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時評〉719五週年日 我應該說些什麼?

  951
清水地熱 (Lienyuan Lee, CC BY 3.0)

清水地熱 (Lienyuan Lee, CC BY 3.0) (來源 維基百科)

5年前,我帶當時的農委會主委曹啟鴻及宜蘭縣長林聰賢到太平山腳下,看全台灣最好、現成的地熱資源,「鳩之澤溫泉」旁的「仁澤二號井」,這些年來,台灣組了地熱國家隊,期盼促進我國再生能源的發展,至今地熱發電仍掛0度。我想藉此文分享個人的淺見,探討台灣地熱發電未能如期發展起來的原因提出看法。時空拉回2018年3月11日的一則新聞報導,開頭便寫道:

經濟部決定成立「地熱國家隊」,由中油及台電打前鋒,中油負責挖兩口井,台電負責建置2MW、每年發1000萬度的電力。

事實真相:3年3個月過去了,中油真的在仁澤二號井旁挖了三號井及四號井,但至今一度電都還沒有發出來。台電在2020年11月及2021年2月也公告「財物採購帶安裝案」的標案,卻兩度流標。今(2021)年8月將再度公告該採購標,台電再生能源處的資訊如下:

[本處刻正重新檢討「宜蘭仁澤地熱發電財物採購帶安裝案」招標規範,並預計將於8月中旬再次上網公告,如對本案有相關意見歡迎來電洽詢,聯絡資訊如下:台電公司再生能源處 姜柏仰專員 電話(02)2366-5062]

令人好奇為何没有廠商去投標呢?原因推測如下:

1.此招標規範疑似有國外ORC公司綁標之嫌。

2.中油新挖這兩口井,總潛能以目前國内的廠商的機组,發不到1MW機組的發電量,但招標案要求若一年總共達不到台電「期望」465萬度的發電量,少一度電罰50元(罰金是地熱躉購費率一度電5.2元的9倍以上),且罰金的上限是整個採購案的預算,即約1.95億元。

3.不管中油公司花了多少經費,用了一年多的時間所挖出的仁澤3號井及仁澤4號井,都是1500公尺的定向井:一向北、一向南,井底亦相距1500公尺。此二井井口溫度大約15℃,因其深度比不上40年前挖的仁澤2號井之井深2200公尺,因此2號井的井底溫度、井口溫度以及出水量都比3號、4號井高。尤有勝者,2號井的焓值,比3號4號兩口井的加總還高。也就是說,仁澤2號井發電,其發電量會比使用3號井及4號井一起發電的總量還高。

這5年來,「地熱國家隊」投入超過3億元的資金卻没發出一度電,還把「鳩之澤溫泉區」寶貴的地熱資源蹧蹋掉了。嗚乎哀哉!

花蓮瑞穗地區的紅葉溫泉

今年5月,天下雜誌登出了一篇文章,說是比爾蓋茲投資了台灣花蓮地區的地熱發電,引起綠能產業界的關注,連我也接到了一些熱心朋友的電話,都在詢問這件事。七月初,我特別到花蓮瑞穗,這個神秘的「比爾蓋茲投資的那家公司」的地熱井查看,原來Baseload Power Taiwan公司與玉山資源公司的老板張先生合作。並且,在張先生管理的紅葉淨水廠旁的土地上挖地熱探勘井,那是位於花蓮縣光復鄉紅葉村的原住民保留區的一座村莊。由於是在私人土地上開發地熱發電廠,因此不需要像台泥公司,需要在紅葉溫泉旅社旁的「鄉公所公有地」挖地熱井,還得通過部落會議決議,然而卻以失敗收場。如今該公司轉移陣地,改到台東紅葉發展地熱,並以溫泉旅館為主發電為輔。

至於玉山資源公司這塊私有地的特殊之處,在於裡面有一口中油公司40年前挖的大約1400公尺深的地熱井;挖井資料及井口溫度壓力都有。這也是為什麼玉山資源公司兩位張先生會與當地的一位地主合作。而我在6年前也曾和這位地主有一面之緣,可惜他在當年的農曆過年的午夜,從花蓮開車返家時,在東華大學校門口附近撞到路樹而過世。

因此,在這一塊寶地上開發地熱發電,可說不需要再多作探測,僅需參照中油舊井的資料就可打出好的地熱井。Baseload公司選擇這塊地,實在沒有什麼了不起。我認為,就算打800公尺的井,其地熱井的水量不會達到1小時110噸,全因該公司使用Climeon公司的ORC雙循環機組,在那一口井是不可能發出150KW的電力。

台東金崙溫泉區

台東的金崙溫泉區也是一個在40年前,由中油探測過良好的地熱區在2008年,由經濟部能源局補助台東縣政府,並由縣府委託工研院做了一份金崙地區如何發展地熱發電的計畫書。

4年前,李長榮化工的子公司全陽能源公司,在工研院10年前的探測井附近「米之谷溫泉旅社」旁,購地、挖井,很可惜所挖的地熱井至今無法發電,原因是井底雖然溫度超過100℃,但井口溫度未達100℃,因此無法自噴。後來全陽公司購買了耐高溫的深水馬達,將地熱水打到井口來,再用ORC雙循環機組發電。然而到目前為止,該公司尚未發出一度電。另外,全陽公司在當地申請了0.5MW的饋線,且還是可以擴展成1MW,我們期望這家資金很充裕的地熱公司,趕快併網售電。

在大武山生態教育館旁的丹堤溫泉旅社附近,有太乙公司跟宏崙公司在當地購地挖井,各自要發出1MW電力的案子,並於三年多前申請環評,資料如今皆是公開的。我在2018年3月8日的《台灣英文新聞.時評》上也曾以「再為台灣地熱發電請命」發文聲援太乙/宏崙公司。目前太乙/宏崙公司的井有800公尺深且會自噴。因此,我認為,他們只要裝上ORC雙循環機組即可發電。

至於台灣最佳的淺層地熱區「宜蘭清水地熱公園」的BOT案,開標已過了四年,原應於去(2020)年12月18日之前併網售電,至今已過7個月尚未發出一度電。得標廠商却遲遲以武漢肺炎疫情影響,而無法發電的由推委。另外,這個BOT案得標廠商-台汽電、結元公司組合。2020年12月21日撰寫的「BOT案四年虚度、清水地熱發電掛零文章,至今還是很正確。

再來回顧「鳩之澤溫泉區」的地熱國家隊的成就!

2018年3月11日,經濟部能源局宣佈將投入7.3億元,結合中油、台電、工研院等,在宜蘭仁澤及土場地區各挖兩口井,預計發2MW的電力,而每1MW的裝置容量開發經費為3.65億元,比能源局計算地熱發電的躉購費率,每度電5.2元的建置成本,每1MW為2.78億元高出30%。我在那時期寫了一些「地熱國家隊」相關的文章,如下:

地熱國家隊應做什麼!

深澳、淨煤、地熱,也談地熱國家隊

能源局是推動地熱或阻碍地熱

與經濟部沈部長談地熱:太酸、太少、太貴

時光飛逝,又到了每年的719週年日,今年的五週年日,我再度寫一篇文章回顧這些年來的種種,只為了向政府喊話,期望他們在發展地熱的拖拉做法可以轉為積極。

深層地熱才是台灣地熱發電的主力

我一向認為,發展深層地熱才是台灣地熱發電的正路。七年前,我開始寫這方面的文章,當中包括將核一廠、核二廠及核四廠,都加裝地熱機組等。最後,在大屯火山觀測站林正宏主任提出核二廠附近的金山萬里間,地底下20公里處有台北市四分之一大小的岩漿庫時,我主張將核二廠直接變成地熱電廠。為了推動這個理念,我在宜蘭利澤工業區租了一塊半公頃的土地,花了3年多時間,經歷三位環保署長,開了10次的公開會議,完成了利澤地熱電廠開發案的環評。但由於土地是租用的,一直受到工業局催促開發,不然要收回這已繳了1000萬元的租金土地。正好,在719當天上午,我又到利澤工業區管理處報告利澤地熱電廠開發案的建廠進度。這是第五週年日,藉此提筆記下。


更新時間 : 2021-09-20 18:47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