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楊憲宏專欄】台灣量產飛彈 完成「壓倒性第二擊能力」

  507
總統蔡英文(右2)9月10日至軍備局生產製造中心視導降落傘生產線。 (總統府提供) 

總統蔡英文(右2)9月10日至軍備局生產製造中心視導降落傘生產線。 (總統府提供)  (來源 台灣英文新聞)

總統蔡英文在「911恐怖攻擊」20周年前夕,安排了一場特別視導,到訪「空軍防空暨飛彈指揮部」、艦指部海鋒大隊等單位;總統特別強調飛彈部隊「在不對稱作戰上扮演重要角色」、「讓全世界看見保衛國家的決心。」正式宣告了,台灣有能力自己生產「關鍵性武器(critical weapon),成為全球抗中最前線的核心角色,而不再是「等待救援」的弱者。

8月底就有傳言,國防部將推出飛彈全量產特別預算案,將建置「第二波陸基飛彈防禦能力」,可展現出強化自我防衛的決心。加速提前量產各式具「源頭打擊」能力的飛彈。

這是因應台、美溝通協調新一波「共同防衛架構」下,總統蔡英文拍板,將由國防部在近期提出規模達2000億元的飛彈全量產特別預算案。

這是大戰略的完全改變,也就是說Status Quo ,維持現狀有了全新的思維。這個原則本來就是由美國定義。多年來美國一向承襲自1979美中建交後,1980年代戰略:台灣維持Zero Option ,所謂不從事武器競賽的「零方案」原則。這個原則本來是防止核武擴散的一個基本盤,當時雷根總統正與蘇聯戈巴契夫談判限制核武。而台灣當年獨裁者蔣經國正在桃園中科院祕密發展核彈,當時參與計劃的核工軍官賀立維2015年曾出書「核彈MIT」,重建台灣的核武發展經歷,其實這不是第一次,獨裁者蔣介石時代也袐密搞了幾次都被美國CIA派人來台「拆除」。

在台灣有能力但不發展核武的前提下,根據1979年「台灣關係法」,美國出售防衛性武器加強台灣國防來「維持現狀」:壓制共軍犯台能力,但台灣不主動攻擊。雷根總統時代本來還有一個構想,如果蘇聯同意限武,降低核戰風險之後,世界走向相對和平,而中共對世界和平也沒有威脅的前提下,美國對中共又有正式交流,美國可以逐年下降對台軍售。可是這畢竟是錯誤的估計,反而成了美國姑息主義抬頭30年,從老布希總統到歐巴馬總統,錯估中共威脅,一直到2016年川普總統揭穿中共野心,才停止了美國朝野「姑息養奸」,開始面對讓中共已取代俄共,成了世界和平安全威脅的事實。

中共多方面武力已經不是過去的規模,半世紀來,至少成長100到1000倍,諷刺的是發展所需資金都源源不斷來自對美貿易順差,而且技術也是從美國偷搶拐騙。到了川普總統執政,美國朝野才漸甦醒,特別是美國民情「厭惡中國」情緒高昂,讓拜登政府只能接受川普「抗中」路線。

面對中共「猛虎內政,戰狼外交」的巨變,美國不能沒有對策。中共還放話要脅,用核武攻擊日本,「如果中共攻打台灣,而日本馳援護台的話」。這是8月的重要訊息,美國國務卿布林肯馬上將核武問題拿到「抗中」的戰略架構,並且在國際會議上表達嚴重關切。

台灣呢?在美中衝突加劇情況下,台灣應該做什麼?現在蔡英文總統走上國際兵棋推演,下了第一著棋:大量生產陸基飛彈。這的確是「攻擊是最佳的防禦」原則下,目前台灣武力發展中,最快、最有效、最具嚇阻力的選項。這是「積極防禦」的起手式,如果海峽戰爭發生,現在可以看到不只美日聯合防衛台灣,不久前英國戰艦入列東亞經過台海,直泊日本軍港,意味「北大西洋公約」已經延伸到東海-台海-南海這個「印度洋-太平洋戰略」重地。全球抗中最主要的地緣政治重中之重就是台灣及台灣海峽。因為這已經不是「台灣問題」而是「世界問題」,失去台灣,失去台灣海峽,世界陷入危機。

蔡英文總統迅速反應是有其脈絡的,她的國安會秘書長及外交部長正在美國進行國防、外交、國安領域的官方對話,管道包括軍事安全會議「蒙特瑞會談」(Monterey Talks)、國防檢討會談(Defense Review Talks),外交領域的「台北政治軍事對話」(Political and Military Dialogue),與台美高層「特殊管道對談」(Special Channel)都是不公開會議,現在這都是美國方面主動安排的行程。台灣在全球大戰略上,逐漸從過去「隱形隊友」提升為「核心隊友」。

其中一項必要的戰略配套措施是:台灣正名。這不只是立陶宛要「稱台灣為台灣」,美國也要將「台北」駐美代表處更名為「台灣代表處」。自川普政府至今,一直由美國國會推動的政策,現在「北約」歐盟國家也將跟進。

台灣泛藍群體卻提出反潮流的言論,宣稱「台灣量產中程飛彈,應是填補美國戰力空隙」,還説這是「拿針刺龍」、「戰略上看似自救,實則惹火上身」。這種失敗主義、綏靖思考,一直是藍營無法重返執政的「死穴」。

台灣不論是誰執政,都有義務提出自我防衛的有效方案與實務,而且這個做為必然要與美日防衛有機結合。台灣要盡力做到自我防衛的決心,這個決心表達過去最重要的是:「對美軍購」,從現在起,另一個重大項目:「自製飛彈」浮出水面。兩軌同步進行,讓未來美日加「北約」的防衛可以更加鞏固。台灣量產中程飛彈,當然不是填補美國戰力空隙,而是強化自我戰力銜接全球抗中佈局。

幾年來,美國助台防衛一直在推動「壓倒性的第二擊能力(the capability of overwhelming second strike),原本只架構在「對台軍售」,現在加上「台灣製造」,的確是比較務實。「壓倒性的第二擊」指的是台灣一旦受到中共攻擊,「攻擊是最好的防禦」即刻成為正當性,這時台灣可以動用攻擊性武器來防堵共軍進犯,其「源頭打擊」的第二擊戰力佈局要達到「壓倒性」。

台灣是全球晶片的主力生產國,各國衛星在天上飛,多年來,靠的都是台灣研發晶片。中程飛彈的巡弋(cruise)能力,靠的是晶片,台灣不虞匱乏。發展這種精準打擊的「智慧武器」也可帶動新一波的台灣經濟創新的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