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En
  • Directory of Taiwan

〈時評〉鱷魚的眼淚 中國用疫苗分化台灣

  281
中國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圖)26日表示,有關民間機構願意向台灣捐贈一批COVID-19疫苗,「至於捐贈何種疫苗,我想應該會考慮接受方的意願...

中國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圖)26日表示,有關民間機構願意向台灣捐贈一批COVID-19疫苗,「至於捐贈何種疫苗,我想應該會考慮接受方的意願... (來源 中央社)

疫苗統戰開打了,中國透過不同管道,包括地府政府和民間組織,向我中央政府施壓,希望台灣使用對岸生產的疫苗,在對抗疫情之際,這不是幫助、而是分化台灣;中國若非常重視台灣人民的健康,大可直接讓台灣重返世界衛生組織,更不用在台灣的疫苗採購上,從中阻擾,讓台灣面臨諸多風險。

到目前為止,中國流下的是鱷魚眼淚,希望提供台灣疫情上的援手。對岸先後透過上海市醫藥衛生髮展基金會、江蘇省海峽兩岸文化交流促進會等非官方正式組織,表達希望捐贈疫苗給台灣。

沒多久,南投縣政府正式行文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希望中央政府能夠同意,由縣府購買上海復星醫藥代理的輝瑞疫苗供民眾施打。南投縣長林明溱並表示,已透過國台辦與上海復星接洽。

隨後,其他藍營縣市也紛紛表態跟進,像新竹縣長楊文科要求中央盡快提供足夠疫苗,否則,就開放地方政府自行採購。彰化縣長王惠美則希望中央政府開放讓企業進口疫苗。

地方政府發聲後,藍營許多領導人陸續出面大聲疾呼,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呼籲民進黨政府鬆手,讓地方政府自行採購疫苗。高雄市前市長韓國瑜在臉書表示,應讓各縣市政府自行採購疫苗。國民黨前主席朱立倫更在臉書貼文,強調任何縣市有能力取得疫苗、任何企業能透過管道為員工購置疫苗,政府通通不該阻擋。

中國一步一步的逼進,表面上是要提供台灣疫苗,實際上卻是分化台灣,讓地方與中央政府對抗,讓人民不滿這個政府,進而達到統一戰線的目的。

然後,疫苗的進口涉及專業和法律問題,施打順序更攸關防疫政策,不允許出現差錯。例如,就算能與原廠正式簽約取得疫苗,完備了法律程序,但多數疫苗運輸過程,都要嚴格的冷鏈控管,這已不是一般地方政府或企業能承擔的責任,萬一出問題,該如何處理?這方面,中央政府有完整的經驗與配套措施,甚至連疫苗施打出狀況,都有救濟管道。

其次,國際上已經出現疫苗種族主義,一旦我國任由地方政府搶購、讓各縣市人民搶打,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勢必會形成縣市與縣市之間的磨擦,而且疫苗保護本來有一定的先後順序,地方政府若不配合,打亂這項政策,容易造成防疫破口。

因此,蔡英文總統才會說,疫苗的購買,必須由中央統籌,配合中央整體防疫策略,讓疫苗施打符合公平性。

大家也別忘了,前幾個月,台灣一度要與德國的BNT原廠完成簽約,最後關頭因為中國的介入,才讓這項合約告吹,迄今都無法簽約;如今,中國願意提供疫苗給台灣,這不是貓哭耗子假慈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