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後疫情時代 「台灣數位外交協會」幫台灣創下這些世界記錄

  314
台灣數位外交協會2月份拜訪墨西哥辦事處 (來源 台灣數位外交協會臉書)

台灣數位外交協會2月份拜訪墨西哥辦事處 (來源 台灣數位外交協會臉書)

閱讀更多:用網路幫台灣做外交! 29歲郭家佑科索沃與越南的勇敢冒險

(台灣英文新聞/陳雨耕 台北採訪報導) 去年2月,當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開始在全球蔓延時,已在越南成功打出知名度的「台灣數位外交協會」創辦人郭家佑別無選擇,只能回到台灣。郭再一次不得不問自己:下一步是什麼? 她接著注意到在台灣的外國人與外國駐台機構,她的團隊試著幫助在台外國人與台灣政府有更多互動,以及協助外國駐台機構擴大與台灣民眾交流。

2020年,TDDA與更多中美洲和南美國家舉行線上會議,這些努力在去年10月於台灣舉行為期兩天的美洲盃足球賽中達到了巔峰。TDDA花了數個月規劃並執行這場足球賽的宣傳工作。

該比賽原本每年在輔仁大學舉行,和拉丁美洲美食節同時進行,大多數參加者都是大學生。有趣的是,在郭家佑的協助下,去年的比賽是開辦以來規模最盛大的一次,吸引逾4,000名參加者和24個團隊參加。

「我們有一群志工和我們自己的團隊一起工作,以英語,西班牙語和中文撰寫有關該活動的新聞稿」,郭說。他們還提前一個月聯繫了中美洲和南美洲的記者,為球賽做宣傳。

結果,國內外有28家媒體報導這個比賽,成果令團隊相當興奮,尤其在COVID-19疫情下,世界上沒有其他大規模的足球比賽得以舉辦。

郭家佑還提到2020年5月17日TDDA在台北主辦一場挪威國慶遊行,慶祝挪威的國慶日。因為在挪威,這個大日子因疫情關係無法舉行官方慶祝活動,但是在台灣很有機會成行,成為全球唯一一場對外公開的挪威國慶遊行,藉此賺取曝光,為台灣做一個很棒的宣傳。

TDDA首先向在台北的挪威人伸出援手,隨後又想辦法在挪威媒體上爭取曝光。遊行活動影像甚至到了挪威王室,TDDA事後得知哈拉爾德國王對此非常高興。

後疫情時代的計劃

當被問及台灣人對本國外交的重大誤解時,郭家佑思考了幾秒鐘後說:「台灣人普遍認為台灣是個『有錢人』,總是捐錢和捐物品給其它國家。」

她接著說,台灣民眾不理解這些[慈善]行動背後的動機,或者他們不知道台灣對其他國家的援助意味著什麼,所以台灣一般民衆以為台灣在進行「金錢外交」,但事實上,台灣的外交是有多面向的。

郭繼續提到TDDA的最大挑戰是資金,她不斷提醒公眾,所有活動都需要資金。

她感嘆,人們錯誤地認為,因為她和她的團隊成員經常出國,所以組織財務狀況應該很不錯,「這完全不正確!」 她強調,組織很需要資金來開展這些國際計劃和倡議。「英文翻譯、通訊和物流全都花錢」,她補充道。

儘管一直有財務上的壓力,她還是堅持要發展組織。郭指出,今年,TDDA參與了許多計劃,包括四月將舉辦一個以加勒比海為主題的博覽會,十月將舉行下一屆美洲盃足球賽。

此外,該協會還與「小島大歌」團體合作,在線上發布了三段以大洋洲和台灣土著音樂家為主題的音樂視頻。郭說,TDDA還希望與一個非裔台灣二人組籌建一個平台,幫助在台灣的非洲學生媒合工作,同時安排在台非洲學生訪問台灣企業,並提供求職諮詢。

郭家佑說,眼前目標是讓台灣人更加認識台灣的友邦,並幫助在台的外交使團舉辦活動。她指著一張在辦公室牆上的圖表,詳列了在台北的所有駐台機構:「我們想聯繫並拜訪每個辦事處,以了解每個辦事處在與台灣民眾的公共關係方面需要什麼,我們希望幫助他們與當地團體有更多聯繫。」

她解釋說,該小組還希望與這些辦公室一起製作一系列15個視頻,向民眾展示他們的最新動態。

台灣數位外交協會的未來

郭指出,TDDA希望努力的一件事是接觸更多國際學生,以了解他們在台灣的經歷。郭說,她想把這些討論納入政策建議,讓台灣政府更能符合外國學生的需求. 「一旦這些學生返回母國,他們很可能會為台灣發聲,因此我們必須確保他們在台灣的經驗是美好的,以確保他們會這樣做。」「這是台灣政府應該追求的一種投資。」

她指出,台灣政府會為留學生在台灣期間提供獎學金,但一旦他們離台回母國,台灣政府通常就不再主動與他們聯絡了。

她強調了留台學生回國後後續追踪聯絡的重要性,她也提到去年八月布拉格市長茲德涅克·賀吉普(Zdenek Hrib)來台時她所做的訪問。當問及為什麼對台灣如此友好時,市長說自己在學生時代曾來過台灣學習。

台灣數位外交協會除了臉書和推特這兩個社群平台,最近還開始使用Clubhouse。郭說,他們已經就緬甸的軍事政變舉行了500人的討論,並就台灣與日本的關係進行了交流。

儘管它被貶為趕流行的應用程式,但她認為Clubhouse可幫助更多未聽聞過TDDA的人認識到自己的團隊,甚至接觸到之前想也沒想過的人。

在談到台灣的外交優勢時,郭家佑認為,台灣的優勢在於它非常靈活,台灣人也相當團結,很願意為一個共同目標動員起來。

她說,這在台灣處理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以及口罩外交中最為明顯,果不其然,國際社會對疫情後的台灣有了更正面的看法。

「現在的問題是:台灣如何駕馭這一浪潮,善用此一契機與其他國家的人民和政府機構建立更深入、更有意義的關係?」郭家佑說。

她還擔心的另一個問題是,台灣外交使團的人力可能不足,儘管如此,這位年輕的外交倡議者說,她對台灣未來在全球參與感到樂觀。

儘管郭家佑積極參與外交活動,但她還是沒有打算成為外交官。她說,留在倡導軟實力領域裏打拼,對她而言會比較快樂。


更新時間 : 2021-04-15 23:25 GMT+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