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超詳細】指揮中心專家全面解析國內外疫苗 釐清疫苗之亂

李秉穎表示,所有新冠疫苗皆未過第三期,疫情緊急時期應有緊急手段,不應拘泥。

  10924
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委員、台大兒童醫院感染科醫師李秉穎解析疫苗之亂,比較各大廠牌與國產疫苗優劣。(來源:中央社檔案圖片)

AZ疫苗將開打 加註血栓警語及2族群暫緩施打

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委員、台大兒童醫院感染科醫師李秉穎解析疫苗之亂,比較各大廠牌與國產疫苗優劣。(來源:中央社檔案圖片) (來源 中央社)

(台灣英文新聞/張雅鈞 綜合報導)權威感染科醫生李秉穎今(1)日在資深媒體人周玉蔻的直播節目上力挺國產蛋白疫苗可靠,較輝瑞、莫德納等mRNA或其他腺病毒疫苗風險低。並就疫苗第三期實驗、炒股、圖利廠商、疫苗採購權責、捐贈等爭議作出全面回應。

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委員、台大兒童醫院感染科醫師李秉穎在《蔻蔻早餐》接受周玉蔻電話專訪。期間就各大廠牌與國產疫苗優劣簡單明瞭的解析,並表示降二級警戒須全民協力,降低R值。

國產基因重組蛋白疫苗 vs. 各大廠牌mRNA疫苗、腺病毒疫苗

目前世界上有的疫苗以類型劃分,有傳統的蛋白疫苗、腺病毒疫苗以及近幾年新研發出的mRNA疫苗。李秉穎表示,蛋白疫苗品質比較可靠,而腺病毒疫苗與mRNA疫苗則是「速食店」,「搶快、搶速度,設計簡單製造容易,」好處是在大規模疫情下,較易快速達到高的疫苗覆蓋率。目前國際上已獲得緊急授權的疫苗廠牌有AZ、莫德納、輝瑞和嬌生,以上4種皆非蛋白疫苗。

【超詳細】指揮中心專家全面解析國內外疫苗 釐清疫苗之亂

各大廠牌及國產疫苗優劣勢一次看 (台灣英文新聞/張雅鈞 製圖)

mRNA疫苗:輝瑞和莫德納

輝瑞和莫德納屬於mRNA疫苗,技術較新,因須克服不穩定之特性,發展幾十年後在近幾年才獲得成功。現在技術比較穩定,但疫苗仍需要「冰凍」,運送是個問題,也無法放在冰箱隨時施打。另外,施打後的過敏性休克的發生率比較高,李秉穎指出,以前一般疫苗的過敏性休克率為百萬分之一,這兩個疫苗統計起來在百萬分之三到五之間。他強調,這兩隻疫苗打了以後需觀察30分鐘。

此外,mRNA疫苗目前尚不知是否有其他不良反應。李秉穎坦言,自己也擔心可能會導致淋巴腺腫,淋巴腺腫代表或有擴散淋巴腺的可能。以前打的蛋白疫苗,打在手臂上不會有淋巴腺腫的現象。

腺病毒疫苗 :嬌生與AZ

嬌生和AZ則為腺病毒疫苗。李秉穎表示,一開始不太看好這種疫苗,因其抗體產生原理,疫苗保護效果平均只達到七成效果。他解釋,將活的腺病毒打進人體,表現出冠狀病毒的症狀,來獲得免疫力,然而身體同時也會產生腺病毒抗體,所以施打第二劑便會效果不彰,因被第一劑疫苗產生的抗體給中和掉。

此外,腺病毒疫苗被發現有罕見血栓併發症。根據西方國家施打結果來看,血栓發生率僅為十萬分之十到十萬分之二十,然死亡率達三至四成,尤其好發於55歲以下的女性。李秉穎強調,儘管如此,該疫苗依舊利大於弊。

基因重組蛋白疫苗:國產高端與聯亞

台灣研發的高端和聯亞都是基因重組蛋白疫苗,採傳統的疫苗技術,不像其他兩類疫苗,活病毒進入體內會到處跑,所以不會有過敏性休克發生,也不預期會產生血栓。然而缺點是製造比較慢,沒辦法短時間內製造大劑量。

關於國產疫苗效果,第一期抗體實驗結果不亞於國外疫苗。李秉穎指出,從第一期臨床試驗來看,抗體濃度比起確診經過治療痊癒者的血清抗體還來得高一點,比確診自癒者的抗體低一點,這與mRNA疫苗的臨床實驗結果差不多。李秉穎認為,國產疫苗的可用性是可預期的。

第三期實驗爭議:「緊急的疫情,緊急的手段」

李秉穎直指,國產疫苗要等通過第三期,是「無視於台灣現在緊急的疫情。」他認為「緊急的疫情,緊急的手段。」

世衛組織開會欲訂保護性抗體標準,就是要讓世界的疫苗廠有規可循,上市有依據。用血清抗體做效力保證,已經是世界共識。因尚未訂定明確標準,外國新的疫苗則以產生之抗體與已上市疫苗比較,若所產生的抗體,不亞於先前緊急許可授權上市的疫苗,則應給予「緊急授權」。

李秉穎強調,「目前現在世界上的疫苗,都沒完成第三期,」輝瑞、莫德納都是緊急授權,而非正式授權。緊期授權的依據就是他們的三期期中報告,期末報告要以後才會出來。三期實驗耗時耗人力,需有大量感染案例進行研究並追蹤一兩年,等完成疫情都尾聲了。他直指,台灣前期沒有大流行,感染人數不夠,根本辦法做出報告。

李秉穎表示,要有調適性做法,不要古板,「疫苗的研發目的是控制疫情,而非通過三期。」李秉穎也揭露,目前食藥署已經看過高端與聯亞的第一期實驗報告,對國產疫苗「很有信心。」

疫苗炒股疑雲:圖利國產廠商?

李秉穎表示,很多關於疫苗負面的言論,他直指是有心人士重傷國產疫苗,「不以台灣利益為優先」,部分民眾「被牽著鼻子走。」

李秉穎認爲現在跟2009、2010年H1N1新型流感流行情形相似。台灣國光第一次做出H1N1新型流感疫苗,而全世界僅14個國家有這般能力,「本該光榮卻被罵得要死」,很多是政治語言。他質疑可有人利用輿論用來打擊國產疫苗,這類似一種「認知做戰」,「有心人去打擊國產疫苗,這是台灣悲哀。」

至於疫苗炒股的言論,李秉穎更表示「那就小看了我們醫療從業人員,我們的心裡不是只有錢。我們是要保障台灣人民的健康。」疫苗並非賺錢的產業,國產疫苗投入幾億元,不一定會成功,失敗將血本無歸,說是炒股是「沒有根據。」

地方vs. 中央:購買疫苗誰出面?

李秉穎表示,據他所知皆由中央政府出面向疫苗廠申購疫苗,通常廠商出貨都要500萬劑量起跳,現在全球搶疫苗,不理會零售商,達最低量才考慮簽訂合約,「縣市能買500萬劑嗎?」因此地方出面執行上有困難。

政府二期下單高端、聯亞引發爭議

李秉穎表示,前期下單乃是常事。他舉例以色列搶在疫苗廠二期還沒完成就下訂單,才能超前取得疫苗跑第一。搶疫苗本就有風險,包括跟convax簽約也是,因為簽約對象非實體,而是虛無飄渺的組織,若違約亦求償無門。

「不冒風險,便無法早日取得疫苗。」李說,若要第三期才下訂,很晚才能獲得疫苗。美國能快速取得疫苗,是因為在研發前就先投資,在第一期就給疫苗廠資金;「不論早買、晚買都會被罵。」

捐贈疫苗有例可循

李秉穎指出,先前台塑王永慶及另一家企業,都以企業之名,以捐錢的方式讓中央統籌購買疫苗,並不干擾疫苗採購過程。如果引進疫苗已獲國家核可,如AZ,那就比較簡單,引進新疫苗則需要一定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