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時評〉採菊東籬下 悠然見南山

  230
〈時評〉採菊東籬下 悠然見南山

(來源 中央社)

菊花原產於東亞,而其起源中心是在古中國。菊花的種植源遠流長;根據證據顯示,自從西元前15世紀,古中國人已經開始種植菊花來當作觀賞之用。因此在中國文化當中,菊花具有相當特殊和重要的地位。例如在傳統的農曆新年,許多人喜歡在家裡擺放菊花;另外,每年的重陽節都有賞菊和品菊花酒的習俗。

在藝文界,古中國人特地將菊花跟梅、蘭、竹合稱為「四君子」。說到菊花,許多人馬上聯想到晉朝詩人陶淵明;他非常喜愛菊花,在他的作品中多次提到菊花。例如在他的詩作《飲酒詩二十首》中就有「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詩句,描述他遠離塵囂、悠然自得的田園生活。

然而在去年(2020年)秋冬之際,武漢肺炎在中國的疫情突然反撲,來勢洶洶,而且直逼首都北京而來。這件事情的發展讓陶淵明的詩句「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有了一個全新的、令人拍案驚奇的詮釋:

一、「採菊」東籬下--

為因應武漢肺炎疫情捲土重來,北京當局規定所有前往北京的人員,無論男女老幼,都必須通過核酸檢測才得進入。本來核酸檢測的採樣是利用「口腔拭子」在口腔內採得分泌物,這種檢測方式稱為「口腔檢測」。但當局聲稱「口腔檢測」的準確性有問題,因此這次規定改採所謂的「菊花檢測」。「菊花檢測」究竟是甚麼玩藝兒呢?講白一點就是「肛門檢測」;其採樣是利用「肛拭子」插入肛門內攪和一陣,來採得糞便樣品。

在某些特殊行業或某些特殊圈子裡面的行話,管肛門叫做「菊花」;因此「肛門檢測」亦稱為「菊花檢測」【註1】。問題是,糞便樣品的採得非得要叫人當場脫下褲子,然後任人用「肛拭子」插入「菊花」裡攪和一通嗎?

不想也知道,這種「菊花檢測」對人的隱私是一種侵犯,對人的尊嚴也是一種侮辱。

商鞅(西元前390年~西元前338年)是戰國時代法家的代表性人物,他主張帝王為了穩固政權必須實行所謂的「弱民政策」;而為了落實「弱民政策」,則必須剝奪人民的人權,弱化人民的尊嚴意識--其最高境界是讓人民根本不知尊嚴為何物。我們可以說,「菊花檢測」的推出,正是現代版「弱民政策」的一項具體措施。【註2】

二、悠然見「南山」--

中國在這次抗疫的過程當中,特地塑造一位樣板人物--鍾南山。鍾先生是廣東省廣州市人,1936年出生,最高學歷是北京醫學院醫學士。他最引以為傲的倒不是他在醫學上有何特殊造詣,而是他和他一家人的運動細胞。他本人曾經在1960年的北京市運動會上獲得男子十項全能亞軍;他的太太是個籃球運動員。他們夫婦倆育有一兒一女,兒子在任職的醫院裡是籃球隊的主力球員,女兒則是游泳運動健將。【註3】

鍾南山曾經在2015年跟某藥廠簽訂有關中藥「蓮花清瘟」系列產品的合作研發案。在武漢肺炎爆發之初,鍾南山即趁機對外宣稱「蓮花清瘟」對武漢肺炎具有療效。一時之間「蓮花清瘟」大賣,以致造成藥價飛漲,而且供不應求,藥廠因而發了大財。但事後證明「蓮花清瘟」對武漢肺炎根本毫無療效。

2020年12月12日,鍾南山回到母校「華南師範大學附屬中學」參加該校132周年校慶,並為自己的雕像揭幕。一個仍然在世的人,尚未「蓋棺論定」,居然可以親自為自己的雕像揭幕,確實罕見。尤其在中國「造神運動」正方興未艾的政治氛圍下,他的這項舉動無疑是有相當潛在的危險性的。


【註1】無巧不巧,北京市的市花正是菊花。

【註2】商鞅是個酷吏,他推行的「商鞅變法」是個苛政。他死後,屍體被運回咸陽,當眾被處以「車裂」之刑,其家族亦全數被誅--成語「作法自斃」的典故即出於此。

【註3】她曾經在「世界短池游泳賽」得過50米蝶泳冠軍,並打破當時的世界紀錄。然而在1994年的「羅馬世界游泳錦標賽」上,她因涉嫌服用違禁藥物而遭到禁賽,從此即永遠退出體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