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台語溯源 歡迎指正!」漢文裡的「亞努斯字」

  420
「台語溯源 歡迎指正!」漢文裡的「亞努斯字」

(來源 維基百科)

亞努斯(Janus,拉丁語發音 [ˈjaːnʊs])是羅馬神話裡的「門神」(god of gates),祂有兩個面孔,一個朝前,一個朝後,可以同時「瞻前顧後」。由於「前」與「後」是兩個相反的概念,因此引申出來,「亞努斯」可以用來象徵任何同時具有兩個相反概念的東西。例如,同時具有兩個相反意思的字,我們就稱之為「亞努斯字」(Janus words)。

世界上各種語言當中,大都有「亞努斯字」的存在。例如在英語裡,「cleave」這個字同時具有「裂開」和「黏著」兩個相反的意思;所以「cleave」就是一個「亞努斯字」。

又如,「clip」(剪輯)這個字同時具有「剪開」和「編輯」兩個幾近相反的意思,勉強也算是個「亞努斯字」。

在漢文裡面也有幾個常見的「亞努斯字」;例如:

一、 「覺」--在中文裡面,「覺」字有兩種發音,一是在「覺醒」一詞中讀做「ㄐㄩㄝˊ」,一是在「睡覺」一詞中讀做「ㄐ一ㄠˋ」。由於「覺醒」和「睡覺」的意思剛好相反,因此「覺」顯然是個「亞努斯字」。

位於高雄市大社區的著名古剎「翠屏巖」,其正殿取名為「大覺寺」,其中的「覺」字應讀做「ㄐㄩㄝˊ」,以揭櫫「皈依佛法、『大覺』大悟」之涵意;而不是讀做「ㄐ一ㄠˋ」,因為那不是睡『大覺』的地方。

二、 「掛」--在中文裡面,「掛電話」一詞通常是指講完電話掛上聽筒,也就是切斷通話的意思。而在台語(這裡所謂的台語是指目前在台灣通用的源於閩南語的一種語言)裡,「掛電話」唸做「ㄎㄚˋ電話」,是接通電話的意思。

台語的「ㄎㄚˋ電話」這種發音係源自日語。按,「打電話」的日語是「電話を 掛ける」,其中的「掛」發音為「か」(ka)。因此,台語「掛電話」中的「掛」唸做「ㄎㄚˋ」就是來自日語音「か」(ka)。

如上所述,「掛」這個字可以用來表示切斷電話,也可以用來表示接通電話,所以它也是個「亞努斯字」。

三、 「娘」--根據《康熙字典》的解釋:「俗稱:父曰爺,母曰娘。」也就是說,「娘」是「媽媽」的意思。而在古籍《集韻》裡的解釋是:「娘,同孃,少女之號。」可見「娘」這個字可以指已婚的年長女性(媽媽),也可以指未婚的年輕女性(少女)--這是兩個相反的概念。因此,「娘」確是一個「亞努斯字」。

另外,在日語裡,「娘」(讀音:むすめ,或mu-su-me)是「女兒」的意思。也就是說,「娘」這個漢字有「媽媽」的意思,也有「女兒」的意思。從這個角度來看,「娘」是個「亞努斯字」更是無庸置疑了。

四、 「青」--古人對「青」這個顏色沒有甚麼明確的概念。古籍《說文》裡面講得很模糊:「青,東方色也。」說了等於沒說。因此後人在用這個字造詞時,它的意思往往就不是很明確--有時可能指的是綠色,有時可能指的是藍色。例如,在「青青校樹」一詞中,「青」是綠色的意思。而在「青天白日」一詞裡的「青」卻是藍色的意思。

從人類的視覺效果上來說,綠色跟藍色並無必然的相反含意;因此,籠統涵蓋綠色和藍色的「青」字應該不是一個「亞努斯字」。但是在台灣的政治生態上,卻有另類的解讀。

目前台灣的執政黨通常被稱為「綠營」,而最大的在野黨通常被稱為「藍營」。就拿這次對抗武漢肺炎的抗疫作戰過程而言,身為執政黨的「綠營」當然義不容辭,負起了全面抗疫的任務。而且從2019年年底疫情爆發以來一年多的期間,「綠營」的抗疫成果可說是可圈可點,因而打開了國際的知名度。

反觀號稱最大在野黨的「藍營」,不但沒有善盡在野黨的責任,反而假借「監督」之名,而行破壞之實。舉例來說,「藍營」裡有不少指標性人物紛紛私下偷打疫苗,偷打之後還到處造謠詆毀,說這些疫苗是「乞丐疫苗」。他們不但破壞了國內的防疫紀律,也破壞了我國與友邦的感情。

正當「綠營」在抗疫戰場上向前挺進之際,「藍營」卻用盡各種手段不斷搞破壞、扯後腿。由這種「綠」、「藍」背道而馳的現象觀之,「青」字應該也算是一個「亞努斯字」吧。

相關新聞:「台語溯源 歡迎指正!」再談「亞努斯字」


更新時間 : 2021-09-23 15:27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