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國際媒體捨中國、香港重心移往台灣 《德國之聲》、《無國界記者組織辦事處》在台北

2020年3月北京驅逐外媒,6月通過香港《國家安全法》,國際媒體開始將基地移往台灣,台灣雖面臨挑戰但可見其在全球地位日趨重要。

  204
美國之音以「外媒被中國排擠出境台灣成為報導中國的窗口」為題報導,認為台灣現在可望迎來更多新的機會。(示意圖/Pexels)

美國之音以「外媒被中國排擠出境台灣成為報導中國的窗口」為題報導,認為台灣現在可望迎來更多新的機會。(示意圖/Pexels)

(台灣英文新聞/國際組 台北綜合報導) 2020年3月北京驅逐外媒,6月通過香港《國家安全法》,國際媒體開始將基地移往台灣,台灣雖面臨挑戰但可見其在全球地位日趨重要。

美國之音(VOA)中文網25日以「外媒被中國排擠出境台灣成為報導中國的窗口」為題報導,去年3月,中國政府宣布將多位美國記者驅逐出境,同時也限縮發放記者簽證給國際媒體。現階段的台灣,成了這些國際媒體記者觀測並報導中國的根據地。

據台灣外交部去年12月底統計,2020年全年新增登記了34位外媒記者,其中光是來自美國媒體的記者就多達21位,涵蓋《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等原先派駐中國的多位記者。

文章引述一位去年由北京搬遷到台北的美國記者,「(美國記者被驅逐出境)這很顯然是美中雙邊的議題,而不再是新聞機構自身可以解決的,所以這得看拜登政府如何與中國政府協商。只能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麽事,但我們現在沒有看到任何中國政府想鬆綁規定、讓美國記者回到中國的跡象。」

文章提及,引發這些國際媒體記者遷徙的,不只是去年3月北京驅逐美國記者的事件而已。隨著中國在去年6月通過香港《國家安全法》、加強對香港事務的干預,連《紐約時報》都不得不作出因應,在去年7月,該報宣布將其香港的數位新聞業務遷移到南韓首爾。

「香港作為觀測中國的前哨站已經不再可行了,所以我認為台灣有潛力扮演這樣的角色。」上述的匿名記者透露,他們去年已經在台灣成立了分社,不只從台灣報導中國,也會報導台灣。

他強調,台灣的地位越發重要,這反映在台灣對抗新冠疫情的表現上,還反映了美中科技戰雙邊「脫鉤」(decoupling)情勢下,台灣科技產業的關鍵性。

在台灣做新聞的自由度雖然高,但上述不具名的美國記者提到,從台灣報導中國也有其必須得克服的其他挑戰,「如果中國政府願意開放、反轉他們驅趕外媒記者的政策,我們肯定會把一些在台灣的記者派回中國。」他補充,「但我們也會留一些記者在台灣,台灣確實以它自己的方式變得更為重要了。」

自2016年起常駐台灣的瑞典記者悠野(Jojje Olsson)受訪時表示,「我認為外國記者的社群會持續在台灣增長,或者至少維持相同的水平。」

悠野曾在北京待了8年、香港1年,他為瑞典媒體報導中國,但在撰寫了兩名瑞典公民在中國被拘禁的報導後,2016年他被中國列入黑名單,無法再取得簽證入境中國,輾轉來到台灣。

報導指出,早先在2017年,無國界記者組織(RSF)就捨棄香港,在台灣台北設立其在亞洲第一個辦事處; 2018年也有《德國之聲》在台北設立辦事處,作為其報導東亞的主要據點。現在,台灣可望迎來更多新的機會。