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時評〉在台灣 共諜命運今昔大不同

  382
軍情局少將岳志忠(右)、上校張超然(左)等人退役後捲入共諜案,北檢20日依國家情報工作法等罪起訴。(圖/中央社)

軍情局少將岳志忠(右)、上校張超然(左)等人退役後捲入共諜案,北檢20日依國家情報工作法等罪起訴。(圖/中央社)

2月21日,自由時報在A1版及A3版分別出現有關共諜的新聞:頭版斗大的標題是:「台灣第一特務淪共諜 軍情局4退役將校起訴」。A3版的標題為「拒中國吸收 退役上校被軟禁3天」。中國對台灣退役將校的威逼利誘、吸收攏絡之嚴重,於此可見。

今之共諜,在兩蔣時代稱之為匪諜。共諜、匪諜,一字之差,命運卻是天差地別。

在兩蔣時代,連知匪不報都是大禍上身,為匪宣傳,罪行就更大了,數年牢獄之災鐵定跑不掉!在那個風聲鶴唳的「白色恐怖」年代,最恐怖的是,所謂「為匪宣傳」,不須是言行有稱頌讚美「共匪」,而是有批評反對兩蔣的地方,就有一隻政治黑手(其實就是兩蔣及其宰制的共犯結構)判定你/妳在「為匪宣傳」(所以,連主張台獨的,都會莫名其妙地被戴上「為匪宣傳」的紅帽子)!你/妳不承認有「為匪宣傳」,自有一套辦法(例如刑求當事人、威脅恐嚇當事人親友)讓你/妳招認有在「為匪宣傳」!

今天,為匪宣傳已然躲在「言論自由」的保護傘下,呼嘯台北市鬧區而安然無事了!媒體方面,儼然以人民日報台灣版之姿,向執政者叫囂、向國人洗腦的,非但不會被拆台,還可以動不動喊「綠色恐怖」!退將方面,天安門廣場參加中共閱兵的、聞中共義勇軍進行曲肅立致敬的、端坐聽習近平訓話的、跟紅軍將領把酒言歡說「今後不要分共軍、國軍,我們都是中國軍」的,何止不會吃牢飯,退休俸還動他不得,一個子兒也不能少!

兩蔣時代,匪諜被逮,關押地點當然恕難奉告,大多數情況更是人都已槍斃了,案情才曝光的;那沒被槍斃的,關個一、二十年的苦牢已屬萬幸。週遭的鄉親友人,沒吃上連帶官司的,也會飽受警總騷擾調查之苦;匪諜的禍延子孫,當然不在話下。

今天,中國對台灣敵意未消,對台灣領土野心未減,可匪諜被逮,好像沒啥大不了的,也不必撈什子的關押以防串供滅證了,先幾十萬交保候傳,最後,刑期一個比一個短了,甚至於連緩刑的判決都開始出現了!

想問法官大人的是:高階退將絡繹不絕西進唱和中共,昔日軍中搞政戰、情報的幹部,退役後呼朋引伴當起共諜,高高舉起的國安法、國家情報工作法,最後被偉大的法官大人們輕輕放下,你們有無思考過,這樣對現役軍中袍澤士氣的打擊會有多大?

(作者為新竹教育大學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