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Directory of Taiwan

可讀·性—臺灣性別文學變裝特展 我的衣裳我決定

  113
可讀·性—臺灣性別文學變裝特展  我的衣裳我決定
可讀·性—臺灣性別文學變裝特展  我的衣裳我決定

(台灣英文新聞/藝文組綜合報導)國立臺灣文學館4月1日起在展覽室C展出「可讀.性—臺灣性別文學變裝特展」。本次展覽目的,意圖由性別書寫中綻放成繁花的文字裡,正視那些父權,性霸凌、性騷擾、性侵害,仍迫害著角落的玫瑰少年、房思琪們。邀請大家一同思考,走過男尊女卑、性別認同等荊棘後,如何用自由的糖衣,包裹不同的靈魂。

開幕當日,臺文館長蘇碩斌說明:文學的展覽並非僅是將物件展出,策展團隊煞費苦心思考,如何呈現情感探針般的文字,雖然少了圖像式的衝擊感,但我們的目的是讓觀展者靜下心,正視文字中所包含的關懷。

作家李昂應邀致詞時說:臺灣的自由跟民主讓作家能寫同志、性跟禁忌題材,疫情前赴國外演講時曾因為書寫這些題材而被客氣地請下台,感謝臺文館讓我們發聲,勇敢的作家要繼續努力,讓百花齊放的臺灣文學走上國際。

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紀大偉副教授表示:很多國家的人都想知道臺灣為何可以進行女權、性別研究,希望在臺文館做到的這個展覽,可以推動更多人繼續努力向前。清華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王鈺婷教授說:展覽記錄女性文學發展的歷程,之後將會推出專書,期許能成為持久、永恆的能量。

面對古今浩瀚的性別光譜,展場蒐羅陳列具有社會意識、反映時代的性別文本。並在各區主題規劃「女子力圖鑑」,以小專欄方式介紹每區代表性事件或女性,讓性別議題延伸,畫龍點睛。

展場內容分為五區,第一區從茂密帶刺的林投叢中看到「傳說中,女鬼享權自由」,那是一個當女鬼比當女人還有權力的年代,展示《臺灣風俗誌》、《三六九小報》及《海音詩》文稿,內容記載林投姐、陳守娘、椅仔姑等含冤而死的女性,幽冥綻放的惡之華挑戰父權中心。第二區「櫻花吹,女權種籽落土」訴說日本殖民下的壓迫與啟蒙,1926年的「自由戀愛事件」婦女共勵會的一名會員,為了追尋自由,偕同彰化街長的兒子打算私奔到上海,結果被指責為一起「淫奔事件」,引爆正反兩論文章駁火。但此時期也出現臺灣第一個女性書寫先驅團體「芸香詩社」。第三區「權威內,性別含苞萌芽」威權凜冬中,軍隊橫渡,情慾寫作、新女性主義、同志書寫卻孕育而生,例如郭良蕙敲開保守社會的《心鎖》、白先勇連載發表於《現代文學》的〈孽子〉。

來到性別意識終於有了春意的後兩區,第四區「解嚴了,性別開枝散葉」傾倒出一大櫃的同志繽紛,呈現世紀末的華麗,如李昂就以一把殺豬刀狠狠殺掉父權結構,《彩妝血祭》同時觸碰228與同志禁忌。第五區「陽光下,色彩隨性蔓延」在進入千禧年後、同婚通過下的多元風景,一切亮晃晃,不再閃躲、不再隱忍。

時至今日,文學的力量還在持續戰鬥,「可讀.性—臺灣性別文學變裝特展」展期至2022年2月6日,為了讓每個人都可以穿上精選的外衣「做自己」,變裝成最獨一無二的個體,號召您前來觀展、一同奮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