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俄烏戰爭引發德國外交政策改革 《外交政策》解析兩大因素

俄國打破歷史政策援助烏克蘭,更一反後冷戰作風,挺身抗俄。

  510
德國總理蕭茲(Olaf Scholz)的帶領下,德國數十年來的外交政策因俄烏戰爭僅數日就顛覆。(圖/美聯社)
 

德國總理蕭茲(Olaf Scholz)的帶領下,德國數十年來的外交政策因俄烏戰爭僅數日就顛覆。(圖/美聯社)  

(台灣英文新聞/張雅鈞 綜合外電報導)德國政治以其謹慎的連續性、精細的平衡與緩慢適應變化著稱。然而俄國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對烏克蘭的閃電進攻,也連帶德國總理蕭茲(Olaf Scholz)與其政府在外交政策掀起閃電革命,一改冷戰後作風,確立與俄國對抗的路線,並帶動德國能源轉型與軍備現代化。

對俄外交政策丕變

外交政策》指出,德國每天都在突破傳統。27日,德國議會召開有是以來第一次週日會議,蕭茲將俄國對烏克蘭的攻擊稱為「轉捩點」,需德國舉國之力來維護歐洲的政治與安全秩序。蕭茲宣布度國防軍備預算加1000億歐元(約新台幣約3.15兆元),並承諾此後德國軍備預算達年度GDP的2%,即北約組織(NATO)成員國的長久以來未能達成、被美國前總統川普(Danold Trump)大肆抨擊的目標。

26日,德國放棄反對將俄國踢出SWIFT的立場,國防部更宣布將向烏克蘭提供1000件反坦克武器和500枚「毒刺」地對空導彈,改變了「從不向衝突地區運送武器」的歷史性政策,甚至解除了第三國對烏克蘭提供德製裝備的關鍵限制。

而此前歐洲已對莫斯科實施嚴厲經濟制裁,俄國為德國除歐盟外的五大進出口國之一,德國因此必受影響。2月22日,蕭茲決停止北溪2號管線的審核程序。

一週內德國砍掉了最大的俄羅斯能源項目,同意實施將對國內造成重大衝擊的制裁措施,並一躍成為歐洲最大國防支出國。德國轉變如此之快,普丁的無恥殘暴的侵略無疑為主因,德國新的政治格局也為這場革命奠基。

安於現狀到起身對抗:德國政治新格局

過去16連年來,蕭茲的社會民主黨(SPD)是梅克爾的執政聯盟夥伴,如今與綠黨(Greens)和自由民主黨(FDP)共同執政,後兩者皆主張對莫斯科採取更強硬的路線。政府的雄心勃勃推動能源轉型,所設定於2045年達成碳中和的目標現在已上升到國家安全層面。烏俄開戰導致天然氣的供應動盪,更成為綠黨籍經濟和氣候保護部長哈貝克(Robert Habeck)加速國家向可再生能源轉型與建設能源網的理由。蕭茲也制定德國「盡快」建造兩個液化天然氣終端的目標,作為國家克服依賴個別供應商(國)的一環。

在面對俄羅斯,蕭茲認為過去基於經濟依賴及軍備控制的做法已過時,俄國的侵略行徑也讓社民黨內「對話」派的主張瓦解,親俄的社民黨籍前總理(Gerhard Schröder)也因其在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旗下北溪管道公司(Nord Stream)、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等俄國能源公司董事會的職位受到黨內領導高層抨擊,施德羅短短數週便由俄國在德國的最寶貴資產之一淪為政治負擔。

不施壓,美德夥伴關係推動轉變

此外,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政府功不可沒。頂著國會與外界壓力,拜登在對俄政策上與德國時任及現任總理建立起夥伴關係,他意識到德國的俄國政策改變須來自柏林,而非被華盛頓強加。若屈服於美國國內對北溪2號採取單邊制裁的呼聲,將會引起德國政府的防禦性反應,從而阻斷了蕭茲扭轉對俄做法的可能性。

分析指出,德國政策的變化先是逐漸,然後突然。前任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於2011年福島核災後加速淘汰核電便是如此,她於2015年公布「歡迎政策」(Welcome Policy),導致逾百萬難民從敘利亞及他地前來德國,以及歐盟為應對COVID-19推動紓困方案,德國首次支持以歐盟的名義聯合舉債,劃下歐洲「債務共同化」的里程碑。」

蕭茲政府前路並不平坦。德國與俄國的經濟糾葛廣泛,要降低對俄國的依賴勢必將付出巨大代價,通貨膨脹的風險以及能源短缺對德國工業的影響可能成為反對派的著力點。此外要建構蕭茲所規劃的軍隊也需耗費大量時間,將增長的預算化為實質可部署的力量。

移除俄國在德國政治中的影響將充斥爭議。但無疑蕭茲將強化了跨大西洋夥伴關係此一外交政策支柱,並使柏林在未來數十年內成為歐洲更強大的領導者與對抗俄國欺凌的堡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