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半導體產業鏈外移難避免 台經院:「先進製程要留守台灣」

專家建議政府應爭取雙贏局面,補足產業弱點,強化上、下游產業鏈。

  1343
半導體產業鏈外移難避免 台經院:「先進製程要留守台灣」

(台灣英文新聞/張雅鈞 台北採訪報導)中美貿易之爭引發全球半導體供應鏈大洗牌,台灣廠商外移投資成趨勢。專家表示,台廠應堅守核心技術,同時尋求新興領域的國際合作,政府也應與美國協商重量級企業來台,製造雙贏局面。

6月8日拜登政府釋出的供應鏈安全報告提出,美國要強化半導體供應鏈的韌性,與盟友攜手抗衡「紅色供應鏈」,重返世界領導地位。台灣在報告中作為重要角色,被提及超過50次,足見美國對台灣的重視。

我國半導體業產值達1150億美元(約新台幣3.2兆),佔全球總量的19.7%,僅次於美國。且晶圓代工、IC 封測產值皆位列全球第一,IC 設計產值則排名世界第二。台積電、聯發科與日月光更是分別在晶片製造、IC設計與封測上,成為世界領頭羊。然而,由於產業高度集中在台灣本地,缺電、乾旱等危機將可能為全球晶片供應帶來影響,報告書更直指,台灣若中斷生產,「將造成全球高達五千億美元的損失。」

無論是基於對半導體供應鏈的過度依賴,關鍵技術缺失的焦慮,或欲與中國互別苗頭,美國如今大張旗鼓要將半導體供應鏈帶回本土,更鼓吹台、韓等國頂尖廠商赴美投資設廠。這波大洗牌對以半導體立國的台灣而言,既是機遇也是挑戰。

兩套供應鏈:左右逢源還是雙刃劍?

台灣與中、美兩國貿易往來密切,產業結合緊密,自2018年美、中貿易大戰兩國互設貿易堡壘,導致許多廠商自中國購買晶片困難,因而發生「轉單效應」。台廠受惠,也形成應對中國客戶的「紅色供應鏈」以及「美國供應鏈」的平行發展。然而,台灣廠商雖收穫更多美國訂單,卻也面臨赴美投資成本升高的挑戰,與此同時,也漸漸失去在中國這個世界最大半導體市場中的既有優勢。

一方面,台灣與亞洲擁有良好的資源與產業鏈,台灣廠商一旦移轉入美國這個相關產業聚落弱化的環境,生產成本平均恐拉高20%至40%。而美國在報告書中設定,2027年國內晶片製造佔比,將由現在的12%翻倍到24%,代工製造排名第一的台灣將面臨失去晶片製造佔比過半的優勢,但成全美國取代南韓成為世界第二製造地位的野心。

另一方面許多台灣廠商迫於美國限制而失去中國客戶,台積電2020年9月終止為第二大客戶華為代工,而該公司2019年貢獻台積電14%營收。另一面,中系廠商如中芯、華虹的崛起也將蠶食中國市場。

專家:赴美利大於弊,台廠需「立足台灣,放眼世界」

因中美之爭的轉單效應,設廠中國的台商紛紛轉移至東南亞,或選擇「回流」台灣。然而,立基台灣,相對集中封閉的半導體業則相反。

台經院研究員劉佩真指出,美國近年致力於打破過過去十年供應鏈過度向中國、亞洲傾斜的產業現況,奪回主導權。而擁有頂尖與完整產業鏈的台灣可以說是這波「非中國供應鏈」重組中的最大利益受惠者。以台積電為例,該公司多年來受美國邀約,去年5月點頭在亞利桑那州設廠,除了對美國地緣政治力量的妥協,「也是因應競爭對手三星赴美投資170億建立代工產線,須鞏固北美這高達60%的大客戶考量。」

劉佩真表示,台灣業界必須順應後疫情時勢,採取「立足台灣,放眼全球」的投資策略,回應美國廣邀世界頂尖廠商的壓力。台積電的核心,是位於竹科的2奈米製程廠以及南科的3奈米、5奈米製程廠。先進製程留守台灣,但不可避免的部分資源將分散到全球,「這是因應大環境的變遷。」

回應赴美設廠疑慮,劉佩真進一步指出,台積採獨資方式設廠,智慧財產權保護滴水不漏,較無疑慮。美國方面也給出相當的激勵措施,一定程度上緩衝成本。此外,美國在新興科技領域如人工智慧(AI),屬於終端市場,領先台灣,所以赴美投資相對也能為台廠換取合作機會。

中經院副院長王健全表示,美國上游IC設計廠商強,台灣廠商赴美可以與大廠如高通合作,獲取更多訂單。而台積電僅在當地設單一座廠房,不論是成本或技術外移,對整體影響並不高,其先進製程亦對競爭對手造成「可觀的技術障礙」。

王健全也指出,除台積電,台灣的二、三級半導體廠商也能吃到供應鏈重組的紅利。「以消費性電子為例,手機晶片不像汽車用晶片,需要頂尖技術,六吋、八吋、十二吋晶圓仍然有應用的市場,每家技術競爭條件不同,並非只有領先技術才有發揮、應用的場域。」

政府應爭取雙贏,補足產業弱點,強化上、下游產業鏈

劉佩真指出,我國廠商赴美設廠投資的同時,政府需與美國協商,開放重量級企業來台投資設廠,建立研發中心,投資半導體的上、下游供應鏈,以達到台美雙贏的局面。

美國在報告書中提及,中國半導體製造正急起直追,在封裝、材料與設備上將可能獨佔鰲頭。中國已2020年首次超車台灣,成為半導體設備最大市場。針對我國半導體產業鏈的弱點,劉佩真表示,政府也需致力發展台灣所缺乏的設備跟材料端,以期未來不僅晶圓代工、封測市佔過半,IC設計、記憶體、化學品材料等,都能有相當高的市占率。

王健全進一步指出,政府也應協助強化台灣半導體上下游供應來強化我國產業韌性。台灣許多化學品、原料仍然依賴日本進口。此外設備也須加強,如果能將半導體運用於各個領域,台灣競爭力將更強勁。

美國高舉重組半導體供應鏈旗幟,以聯盟形式建立供應鏈韌性,更企圖重返晶片製造的領先地位,這對以台積電為首的台灣,是機遇更是挑戰。如何兼顧兩套供應鏈,鞏固兩大市場,同時維持自身競爭力與領先地位,又顧及產業鏈上、下游的強化,以及面對美國爭取雙贏局面,是業界與政府的共同課題。


更新時間 : 2021-09-27 04:22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