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台語溯源 歡迎指正!」「流氓」雜談

  207
照片來源:<a href="https://pixabay.com/zh/?utm_source=link-attribution&utm_medium=referral&utm_campaign=image&utm_content=1052013">Pixabay</a> / <a href="https://pixabay.com/zh/users/dariuszsankowski-1441456/?utm_source=link-attribution&utm_medium=referral&utm_campaign=image&utm_content=1052013">Dariusz Sankowski</a> 

照片來源:Pixabay / Dariusz Sankowski 

英文裡有一個字「rogue」,意思是「a person or entity that flouts or violates accepted norms of behavior」(一個藐視或違反公認之行為規範的個人或實體);也就是說,任何一個不把公認的行為規範放在眼裡,甚至觸犯這些行為規範的個人或實體(包括組織或國家等),均被稱為「rogue」。近代漢語通常將「rogue」稱為「流氓」。

「流氓」這種個人或實體自古即已有之,但在古漢文裡沒有「流氓」這個名詞--在《康熙字典》倒是有「氓」這個字。根據《康熙字典》的解釋:「氓,眉庚切,音盲;民也。」也就是說,「氓」與「盲」同音,讀做「ㄇㄤˊ」,與「民」同義,指一般的老百姓,沒有目前所謂「流氓」的含意。

「流氓」一詞的出現應該大約在民國初年。根據資料顯示,中國近代著名作家魯迅曾經於1931年在一次以《流氓與文學》為題的演講中說:「流氓等於『無賴子』加上『壯士』、加『三百代言』。」在日語中,『無賴子』就是漢語的『無賴』,『壯士』指的是年輕氣盛的年輕人,而『三百代言』相當於我們所謂的司法黃牛。可見當時「流氓」的定義已經跟目前相差不遠了。

魯迅接著又說:「流氓的造成,大約有兩種東西:一種是孔子之徒,就是『儒』;一種是墨子之徒,就是『俠』。這兩種東西本來也很好,可是後來他們的思想一墮落,就慢慢的演變成了『流氓』。」意思就是說,在當時無論是學文的『儒』還是習武的『俠』,如果不走正途,就變成了「小頭銳面,橫行鄉里」的「流氓」--不過這種說法只能反映民初時期中國的社會狀況,跟目前已經脫節了。

目前我們所說的「流氓」就是本文開頭所說的,任何一個不把公認的行為規範放在眼裡,甚至觸犯這些規範的個人均可被稱為「流氓」。同樣的,任何一個不把國際公認的規範放在眼裡,甚至觸犯這些規範的組織或國家,也可被稱為「流氓」。我們可以看到目前世界上存在著許多「流氓組織」,也存在著若干「流氓國家」(rogue state)。【註】

「流氓」的漢語發音是「ㄌ一ㄡˊㄇㄤˊ」,直接換成台語照理應該讀做「ㄌ一ㄨ- Bㄨㄥˇ」。但事實上沒有人這麼說,而是說「lô͘ -moâ」(ㄌㄛ- ㄇㄨㄚˇ),兩者之間有相當大的差異。很顯然,台語「lô͘ -moâ」(ㄌㄛ- ㄇㄨㄚˇ) 並非源自漢語「流氓」一詞,而是另有典故。

這個故事要從吉卜賽人(Gypsy,複數形:Gypsies) 說起。根據語言學及基因學的證據顯示,吉卜賽人屬於印度-亞利安(Indo-Aryan)人種,發源於印度北部。他們是遊牧民族,在西元五世紀左右開始離開印度向西遷徙,經過波斯、土耳其,再逐漸進入東歐、中歐,最後遍及全歐洲。當時的歐洲人誤以為他們來自埃及(Egypt),因此稱他們為「Gypsies」;漢文翻譯以訛傳訛,稱他們為「吉卜賽人」--其實他們不稱自己是吉卜賽人,而是自稱為「羅姆人」(Romu,複數形為Roma)。

羅姆人的民族性相當封閉,無論他們遷徙到何處,都很難融入當地的主流社會;他們迫不得已只能靠賣藝、占卜、行巫術等方式來謀生。因此他們長期以來都受到歐洲主流社會的排擠與歧視;一般歐洲人懷疑他們經常有詐騙、偷竊、搶劫、販毒等行為,而將他們視為不遵守社會規範的不法之徒。

日語裡將羅姆人(複數形:Roma) 音譯為「ロマ」(音loma),同時也承襲歐洲人對羅姆人的偏見,將他們視為不遵守社會規範的不法之徒(也就是目前我們所稱的「流氓」)。在日治時期,台語接收了「ロマ」這個詞彙,用來稱呼流氓,但發音稍微訛變為「lô͘ -moâ」(ㄌㄛ- ㄇㄨㄚˇ)

台灣出產一種名叫「鱸鰻」的魚類,其台語發音恰好也是「lô͘ -moâ」(ㄌㄛ- ㄇㄨㄚˇ)。由於鱸鰻專門欺凌其他弱小魚類、小蝦蟹,專門以牠們為食,這種行徑頗符合目前一般所謂流氓的屬性,因此台語常借用「鱸鰻」來稱呼「流氓」。例如大咖的流氓,台語即稱之為「大尾鱸鰻」。

流氓可說是一種古老的「行業」(娼妓則是另一種)。如果是「跑單幫」的流氓,一個國家可以使用公權力來約束他、制裁他,問題比較容易處理。然而面對所謂的「流氓國家」,問題就很複雜。國際社會對於「流氓國家」大都採取姑息的態度;但歷史告訴我們,姑息不但無法解決問題,最終還是被迫走向戰爭一途。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國際社會一再姑息德國納粹(Nazi),最後導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的殷鑑不遠,但是大家似乎都已經忘記這段歷史了。


【註】「流氓國家」(rogue state) 跟「紅色國家」(rouge state)的英文很相近。按「rouge」這個字原來是法文,意思是「紅色」。巧合的是,目前世界上有一個紅色國家真的還是個流氓國家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