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拜登訪歐】川普重傷美歐關係回不去? 拜登重中國歐盟淪次要?

美國重量級媒體直指,拜登降低歐洲於外交政策的優先級別,歐洲受川普重擊心有餘悸。

  303
美國總統拜登9日將啟程訪歐。(來源:路透社)

美國總統拜登9日將啟程訪歐。(來源:路透社)

(台灣英文新聞/張雅鈞 綜合外電報導)美國總統拜登本(6)月9日將出訪歐洲,欲修補與歐洲盟友間,因上任總統川普而破裂的信任關係,重申對盟友的承諾。然美國兩大媒體解析,除了歐洲並非拜登政府外交政策最高優先順位,再來歐洲領袖亦對美歐關係如「川劇變臉」餘悸猶存。

拜登訪歐,意欲何為?

拜登本月訪歐行程為其上任後的首度出訪,拜登為此投書華盛頓郵報,說明此行將密集與諸多美國最親密的民主夥伴會面,攸關美國重新實現對盟邦的承諾。

拜登此行行程滿檔,包含11日至13日於英國舉行的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峰會,14日到比利時布魯塞爾參加北約峰會與美歐峰會,並在16日於日內瓦與俄羅斯總統蒲亭進行首次「拜蒲峰會」。

紐約時報指出,趕在「拜蒲峰會」前一連串峰會與會面,都是為了安撫盟邦。白宮則表示,拜登致力於恢復聯盟、振興跨大西洋關係,以及與盟國和多邊夥伴緊密合作以因應全球挑戰並更加確保美國利益的承諾。同時,確認美國對北約、跨大西洋安全與集體防禦承諾,並討論關於氣候變遷、網路威脅、也包含美歐有分歧的中、俄問題

「中國」成美國外交政策焦點,歐洲不再重要?

美國政治媒體Politico指出,拜登看似重視歐洲盟友的連結,但其外交政策主要專注於中國,歐洲並不如他所表現出的那麼重要。

該文表示,6月這一連串的峰會中,拜登將抓住機會,反覆重申美國對大西洋聯盟的永久承諾,「美國總統宣稱歐洲『比中國糟糕』或威脅歐洲政府不『付錢』就撤回美國保護的日子已經結束。」然而,「中國」才是拜登政府外交政策的焦點及對手。

盟友是美國在與中國鬥爭中的關鍵優勢,這樣的話似乎被拜登政府奉為圭臬。誠然,歐洲盟友是這個新的反華聯盟網絡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歐洲在美中鬥爭中,至多僅發揮輔助作用。

拜登政府的早期行動表明,它不相信歐洲在這場新的地緣政治鬥爭中舉足輕重。這位長期以來被稱為跨大西洋支持者的總統,已將歐洲政策的優先級別降低。這一點在政府人員配置和政策選擇上可見端倪。美國國家安全會議中,印太地區和中東地區新設立了強有力的新 「協調員」職位,並由經驗豐富的坎貝爾(Kurt Campbell)和麥格克(Brett McGurk)執掌,他們以推動官僚機構的能力而聞名,反觀歐洲並未設立類似的職位。

Politico指出,上述人事安排反映,中東比歐洲更麻煩,而美國的亞洲夥伴—日本、韓國、澳大利亞和印度—在與中國的核心鬥爭中比遙遠的歐洲人更重要。日本首相和韓國總統成為第一批也是迄今為止唯二在防疫期間到訪白宮的外國領導人,更是不言而喻。

川普重創美歐關係,歐洲對美要求持審慎態度

美國領導人將訪歐洲重拾往日承諾,那過去四年來受川普「美國優先」政策衝擊的歐洲,又是如何看待美國返場歐洲?

紐約時報報導,歐盟雖然歡迎拜登引導下的美國回歸北約框架,卻對美國75年盟友關係一朝豬羊變色依然心有餘悸。美歐間的也依舊有眾多艱難議題,從撤軍阿富汗、軍費開支分擔到中、俄貿易爭端、疫苗外交乃至氣候變遷議題。歐洲深恐「換個總統就換個腦袋」的外交劇變重新上演,因而來往上將更持審慎態度。

美歐關係破裂,起因時任美國總統川普曾大讚英國脫歐,並指稱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過時」,甚至一度拒絕為北約基石的共同防衛原則背書。

拜登走馬上任,美國重拾將歐洲視為夥伴、北約為西方安全核心的基調,然而專家不認為雙邊關係能船過水無痕。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歐洲分會主任巴爾福(Rosa Balfour)表示:「別低估川普時代對歐洲的震撼,仍有他恐捲土重來後歐盟又被打入冷宮的心理陰影,所以歐盟會對美國的要求更加審慎。」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MF)副主席克萊納布洛霍夫(Thomas Kleine-Brockhoff)則指出,他們擔心美國說變就變的惡夢會重演,拜登不過是美國出現更民粹、更民族主義總統前的「間奏曲」。

紐時也指出歐洲的考量與疑慮。例如歐洲不確定拜登承諾的所謂「中產階級外交政策」,與川普的「美國優先」有哪些不同。此外,隨著德國9月將要大選並選出接替梅克爾的新總理、法國明年5月總統大選以及美國明年的期中選舉,權力更迭恐限制拜登的操作空間。

對於美歐關係,歐洲外交關係協會(ECFR)柏林辦公室主任普列琳(Jana Puglierin)表示:「帶著希望、樂觀的角度看,拜登正推展新關係,在歐盟與北約展現信念、闡述正確的話語,展開修補今後十年歐美同盟的關鍵戰略進程。」

然而,歐洲也清楚拜登的政策並非無償,會「謹慎地標有價格。」普列琳表示,「拜登也想花最小代價拿到最大利益,彼此須拿出實際成果,這(拜登對歐洲)不會是無私的愛,而是朋友間互蒙其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