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6旬男長年腹瀉和鉛筆便 健檢發現竟是晚期大腸直腸癌併發肝轉移

  199
轉移性腸癌病友目前可在健保RAS基因檢測後,再決定標靶藥物種類的使用順序。(中華民國大腸直腸外科醫學會提供)

轉移性腸癌病友目前可在健保RAS基因檢測後,再決定標靶藥物種類的使用順序。(中華民國大腸直腸外科醫學會提供)

(台灣英文新聞/醫藥組 綜合報導)大腸直腸癌是國人十大癌症之首,平均每30分鐘新增1人確診,且約80分鐘就有1人死於此種癌症,堪稱全民健康的頭號公敵。幸好,腸癌治療邁入「精準醫療再升級」的時代,即使是轉移性腸癌病友,也可以在健保幫助下,先做RAS基因檢測,再決定標靶藥物種類的使用順序,爭取手術與延命至2年的機會。

60多歲的郭先生,平日作息正常、不菸不酒,卻在去年健檢時意外在肝臟超音波發現一處小陰影,進一步追查發現是晚期大腸直腸癌併發肝轉移,這才後知後覺地想到,原來自己長期輕微腹瀉和鉛筆便(糞便細軟少)症狀,並非單純的腸胃不適,而是腸癌的警訊!

翻轉轉移性腸癌治療困境 先測RAS基因是決勝關鍵

中華民國大腸直腸外科醫學會楊純豪理事長表示,大腸直腸癌連續13年居國人十大癌症之首,每年新增超過16000名患者,相當於每30分鐘就有1人確診。其中,約2成病友確診時已是第4期的轉移性大腸直腸癌,5年存活率約13%,對比第1期確診病友存活率超過90%,差距懸殊。

楊純豪表示,轉移性大腸直腸癌的治療以化療搭配標靶藥物為主,腸癌標靶藥物概分為「抗表皮生長因子標靶(anti-EGFR)」和「抗血管新生標靶(anti-VEGF)」兩種,但研究顯示,轉移性腸癌病友中,RAS基因無變異者占6成,建議優先使用化療合併抗表皮生長因子標靶,讓腫瘤獲得較佳的控制。

轉移性腸癌RAS基因無變異 高醫研究:優先考慮抗表皮生長因子標靶成效佳

高雄醫學大學附屬中和紀念醫院大腸直腸外科王照元教授進一步表示,表皮生長因子是一種蛋白質,外於細胞膜表面,易刺激癌細胞生長。國際治療指引與台灣共識一致建議,轉移性腸癌RAS基因無變異者,優先考慮化療合併抗表皮生長因子標靶藥物,藉阻斷表皮生長因子訊息傳遞路徑,進而抑制腸癌細胞的生長,同時增強腸癌細胞對化療藥物的敏感性,提升治療效果。

國際研究顯示,相較於抗血管新生標靶藥物,轉移性腸癌RAS基因無變異者接受作用專一的抗表皮生長因子標靶治療,整體存活延長6-10個月。

此外,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紀念醫院歷經6年,研究173位RAS基因無變異之轉移性腸癌病友的標靶治療差異,結果顯示一線接受化療併用抗表皮生長因子標靶治療的組別,中位存活期長達40個月,比併用抗血管新生標靶組多10個月。

至於抗表皮生長因子標靶治療效果是否因病灶在左右側大腸而異,高醫研究顯示一樣效果較佳,打破過往「左大腸優先用抗表皮生長因子標靶、右大腸用抗血管新生標靶」的用藥習慣。王照元醫師表示,這也突顯出影響轉移性腸癌病友治療成效的關鍵,在於RAS基因是否變異,而非病灶位置。

RAS檢測健保給付 幫助癌友搶先用對標靶拚手術拚延命

即便是轉移癌,爭取手術機會依然是治療轉移性大腸直腸癌的重要策略!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腫瘤醫學部梁逸歆醫師表示,大腸直腸癌轉移部位以肝臟占4成為最高,主要可能與血液回流機制有關。肝臟是腸道血液回流途中的第一關,相對較容易造成血液中轉移癌細胞落地生根,導致癌變。

而腸癌腫瘤轉移至肝臟,倘若無法直接以手術根除性治療,則必須先使用精準有效的標靶藥物與化學治療,進一步使得無法手術切除的病況,轉變成能夠進行根除性手術,方能提升病友生活品質和延長存活。

梁逸歆根據台灣本土的健保資料庫分析,結果顯示在將近13000名的轉移性腸癌患者,於初治療時併用化療和抗表皮生長因子標靶藥物,顯著有助縮小腫瘤,較併用抗血管新生標靶者,可增加將近多1成的手術機率,同時也更延長平均存活時間。

此外,如果治療效果良好進而讓患者有機會能接受手術,以目前的證據來說,原本的化學治療併用標靶藥物的組合也應該於術後繼續使用,當然最重要的是實際用藥時機需視癌友個人病況狀況而定。

大腸直腸癌已走向精準醫療再升級的時代,RAS基因檢測成為轉移性大腸直腸癌治療的檢驗必備項目

過去RAS基因檢測需自費,臨床常見癌友礙於經濟負擔,錯失及早正確用藥的時機。但健保從6月開始給付RAS基因檢測,幫助轉移性大腸直腸癌病友更精準用藥,追求更好的治療效果,中華民國大腸直腸外科醫學會呼籲病友多與醫師討論,共同參與治療決策,爭取個人最佳治療的機會。


更新時間 : 2021-09-20 04:11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