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楊添財捕魚30年從跟班變船東 卻嘆難脫苦海 台灣漁民的故事系列一

楊添財捕魚30年從跟班變船東 卻嘆難脫苦海 台灣漁民的故事系列一

從事捕魚三十多 年的楊添財,十來歲就跟著父親出海捕魚,後來貸款斥 資近二千萬元購買捕小管的燈光船,卻因捕魚辛苦,許 多漁民都不讓小孩跟著捕魚,如今又面臨漁源枯竭、中 國漁船競爭、捕魚海域爭議及政府補貼用油減少等多重 問題壓力,不禁叫苦連天,盼政府拿出政策。

在基隆八斗子長大的楊添財(五十一年次),父親 也是漁民,他從小學開始,一放暑假就會跟著父親出海 捕魚,他的大哥則是十多歲就轉行,其他兄弟也無人繼 承父親的衣缽,只有他一頭栽進捕魚的工作,一做就是 三十多年。 他的小舅子也是漁民,在深澳漁港出入。然而,現 在捕魚是個苦差事,不但所有漁港的年輕小夥子不願當 漁工,就連這些討海人也希望自己的小孩要多唸書,不 要步上他們的後塵。

楊添財是以捕小管(鎖管)為主, 以前出海的時間最長為二至三個月,現在大多是十五天 左右,現有的漁船是自己購買的,不過,現在的環境跟 他早期投入捕魚行業時的情況,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他說,以前,他們這些年輕的漁工,就是努力出海 捕魚,根本無暇顧及家庭生活,由於以前船舶屬於船公 司或船東所有,在辛苦捕魚回來後,需要分紅給全體船 員,為了讓自己能獲得更多利潤,他經過多年省吃儉用 ,毅然買下船舶,自己當船東兼船長。

楊添財指出,隨著時間的變化,內外環境的改變, 雖然自己當上船東,生活卻比以前辛苦很多,儘管自認 討海人本來就是命苦,面對壓力也都能夠承受,然而, 內外在的問題,卻讓他頭痛不已,在找不到年輕漁工的 情況下,只好請仲介公司找來中國漁工或越南漁工,但 在外海工作,不但管理不易,又因文化及語言差異,常 常會有海上喋血及衝突事件出現,這種不確定的危險性 ,的確讓家人相當擔心。

他表示,以前,在環境污染不嚴重及漁源沒有枯竭 的情況下,出海一趟數個月,有漁船若大豐收,最好都 可獲利數百萬元,但現在卻是漁源減少,漁獲不佳,而 且上岸後,這些漁獲還要被大盤及中盤抽利潤,讓他們 的獲利一直下降,他無奈地說,過去的黃金時期,船長 的獲利一年可達三百萬元,現在則連三分之一都不到。

他說,許多船長當前急著要做的,就是趕快賺錢, 快快還掉船舶的貸款,因為,一艘漁船少則五、六百萬 元,多則上千萬元,特別是他們這種燈光船,在追加設 備預算下,價值已逾兩千萬元。 楊添財指出,許多船東是為了要一圓船東夢,才會 買船,如今大環境不佳,加上船東們也沒有別的工作可 以轉行,只好繼續撐下去,而船舶上包括主機、副機、 冷凍儀器、雷達及監視器等,都要花錢,因此,許多船 東投入的本錢,約有七成是跟漁會貸款,因此,很多船 東都揹著負債。

他很無奈地說,基隆等台灣東北角外海的東北季風 ,讓他們從每年的九月至隔年的二月,都沒有辦法出海 ,本國漁工請不到,中國、越南漁工不好管,捕漁好景 不再,加上中國漁船捕漁技術進步及越界競爭,政府減 少漁業用油的補貼、以及各國公海漁業權爭議導致捕漁 海域變小等,都是讓他們愈做愈辛苦的主因,他們也希 望政府能給予一些補助及擬定政策,為辛苦的漁民們想 想辦法改變一下。

至於,所謂有些漁工生活不易,鋌而走險進行海上 漁獲交易或走私等,楊添財說,這些都是少數人所為, 其實,當漁民的,單看漁船的外表就能知道這艘漁船是 不是會走私,有些人操守把持不住,當然就有這些問題 ,但是會做的就是會做,不會做的人,再苦也不會做非 法的事。


更新時間 : 2021-04-12 03:52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