論過台灣在軍事的某些方面比中國有優勢。我們也曾經比較過台灣與中國的戰鬥機跟艦艇的數量。但這對台灣來說毫無意義,因為台灣現在無法與中國人民解放軍做這種競爭。

台灣需要採取一些專家所說的「豪豬戰略」(Porcupine Strategy),這意味著台灣必須讓其難以被奪取和控制。潛艇和戰鬥機這些武器不適合發動不對稱作戰,因為這類型的系統在不對稱戰略中不僅用處不大,而且還需要很長的時間來建造。當你擁有的國防資源非常有限時,(要考慮到)這些武器是非常昂貴的。如果你把一大筆錢傾注在一打戰鬥機上,會花掉相當多的預算。

不對稱防禦意味著取得大量的小型和廉價武器,使解放軍難以登陸。其次,如果他們真的登陸了,也很難在台灣的內陸取得進展。台灣必須考慮像海岸防御巡航導彈、短程、移動式防空系統、智能水雷、和無人機等武器。

此外,台灣還必須制定使用這些武器的作戰概念,使後備軍人以及潛在的領土防衛力量,在中國解放軍真正抵達台灣時,能發動一場長期的軍事行動來抵抗。

儘管美國過去這段時間多次使用「不對稱戰力」這個詞來討論台灣的防禦能力,台灣的軍隊似乎也吸收了這個詞的概念,但他們似乎還沒有完全融會貫通它的含義。

我覺得有時候,台灣的軍隊在討論不對稱戰力時,只是嘴上說說而已。我認為台灣軍隊做的一些事情,是以不對稱戰力為重點,但有時卻又不是以這個目標為導向在做事。台灣軍方過度關注防止解放軍搶灘成功,但沒有為若中國解放軍真正成功登陸後該怎麼辦做好充分準備。

在這種情況下,平民百姓確實必須被動員起來,進行全社會的游擊式反擊,以阻止中國解放軍前進當然,這也是烏克蘭為台灣所展示的一個例子,那就是一支由平民組成的領土防衛勢力可以拿起步槍並有所作為。或許是因為文化和歷史原因,台灣一直避免這樣做。

德國之聲:從上周開始,台灣開始了後備人員新制教召,除了延長教召的長度外,也調整訓練內容。同時,台灣也開始出現是否應該重新重啟徵兵制的辯論。您如何看待這些試驗和建議?

葛來儀:
台灣早該進行這些與後備軍人相關的訓練了。但據我所知,這只是一個小的試驗項目,並沒有擴及到所有後備軍人。我不知道台灣需要多長時間才能將這個試驗計劃應用於整個後備役,並使每個台灣人都達到這個水平。不過我認為台灣正在做這件事是很重要的。

此外,目前台灣仍然沒有建立領土防禦部隊的計劃,但我認為這些事情是非常重要的。烏克蘭在戰爭中展示的其中一個重點,便是他們人民參與戰鬥的能力。中國也會針對台灣這方面的能力做出評估。也就是說,當美國需要一點時間才能抵達、協防台灣時,台灣人民是否會投入戰鬥來保護自己的家園。

關於是否恢復徵兵制的討論,我記得多年來,台灣一直有人說,台灣永遠不可能回到徵兵制,因為轉向募兵制的改革很多年前便開始了,而現在相關改革也逐步到位。與我有交流的大多數人都認為,雖然從徵兵制轉向募兵制是台灣的政治決定,但是似乎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他們都認為,有鑑於台灣面臨的威脅,他們不應該放棄徵兵制。我和許多在韓國和新加坡服過兵役的人談過,他們告訴我,他們的徵兵制度對塑造民族團結和愛國意識來說非常重要。他們還談到徵兵制如何防止其他社會問題,因為每個人都必須服兵役。

我認為,台灣應該能透過徵兵獲得類似的好處,這是毋庸置疑的。這不僅僅讓台灣人能學習如何戰鬥和保衛國家,還有其他的好處。我認為這對像台灣一個分裂的社會來說,很重要。

德國之聲:一些專家指出,「灰色地帶戰術」(註:比如解放軍機擾台這類的非常規衝突)是中國目前對台灣構成的更直接威脅。目前為止,台灣一直依靠派遣軍機來監測和應對這些威脅。您認為台灣的作法是可長久持續的嗎?或者台灣應該想出一個更有效的對策,避免把太多的軍事資源集中在應對這類型的威脅上?

葛來儀:
台灣軍方之前似乎曾宣布,他們不打算對每一架來襲的中國解放軍戰機,都進行派戰機追蹤的緊急應對,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決定。從台灣公布的、2020年為應對解放軍軍機飛入台灣防空識別區的必須花費來看,(代價)實在是太龐大了。

除了實際花費外,還有對戰機駕駛的心理影響,因為他們可能時常得在離戰機不遠處待命。我不確定台灣是否有改變必須派軍機追蹤的這個認定標準,但有一位了解台灣情況的人告訴我,在軍方發布了該公告後,他們大部分時間還是會派軍機去追蹤飛入台灣防空識別區的中國軍機。

我認為他們當然可以修改標準,考慮不那麼頻繁地派台灣軍機去追蹤中國軍機,但還是取決於他們(台灣)決定。如果是說,台灣只在解放軍飛機越過台灣海峽中線時才派出軍機追蹤,那將減少很多派遣軍機的次數。

但同時,我不認為僅在中國軍機飛過海峽中線才派出戰機追蹤是足夠的。有一些美國人認為,台灣應該把所有的國防資源都用在防止中國入侵,而忽略了灰色地帶戰術帶來的威脅。我不同意這個觀點。我認為,如果解放軍讓軍機飛入防空識別區,而台灣卻沒有回應,中國可能會有恃無恐,開始考慮讓軍機飛入台灣領空,甚至飛到台灣上空。中國會不斷測試台灣的底線。

我認為,台灣政府有必要表明它願意並能夠保衛國家。另一個問題是,台灣該如何在應對灰色地帶戰術的威脅和阻止中國入侵之間,來分配防禦資源。這其實非常具有挑戰性。

德國之聲:台灣一些專家建議,台灣還是應該把更多的GDP分配給國防預算,這樣台灣才能有能力抵禦來自中國的潛在攻擊。根據政府在過去幾年所披露的情況,您認為台灣正朝著正確方向發展嗎?

葛來儀:
我認為台灣應該提高其國防預算。過去幾年,我們確實看到了台灣多年來,在國防預算逐漸下降後,開始出現扭轉的趨勢,這是一個正面的發展,雖然增幅很小。過去幾年,台灣的國防開支下降到大約2%,現在可能是大約2.1%。如果你看看其他面臨類似威脅的國家,韓國的國防預算是其GDP的2.6%;以色列可能是世界上最高的國家之一,國防預算佔其GDP的5.6%。

重要的是,國防預算在台灣一直都不是一個主要的政治議題。現任和前任總統,不論是來自國民黨或民進黨,多年來都承諾將其GDP的3%用於國防,但沒有一個政府接近過這個目標。

我的觀點是,除了增加國防預算外,台灣也要對公眾進行相關教育,讓他們了解為何政府應該把更多的預算分配給國防。前美國在台協會的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在他關於台灣的書中曾提到,台灣的稅基確實相當小,這多年來一直是一個問題。對於我們這些只看GDP百分比的人來說,並未意識到這個問題比想像中還大得多,因為這是關於政府稅務收入的問題。

在我看來,台灣政府不僅要重新分配資金,而且需要找方法向公司和個人徵收更多的稅,而提高稅收從來就是不受歡迎的。當一個政府教育其人民他們需要保衛國家,教育企業及個人必須做的事情時,它就會成為國民心理的一部分,也就是國防是人們應該盡自己一份力量的事。

我認為,台灣應該增加國防開支,但如何使用這些國防資源也很重要。我們在台灣常常看到的情況是,若國防部的負責人來自陸軍、海軍或空軍,他們便會想為他們所隸屬的兵種購買一些大型設備。上一次購買的是戰鬥機,之前是坦克,我們接下來可以預期可能會是什麼樣的軍事用品。

葛來儀是華府智庫德國馬歇爾基金會的亞洲計畫主任。

德國之聲致力於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更新時間 : 2022-05-17 03:06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