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時評〉個人英雄主義症候群

  189
國家人權博物館今年3月20日在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辦理110年威權統治下政治受難者追思紀念會,與會者在白色恐怖受難者錄名紀念碑上放置鮮花...

國家人權博物館今年3月20日在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辦理110年威權統治下政治受難者追思紀念會,與會者在白色恐怖受難者錄名紀念碑上放置鮮花...

邇來,由於民進黨籍立委黃國書曾當多年情治單位「線民」的往事曝光,在台灣政壇頗激起一陣漣漪。一時之間,時空彷彿回到「線民」就在你/妳身邊的白色恐怖年代!

民進黨前「大老」施明德跳出來指稱:當年美麗島事件,辯護律師幾乎都是特務,所有的辯護律師裡,只認識其初中同學尤清;前副總統呂秀蓮則對媒體記者表示:美麗島律師團她只相信3個,除了哥哥呂傳勝,還有她的辯護律師之一鄭冠禮及前總統陳水扁。反之,美麗島案發生時擔任被告林義雄秘書的立委田秋堇,向記者表述的,是迥然不同的「美麗島律師團是在被告親友們奔波下才組成,當時被關的施明德並不知道過程有多艱辛,律師團與家屬們承受多少壓力」!

在那個是非道德被極度扭曲的風聲鶴唳年代,美麗島被告們在牢內懷疑這、懷疑那(在獄卒嚴密監控下應該不是聽到這或看到那),都是合理的懷疑,可惜,一如「亡鈇意鄰」的古文所描繪的,合理的懷疑不能也不會等於證據、事實!被關在黑牢裡的被告們,除了猜測、顧忌、懷疑、防備,能做、能肯定的其實不多;真相,只有特務當局與各個辯論律師自己最知道!

所以,施明德與呂秀蓮的控訴,是恩將仇報、親痛仇快的丟泥巴,還是翻轉歷史的震撼彈,定論恐怕還言之過早,甚至可能成為永久的懸案!?

倒是有一個讓人扼腕太息的題外話,不得不在此一提──

當年,以先知先覺之姿,因挑戰「黨國」體制而走進監獄的英雄/英雌們,在戴著光榮的印記走出黑牢後,有人從此遠離政治的是非圈,有人在政黨輪替後退居幕後或歸隱山林,可惜是可惜,至少沒有壞了個人的名節!

然而,有些充滿舍我其誰的英雄主義色彩者,似乎在掌聲中迷失自我、在自我膨脹中耐不住寂寞!是以雖然知道感恩的台灣選民,已經一再以選票給予肯定,雖然這些選民沒一個是害其坐牢的共犯或線民,可這些英雄們,卻彷彿認為選民們永遠虧欠他/她似的!當選民因彈性疲乏而掌聲漸稀後,這些「前英雄」還動不動「想當年(而非想現在、未來)」,老是對質疑者質疑「我當年因對抗衝撞『黨國』坐黑牢時,你/妳在那裡?」

最不堪的是,為了尋回掌聲,連長期胡作非為、惡性不改的殖民者及其徒眾搭建的舞台,「前英雄」照樣興沖沖站上去,讓人感嘆,不甘寂寞、迷失在掌聲中,踐踏別人以成就自己的高度,或許是英雄末路的症候群吧?

作者為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


更新時間 : 2021-12-03 21:15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