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時評〉武漢外洩病毒 是故意?還是意外?

  1191
圖為中國湖北省武漢街頭上一婦女戴口罩行走的畫面(美聯社圖片)

圖為中國湖北省武漢街頭上一婦女戴口罩行走的畫面(美聯社圖片)

美國華府在7月中旬辦了一場連續三天的國際宗教自由高峰會議,美國朝野政界人士雲集,新冠病毒疫情已經雲淡風清,所以與會者皆不戴口罩。不過,追究病毒來源的討論卻不斷在各個群體中討論,隨著拜登總統的「九十天後公布病毒溯源調查」,華府官方各層級人士,都在積極追查這個問題,各國來的代表,都參與了一些討論。新冠肺炎始於中國武漢,現在大多數專家都認為,「武漢病毒研究所」外洩的可能性越來越大,新的問句是:是意外?還是故意?(accidentally? or intentionally?)這已經逐漸成為美國官方的標準提問。

世界衛生組織今年1月派出專家小組至武漢進行調查,3月下旬發佈報告,對病毒起源閃爍其詞,還指稱「極不可能」(extremely unlikely)來自實驗室,卻說不出「動物宿主」為何,成了一個科學界的笑柄。後來,在美國壓力下,秘書長譚德塞承認,排除病毒來自實驗室的可能性是「不成熟的言論」,自打耳光。最近,《法新社》引述內部消息指出,世衛組織已經制定了一項評估實驗室安全和生物安全的協議,包括病毒樣本的儲存條件、廢棄物處理準則等評估標準,以確認「病毒是否可能源自實驗室事故」,而中國是唯一被稱為「下階段調查目的地」的國家。

譚德塞表示,世衛將成立一個新的永久性國際新型病原體起源科學諮詢小組(International Scientific Advisory Group for Origins of Novel Pathogens, SAGO),新小組將在下一階段的病毒溯源調查中扮演重要角色,小組成員將會著根據技術、專長篩選,同時兼顧地區代表性和性別平等。不過,這些動作仍然被視為有可能還在幫中共演「空城計」。

世界衛生組織表示,針對新冠病毒的下一階段調查應包括「在中國實驗室的進一步研究與審核」,譚德塞還建議,應該要在武漢市場內外進行更多研究,調查人員要專注優先調查SARS CoV-2(新冠肺炎)傳播情況發生最早的地區。譚德塞還在新聞發佈會上「要求中國保持透明、公開,與WHO合作一同調查病毒起源。」這些言論在美國華府的眼中看,沒有什麼公信力、作用力。美國只相信他們自己的調查,WHO的新一輪調查毫無新意,很難期待。

主要的原因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留下很多可疑的訊息,美國已經掌握。包括這個實驗室以人類細胞做材料在培養冠狀病毒,而且進行冠狀病毒的基因重組(recombination )以及增加功能(gain-of-function)的基因改造作業,形同製造「生化武器」。這才是WHO應該要調查淸楚的情況,美國想要知道的是中共,特別是習近平一直阻礙調查,背後真正的「不可告人」是什麼?

「武漢病毒研究所」在2020年初出事後,中共馬上派遣大部隊、武警、公安「肅清」整個研究所,有消滅證據之重大嫌疑。而更重要的是相關設備及病毒樣本搬到哪裡去?有沒有「移地他辦」?是否仍然祕密在進行「研究」?而中共製造疫苗的速度很快,雖然品質低劣,整個過程與「武漢病毒研究所」之間的關係又是如何?溯源調查更應該包括這些延伸項目。

有專家指出,WHO上次調查時,就應該要求中共交出「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實驗室日誌,這是p4實驗室的基本規格,而且是「不可更改」也「無法損毀」的數位資料。可以真實的重現,2019-2020出事前後關鍵期間的「實驗室活動」。中共如果是「無辜」,早就能夠在第一時間讓國際組織檢視,並且共同找出停止疫情的途徑。但是中共阻止,更胡亂甩鍋、戰狼外交,仇視所有表示要調查元兇的國家。這次美國要求調查,WHO被迫跟進,這份「實驗室日誌」其實是很大的關鍵。習近平想參加10月的G20峰會,這些追查對習近平極為不利,難怪他在七月一日的「中共百年」講話如此的瘋狂「頭破血流」。

全球疫情慘重,死亡超過4百萬人,比任何一場世界大戰的傷亡都多,可以不追究責任嗎?尤其是新冠病毒的來源,兩年了,找不到動物宿主,病毒比對的基因相似度最多只有90%上下。更重要的是,病毒專家認為,這個「完美病毒(perfect virus)」有預先適應(pre-adapted)人類感染的情況,根本沒有「動物宿主」存在的過程,有必要持續追查真相。

Who is to blame ?誰該負責,該怪誰?這是今年到明年,所有國家重整國力,計算損失過程必問的問題。華府峰會期間,有國際人權團體發起「抵制北京冬季奧運」的活動,明年二月,北京想辦冬奧,國際人權團體提出No Rights, No Games。沒有人權,就沒有奧運,很震撼人心。事實上,沒有真相,就沒有奧運,也就是說中共一直在掩飾武漢病毒的真相,而且各種所謂「變種」到底是什麼?都讓全世界民主國家對於中共感到「不可信任」,這是一個歷史分水嶺,難怪有人已經在研究中共垮台之後全球該怎麼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