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楊憲宏專欄】一場意外的黨主席之爭

這次國民黨「路線之爭」,有29位黨籍立法委員及6個縣市長加上韓國瑜的副巿長李四川等三人力挺朱立倫,這是朱立倫勝選的最重要基礎。他只有在台中市選票輸了張亞中,其他全贏。

  534

國民黨主席選舉候選人桃竹竹苗場政見說明會20日登場,當時候選人江啟臣(左起)、卓伯源、張亞中及朱立倫均出席,對於中國禁止台灣蓮霧釋迦輸入...

國民黨主席選舉候選人桃竹竹苗場政見說明會20日登場,當時候選人江啟臣(左起)、卓伯源、張亞中及朱立倫均出席,對於中國禁止台灣蓮霧釋迦輸入...

根據國民黨中央統計,朱立倫獲得8萬5164票,第二名的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6萬632票,江啟臣3萬5090票第三,前彰化縣長卓伯源獲5133票。

投票率50.71%,朱立倫得票率是45.78%。他應該是第一個沒有得到過半選票當選的黨主席。主要原因是「路線之爭」的過程,朱立倫與現任主席江啟臣是同一陣線,張亞中是相對方拿了約三分之一的票,朱加江加卓的票約三分之二。這表示,國民黨未來「路線之爭」仍然會持續,張亞中所代表的「反獨促統」與朱立倫所代表的「不統不獨」的路線爭議在國民黨內仍然會持續折衝。

這樣的意識型態之爭看來不只是選舉的語言,而是真正的內部矛盾,對於新任未過半數的黨主席是極大的挑戰。朱立倫最大的負擔將是如何在有這種「內部矛盾」的脆弱性下,在未來2022年地方選舉中維持現狀。

這次「路線之爭」,有29位黨籍立法委員及6個縣市長加上韓國瑜的副巿長李四川等三人力挺朱立倫,這是朱立倫勝選的最重要基礎。他只有在台中市選票輸了張亞中,其他全贏。為什麼這些民代與地方首長會表態,其實是被張亞中的激進主張「嚇出來」的。甚至有人擔心,張亞中如果當選,國民黨會分裂,這樣的「亡黨感」成了選戰最後的「危機意識」。會不會分裂?不知道,但是這種精神狀態成為真實的壓迫感時,就成了投票動力。張亞中的支持者相對來說,沒有危機意識,還能夠投出這個票數,很不容易,這些選票應該屬於「極端反對民進黨又對國民黨不滿」的人。

這次選戰激盪出「路線之爭」對國民黨長久來說是好的,這長久存在的「鷄兔同籠」問題一直沒有得到解決,的確是被張亞中的「衝組」撞出來。路線問題終於成了選擇題,考驗了一次黨員,如何解決雖然是個難題,但是朱立倫取得了一個必須論述的正當性,不再打模糊仗。

對於未來,張亞中如果當選,執政的民進黨反而容易成為「中間路線」,繼續中央執政,甚至拿回部分縣市。朱立倫在此次選舉,必須對抗黨內激進派,意外塑造他的「溫和形象」。其實國民黨什麼也沒變,卻「擦槍走火,跌跌撞撞」出一個看起來仍可維持第一大反對黨的局勢,不被取代。這是民主選舉的好處,㑹有意外收獲。

這樣的心理背景下,媒體效應就更值得注意,兩次辯論會都加重了「路線之爭」的真實感及枱面化。但是都不夠聚焦,真正影響此次選舉最終的媒體效應是,中廣趙少康的張亞中專訪。這場專訪結果「壓縮」了張亞中的選票。

趙少康在訪問中不斷質疑張亞中「是不是紅統」、「共產黨為何要聽你講的?能夠相信北京遵守協議內容嗎」?張亞中回答,如果兩岸和平備忘錄簽不回來,「我談不回來就談不回來了嘛!我就下台對你有什麼損失呢」?趙少康也當場喊:「不能這樣講啊!你當主席,這樣太不負責任了吧!」這段對話很經典,是左右選局的關鍵,說出了不只是國民黨內也是社會的疑慮。

為什麼獨訪張亞中?趙少康事後解釋說,張亞中的網路聲量飆高,但是另一方面,國民黨會因張亞中當選而分裂的耳語也不斷流傳,主要就是質疑他的兩岸立場偏向「急統」,引來中間選民憂心。他們主談張亞中提出的《創造兩岸和平備忘錄》,趙少康說「人人想要和平,如何確保北京會遵守備忘錄內容才是重點,香港的《50年不變》已經改變,在前車之鑑下,如何相信北京會遵守協議內容?」

這原本是要質疑張亞中的問話,選舉結束後,成了國民黨新任主席的必答問卷。

香港都變了,中共的話能信嗎?這是國民黨路線之爭最终擠壓出來的現實問題,未來國民黨必須面對這個「楚河漢界」。處理兩岸問題,首重誠信,問題是中共有嗎?

中共的和平協議一向是假的,從西藏到香港,「50不變」的就是從頭到尾是騙局。更不要談多年來中共與國際所簽署的文件,幾乎全都不守信用。造成今天中國成了全球防堵的「擴張主義」國家,最重要的導火線是,撕毀了對香港的承諾,讓全球民主國家不再相信中共。

而中共現在內政「苛政猛於虎」,外交「戰狼火連天」,朱立倫不會視而不見吧?現在怎麼會是談兩岸問題的時機?面對美國的結盟日印澳英,加上CPTPP的新夥伴全面進步協定,國民黨要先處理的恐怕是已經荒廢多時的對美對歐對日與東南亞的關係吧!老實說,兩岸關係已經「不能當飯吃」,少了國際關係,在選票上可能會「餓肚子」。

其實選民更關心的是內政,農民、工人、商業人、文化藝術人生計、人權問題多多,在大瘟疫之後,國民黨着力不深,做為反對黨行動力不是不夠就是方向有問題。

台灣的民主政治不能沒有反對黨的制衡,這場意外的黨主席之爭,當選人有體會到這種醒悟嗎?


更新時間 : 2021-10-24 23:24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