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 Directory of Taiwan

為理念而戰?「匿名者2.0」激進駭客重出江湖

反種族歧視、反科技巨頭壟斷等等訴求,成為一群新興駭客攻擊網站的目標

  155
駭客竊取資料(gettyimages圖片)

駭客竊取資料(gettyimages圖片)

(台灣英文新聞/李昱德 綜合外電報導)正當美國政府和上千家公司積極對抗來自中國與俄國、具組織性的國家級駭客威脅時,另一個網路安全危機正悄悄重新浮上檯面,藉由網路上的攻擊來表達自己政治立場的駭客們正重出江湖,「激進駭客行為(hacktivism)」已重新引起各界的注意。

兩週前,影像監控服務新創公司Verkada的網路監視器系統遭到不明駭客「攻破」,不只特斯拉位於上海的工廠組裝線監控畫面遭流出,由於Verkada提供許多學校、警察局等機構監控服務,駭客還宣稱他們已經可以看到警察局中審訊犯人的錄影,甚至是監獄放置在管線中的隱藏攝影機畫面,而這一切還不是經由複雜的運算獲得,而是隨便在網路上就「撈到」的管理權限密碼。

不只是Verkada,美國國會山莊遭到攻擊後,許多極右派人士成了「網路孤兒」,因此很多人選擇將主要活動場所轉移到Parler或是Gab這些不會控管他們言論的平台上,不過這兩個平台很快就先後淪為駭客的目標,不只上面流傳的大批資料外流,包括使用者的個人資訊、私人聊天訊息、帳號與密碼等都被駭客獲取,導致網站的暫時關閉。

而事實上,美國情報機構確實有察覺到這個現象,一份一年前發布的戰略報告指出,受個人理念驅使的激進駭客、資訊外流者(leaktivist)和公眾揭露組織,現在已是與五大國、三大恐怖組織與跨國犯罪集團同等級的高度威脅目標。

2010年初活躍的駭客組織「匿名者(The Anonymous)」已經在執法機構的壓力下逐漸消失,不過新一代對網路公司壟斷等問題不滿的的年輕駭客正爭相加入這場新的網路戰爭。Aubrey Cottle等匿名者的老將們也在「黑人的命也是命(BLM)」等社會議題火熱的當下,參與了這些社會行動。

Cottle指出,最近他正專注在「匿名者Q」上,這群陰謀論支持者試著要讓自己看起來像匿名者一樣,這讓他們不得不出手,現在他正與其他駭客合作,共同將蒐集的資料放在「分布式拒絕秘密(DDoSecrets)」這個舉報網站上,這個網站作為維基解密(WikiLeaks)的繼任者,已經成為言論自由的新場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