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楊憲宏時評】「中國製疫苗不適用台灣人」是科學查証的結論

  679
圖為山西太原社區衛生中心工作人員14日接種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苗。 (中新社提供) 

圖為山西太原社區衛生中心工作人員14日接種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苗。 (中新社提供)  (來源 中央社)

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接受記者詢問,媒體整理他的話之後,結論:「中製疫苗不是不能考慮,但目前已知的3支中製疫苗綜合效益都不佳,若真要使用也要考慮修法問題。」這話成了「政治語言」,有損陳部長的正直形象。陳部長應該用「科學語言」直接告訴記者,中製疫苗效果有疑慮,台灣不會讓民眾冒不必要的風險。不會考慮使用。中製疫苗不適用台灣人!

陳時中在記者會中並不是沒有提出科學論證,最重要的科學評論是,「目前中製疫苗不僅技術性報告不完整,國際期刊發表量也不夠,但根據已知的訊息,中國一共有3支疫苗,其中一家完全沒公布相關資料。」

進一步的「科學查証」是陳時中說,「另有一家在巴西接種後,保護力約為50.4%,全民都打完還是無法達成群體免疫的效果。」所以「科學結論」是「即便施打全面普及,效果還是不彰,因此也不會考慮。」因為那等於是拿台灣人的生命開玩笑。

此外他還指出証據力更強的「科學查証」:「另外一家報告顯示約有78至79%保護力,16歲以上年輕族群資料不足、59歲以上又不能打,等於已經去掉全人口的40%,剩下60%的人即便全部都打,乘以八成也不過剩下48%的可能群體保護力,距離65%目標值有一定距離。」有一定距離就是差很多,不及格,風險太高。

陳時中表示,正因如此,「上述的疫苗廠都不會列在台灣理想或想買的候選疫苗名單。」這話是結論就是:中製疫苗不適用台灣人。不過,陳部長以下補了一句與他舉証的科學完全違背的「政治語言」:「但隨時間變化,或許有更多數目、報告,如果接種對象能擴大或接種後效率更高,中製疫苗不是不能考慮。」,再加上一段沒有必要的補述,「若真要進口中製疫苗必須考慮修法的問題,但至少到目前都沒有候選疫苗。」

台灣防疫能夠成功的原因,是因為陳部長領導的團隊及支持他們的政府高層,謹守了「直、諒、多聞」這是科學家的態度,正直、諒解、並增廣見聞,沒有私心偏見,不會把「科學問題」搞成「科幻小說」,不會把「推理劇」搞成「恐怖片」。防疫如作戰,指揮官不可以有任何話,可以被斷章取義,不可以有任何話讓別有居心者「兩面解釋」的機會。

陳部長唸醫學院時是橋牌高手,他的叫牌中規中距,完全依制度開叫、詢問,總是選擇最佳合約。他當莊打牌,快、狠、準,該偷、該飛、該肅清、該擊落很少失手,沒有「看到黒影就開槍」自亂陣腳過。

這回防疫,他的「橋牌腦」發揮作用,超前佈署開場,國際賽得分連連,分倉分流,查証追蹤,至今仍然保持警惕,全民公衛教育傳達快速,防護網高覆蓋率,能快速亡羊補牢。但是這些還是不夠安全達陣。

陳部長應該做好最後「戰場管理」,在台灣保證獲得足量有效疫苗之前,我們對最前線醫護人員的保護是否應該有更強佈置,如進口或自製「單株抗體」專供第一線醫護人員使用。

而全世界先進國家都在打疫苗了,特別是美國,如果有來自美國的人士不論是台灣人或外國人,他們已經施打疫苗超過一個月以上,而且拿到可信抗體証明,台灣防疫網要如何用「科學家精神」面對這個新現狀?可以讓他們不需隔離,直接通關嗎?這是陳部長的「防疫橋牌大賽」最終要面對的科學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