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楊憲宏專欄】全球防疫防到「國家領導力」失靈了嗎?

  989
第7輪阿斯特捷利康(AZ)的COVID-19(2019冠狀病 毒疾病)疫苗增加開放23歲至28歲民眾施打,民眾10 日前往接種,護理人員將...

第7輪阿斯特捷利康(AZ)的COVID-19(2019冠狀病 毒疾病)疫苗增加開放23歲至28歲民眾施打,民眾10 日前往接種,護理人員將... (來源 中央社)

這是一個「失領導力」的時代(leader without ship),不論是民主國家或專制政權,整個國家都在領導力失靈(leadership failure )的「現在進行式」狀態。

表面上看,各國都有領導人,可是看來他們的權威都走不出去。這是新冠肺炎病毒大流行後,所產生的「政治典範轉移」,國家領導人不具有足夠的科學判斷力在「防疫至上」的時代做正確決策,而醫療官僚體系過去並不在第一決策圈,現在卻突然成了唯一決策者,並儼然成了「代表政府」,並且可以以防疫為由不受監督,形同「法西斯」,從邊境管制到境內隔離,都相當於用「國家準緊急狀態」限制人身自由。並可以「自由心證」進行管制強度。一個國家每天新聞都是防疫、防疫、防疫,而且都是個案、個案、個案,真正重要的大事都被邊緣化了。這不是領導力失靈?什麼是?

這樣的情況正在全球各地發生,比病毒傳染更厲害,深入各國,幾乎無一倖免。民主國家的總統、總理其實已經都「跛鴉(lame duck)」了。因為媒體平台已被醫療官僚體系長時間盤據,總統、總理形同只為「防疫」尋找資源來滿足「醫療需求」的跑腿。

不過,這樣的「失領導力」形成權力空洞化,並非不可逆。就民主政治而言,要真正能夠成為領導人,還是要訴諸選票。因疫情而得利的技術官僚,從媒體政治得到的「紅利」,不見得可以轉換成「馬上打天下」的籌碼。

專制國家就慘了。醫療官僚沒有政治重要性,獨裁者得不到專業訊息,胡亂指揮,決策錯誤一個接一個,到完全沒有修正的機會,只有靠政治軍事封鎖,整個國家活在虛假數據中。這樣的虛假已經失控到政府的每個部門,迫使獨裁者必須採取非常手段進行「鎖國」。因為疫情嚴重卻不能「妄議」,許多人開始將資金外移,各種原本正常的國際投資活動,全都變相成了「洗錢」管道,至少獨裁者開始有這種懐疑。各種「止血」手段出爐時,當然就是「視人民為寇讎」,這種「失領導力」有可能沒有回頭路。

有些獨裁者面對國際防疫完全無承擔責任的「使命感」,反而利用防疫做為國際政治的鬥爭工具,有可能因此將自己的「信用評等」踐踏在地。造成國家危機。

這是2021年的「浮世繪」:國不國,家不家,君不君,臣不臣。到底2022年能回歸常態嗎?答案未知。因為在此次疫情中得利的產業,希望可以延長lock down ,保持繼續獲利的環境。全球醫療產業包括疫苗製造商希望防疫不要停止,他們正在推動第三劑、第四劑,甚至未來每年都要打兩劑的「政治遊說」,顯然他們的活動有效,但是還欠缺說服力(部分美國權威専業者反對)。

不過,也有為數不多的國家,並未落入「失領導力」的陷阱,他們宣佈與病毒共存,主要原因是他們認為,病毒已經弱化,重症率下降。他們相信即使不打疫苗,也可在受到弱化病毒感染後,就得到「自然免疫力」。部分研究指出這種自然免疫力強過打疫苗得到的抗體保護。這讓主張人人一定要打疫苗的「政商複雜體」很「不以為然」。

雖然此次大流行出現了很多「變種」,可是變種有比原病毒厲害嗎?從死亡率來考察,原病毒的死亡率全球平均在10%上下,但是流行一年多以來,死亡率已經下降到2%,所以變種病毒其重症率及死亡率都比原病毒低。這是符合病毒的生物學特性,病毒不會愈變愈強,而是變弱,因此變種病毒比原病毒更容易散播(因為更毒的話,宿主被害死,病毒就傳不出去),但致病率及死亡率都低。病毒的生物特性也是追求生存傳播,所以會「找到」與人共存的變種版本。

可是這樣的科學見解,對於疫苗推廣是不利的。現在各國政府一直要加強施打疫苗,所以變種病毒「很可怕」就成了推動打疫苗的宣傳,不論在民主國家或專制國家,政府似乎都樂於使用這種「恐慌感」(另類「亡國感」?)。

另外,一些「失領導力」的表象,出現在一些政府公佈疫情時,比較強調「確診數」,對於重症數大都不主動揭露,更很少提到住加護病房的病人數。不過死亡數倒是在列,但從死亡數不斷減少及歸零都可以推斷病情已經緩和甚至沒有危機了。另外一個參考數值是「康復數」,這更是衡量危機的重要指標,但是在例行向公眾報告的記者會,大多數政府都不主動公佈。事實上,這個數值在大多數國家包括台灣都超過90%,意思是多數人已經恢復健康。

而到底PCR的Ct值多少算「確診」也很不一致,一般來說,小於30算確診,30-35是弱毒傳染力不強,35以上應該無傳染力,可是很多政府仍然列入「陽性」其實有爭議,超過35有可能連基因定序都做不出來,到底是病毒少還是沒有?值得討論一下。事實上,有做接觸者匡列並進行PCR檢驗更可証明,多數人都是陰性,就是並未被感染。意思是,不論是那個變種其傳染力也在弱化中。

台灣在面對這些狀況時,有沒有捲入「失領導力」的狀態?最近中央研究院冠狀病毒專家賴明詔表示,台灣下一步應該思考何時與如何解封,「不可能完全沒有病例,應考慮與病毒共存。」他直言:「病毒目前仍在變異中,但依照自然演化的方向,大約再1到2年,其毒性就會減弱,不會愈來愈強,加上全球在疫苗與新藥不斷上市,至少再1年應該就可以控制疫情,恢復正常的生活。」事實上,現在應該直入「解封進行式」了,像北歐國家有的已經回到常態生活了。

他接受《聯合新聞網》專訪時認為,「疫情很難控制到完全沒有病例,不過可以考慮如何與病毒和平共存,不可能永遠國境封鎖」。「像是流感疫情每年都有許多人死亡,但各國並沒有因為流感而封鎖。」

他是真正的専家。他的話就是在談論「領導力」的本質與政治做為志業者的「責任倫理」。到底台灣政府有沒有落入「領導力失靈」或是「失領導力」狀態,端看政府各層,特別是居高位者,如何回應這位世界級專家的忠告與判斷。

中秋節將近,指揮中心一方面表示9月20日要朝向「開放政策」公布,讓節日能夠像個節日,可是又牽牽拖拖,要「各縣市自行決定開放程度」。於是各種稀奇古怪的「違反社交距離」的規定都來了,塑膠隔板「隨侍在側」不論在家在外,連1.5m「梅花座」的要求都來了,有些縣市公園、河濱開放空間全禁止。那到底「開放」了什麼?在每日確診都只有個位數甚至掛零的情況下,還在想方設法「lock down」,不但顯示對自己幾個月來的防疫、疫苗接種成績打了「低分」,也太缺科學判斷了。

這種「打著開放反開放」的矛盾政策正是「失領導力」及「領導力失靈」的症狀。在其位者應謀其政,誰是「開放政策」的在其位者?是時候該出來「領導」了吧!


更新時間 : 2021-09-29 05:12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