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全球抗生素濫用嚴重 抗藥性細菌年奪百萬人命

具抗藥性的細菌逐漸成為無法處理的醫療死角,每年造成超過百萬人喪生,比愛滋病與瘧疾的死亡人數更高。

  463
示意照為挪威奧斯陸Aker醫院 (美聯社檔案照片) 

示意照為挪威奧斯陸Aker醫院 (美聯社檔案照片) 

(台灣英文新聞/李昱德 綜合外電報導) 自20世紀初期被發現以來,抗生素已成為人類不可或缺的藥物,然而,其便利性不只造成嚴重的藥物濫用,也讓具抗藥性(AMR)的細菌逐漸成為無法處理的醫療死角,每年造成超過百萬人喪生,比愛滋病與瘧疾的死亡人數更高。

事實上,早在1946年,「抗生素之父」弗萊明爵士(Sir Alexander Fleming)就已經警告過,對抗生素的依賴性將導致細菌演化出更好的防禦能力,高抗藥性細菌會成為未來的隱患。

英國醫療部門最近則指出,如果沒有妥善控管,後疫情時代AMR(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將成為「隱性傳染病」(hidden pandemic),這代表病患將越來越容易死於以往可以輕易治癒的疾病或感染。

一份由美國華盛頓大學主導的研究報告,觀察204個國家的醫院就醫紀錄、研究和其他數據來源後發現,2019年因AMR喪生的人數多達500萬,其中120萬與具抗藥性細菌直接相關,相較之下,同時間愛滋病(AIDS)與瘧疾各造成約86萬人與64萬人喪生,新研究隨後被發佈在重量級醫學期刊《刺胳針》(The Lancet)上。

研究顯示,孩童受到AMR影響最大,五歲以下孩童如果受到具抗藥性細菌的侵襲,約有20%的死亡率;從地區來看,南撒哈拉地區與南亞受到的影響則最大,每10萬人中有24人因此喪生,高所得國家的死亡率約為一半,每10萬人中有13人因此死亡。

在所有具抗藥性細菌中,耐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 亦稱「超級病菌」)因為對幾乎所有青黴素類抗生素具抗藥性而最為致命,大腸桿菌和部分細菌也已經有高程度的抗藥性,患者死因大多是因為細菌入侵下呼吸道,並引起肺炎與敗血症等重症導致。

華盛頓疾病動力學、經濟與政策中心(CDDEP)的Ramanan Laxminarayan博士指出,醫療經費應優先注重在避免感染上,除確保合理、明智的使用抗生素,也應盡快讓新的抗生素問世,許多地區無法取得可負擔且有效的抗生素也是個大問題,急需各國領導人重視。


更新時間 : 2022-05-20 13:01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