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時評〉情治單位當年是「黨」的附屬組織

  300

圖為民進黨立委黃國書(前左3)14日邀集幼教團體共同舉行記者會情形
。中央社

圖為民進黨立委黃國書(前左3)14日邀集幼教團體共同舉行記者會情形 。中央社

民進黨籍新潮流系立委黃國書10/17在臉書坦承,學生時代曾當情治單位情蒐監控的「線民」,並宣布「退出民進黨及黨團運作、不再連任立委、將退出政壇」。

另外,根據媒體報導,黃國書在畢業、加入民進黨後,「線民」身分似乎並未終止。有新潮流大老今年初向行政院促轉會調閱過去被監控之資料,自己被一手栽培的黃國書監控的陳年往事,終於被攤在陽光下!

對這顆在民進黨內爆的震撼彈,回應媒體詢問的中國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卻以「當時是大時代的情治單位所為,不是國民黨」撇得一乾二淨!

對照先前基進黨陳柏惟與這次民進黨黃國書的知錯認錯,朱立倫的拒絕認錯,讓人看到,不同文化的政黨與政治人物,面對難堪的過錯時,是會有知恥認錯或死不認錯的不同樣貌呈現的!

要說的是,拒絕認錯絕不表示沒犯過錯!朱立倫的話,騙騙青壯世代或許還有機會,想騙對「黨國」一詞朗朗上口的中老年世代斷難得逞──這些六十歲以上的過來人,見證了在蔣介石、蔣經國父子掌權的年代,蔣總統、中國國民黨、中華民國與司法、警總等情治單位,彼此是可以直接畫上等號的!

或者,更精確講:在蔣介石、蔣經國父子宰制台灣的「一黨專政」年代,「總統」與「黨」都不是普通名詞而是專有名詞(總統當然指的蔣總統,黨當然指的中國國民黨)!方其時也,台灣一切的一切,高高在上的蔣總統說了算(蔣介石甚至會向審判政治犯的司法人員下達「槍斃可也」的手諭);有地下縣市長之稱的中國國民黨地方黨部主委,可以對黨籍縣市長頤指氣使,是公開的秘密!再由當年流傳下來的「黨國」、「黨政軍特」等習慣用語看,黨與國,誰的位階高?黨、政、軍、特,誰能指揮誰、誰在指揮誰,都是不言而喻的!

後蔣經國時代、政黨輪替之前,中國國民黨視台灣所有公部門為附屬組織、共犯結構、囊中物的心態,是未劃下休止符的。1995年,許水德以中國國民黨秘書長身分,不打自招的「法院是國民黨開的」,說話的口氣,不是懺悔、有罪惡感的,而是囂張、得意洋洋的!

今天,或許中國國民黨主席已弱勢到號令不出中央黨部,但是,當年,黨字堂而皇之擺在國字之上,以黨領政、軍、特,都是不爭的事實──那個「大時代」,連中華民國都算是中國國民黨的附隨組織,中華民國底下的警總等情治單位,換算下來,不是中國國民黨附隨組織的附隨組織,又是什麼?朱立倫胡扯「當時是大時代的情治單位所為,不是國民黨」,不是睜眼說瞎話,又是什麼?

最後,因為中國國民黨對當年罄竹難書的斑斑罪惡史,迄今仍一概否認到底,遑論道歉悔過,吾人不得不嚴肅指出:轉型尚未成功、正義仍須努力!

(作者為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


更新時間 : 2021-12-08 20:47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